兩種智慧


●作者:蔡愛蓮(排灣中會南世教會牧師)

攝影:蔡愛香/南世教會幹事

攝影:蔡愛香/南世教會幹事

 參考經文:《 傳道書1章12~18節》
我對自己說:「我是一個大人物,比任何一個統治過耶路撒冷的人都有智慧。我知道智慧是甚麼,知識是甚麼。」我決心辨明智慧和愚昧,知識和狂妄。但是,我發現這也是捕風。(傳道書 1章16-17節)


這段經文,作者直接用第一人稱表明自己的身分,如12節「我是傳道者;我在耶路撒冷作過以色列的王。」、13節「我決心」、14節「我觀察了」、16節「我對自己說:我是一個大人物」、17節「我決心辨明」、「我發現」…有力的動詞,形容人生。作者所羅門以自身的親身經歷闡述並說服讀者有關人生意義的議題。我們自然會連結所羅門要接任父親王位時與上主的對話;「當天晚上,上主在夢中向他顯現,問他:「告訴我,你要我賜給你甚麼?」(列王紀上3:5)時,所羅門沒有其他的要求,只求上主給他智慧。(上主)就對他說:「因為你沒有為自己求長壽,求財富,或求消滅敵人,卻求明辨的智慧,好公正地治理人民,我願意照你所求的給你。我要賜給你一顆聰明和明辨的心,是前人所沒有的,後人也不會再有。(王上3:10-12)。甚至,提到「所羅門王的財寶與智慧勝過天下的列王。普天下的王都求見所羅門,要聽神賜給他智慧的話」(列王紀上10:23-24) 。
排灣族語對「知識」(kinljangan)與「智慧」(puvarung)有完全不同的說法與理解。「知識」(kinljangan)純粹是經過學習得來的認知與經驗;智慧puvarung,是由varung(內心)加上pu(放..或擁有..)兩個字根組成的字;智慧puvarung字義是包含自己學得的認知還有從內心而體悟、付上心意的認知。所以當我們說這個人很「pu-varung」(有智慧)時,是指這個人處理一切人、事、物,擁有心靈的通融智慧。
傳道書中作者強調兩種不同的智慧,就是作者用鮮明字眼強調「探求」、「考察」、「觀察」「辨明」對尋求智慧有力的行動。也在「我是一個大人物,比任何一個統治過耶路撒冷的人都有智慧。我知道智慧是甚麼,知識是甚麼」(1:16)。無論是一般如推理、哲學的知識,或因著祈求神得賞賜的智慧,作者在在強調他發現這一切也都是捕風。兩種智慧如果人沒有從神來的永恆觀點解釋生命,一切真的就是捕風了。

默想:如何將所有學習得來的知識,和使人通融、看得更遠的智慧,都屬於神呢?讓人因你的兩種智慧可以蒙福蒙恩?

祈禱:全智、全能、全備的主上帝,幫助我們認識生活中的兩種智慧,並努力追求兩種智慧,使自已更能明白神對自己生命的永恆計畫。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本文轉載自:每日新眼光讀經2018年7月2日(星期一)

無憾的虛空


●作者:蔡愛蓮(排灣中會南世教會牧師)

攝影:蔡愛香/南世教會幹事
攝影:蔡愛香/南世教會幹事

 參考經文:《 傳道書1章1~11節》
傳道者說:空虛,空虛,人生空虛,一切都是空虛。人在太陽底下終生操作勞碌,究竟有什麼益處?(傳道書1章2~3節)

傳道書是屬於智慧文學,和詩篇、箴言、約伯記、雅歌等同屬性;智慧文學作品大都是以格言、警句、比喻、詩歌、讚詞等表述,從不同的年代、不同作者之生命經驗,探討人生最終的意義。而傳道書中整章幾乎都是以「虛空」為題的,如第1章2「傳道者說:空虛,空虛,人生空虛,一切都是空虛。」
乍看之下,也許我們會以後,本書的作者是個對生活失望的消極者,或者是對世界不存有盼望的厭世者。但是,如果我們了解傳道書在本章1節就擺明作者的身份為大衛的兒子所羅門王,是世襲的以色列君王,是擁有世界榮華富貴及權位的人,在走盡人生、在生命的最後提出自己的辯證,說明生命終究是空虛還是空虛。
傳道書作者用大自然熟悉的元素,說明人生不變的時序如:太陽升起與沉落,風向南又向北,江河都是流入大海,但是大海從未滿溢…。強調一代又一代的人類歷史循環,最自然不過的定律也這樣,人的生命來了又走了。而世人卻常常放大自己的自身經驗,以為自己擁有的一切,是因為自己的努力或自身的好運;作者卻提醒人的生命短暫,生命中的家庭、學習、工作、玩樂、沒有永遠的價值;生命也不受人世間努力的影響,太陽底下人終其一生勞碌努力的,也沒有甚麼好處。也許有人會為了自己可以留名、讓後人紀念;作者更殘忍地指出,「往昔的事沒有人追念;今後發生的事也沒有人記住。」(1:3)
可以說人一生中的一切是空虛,人肉眼看得見、手握的一切都是空虛的;唯有人認清自己的一切有限,謙卑將自己的生命交給賜生命的主,讓生活的任何處境,都屬於神;認清宇宙中不變的規律是無法從世界帶走甚麼,讓生活的勞碌與創造生命的主有連結,讓空虛的人生成為無憾。

默想:檢視自己的生活終極目標是否與賜生命的主有連結?如果一切都必須放下,所做的一切也不會有人記得,我應該要如何建立無憾的人生?

祈禱:從亙古到永遠不變的神,愛我們的主上帝,感謝祢在這個一代又一代的歷史中,讓我們有機會認識祢,在世界一切都要過去的當下,我們可以因為歸向、順服真神而生命有意義,使我們擁有無憾的人生。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本文轉載自:每日新眼光讀經2018年7月1日(星期日)

接取心靈清泉的竹片


◎蔡愛蓮(排灣中會南世教會牧師)

在沒有自來水系統、沒有水管的部落,家家戶戶幾乎都是用竹子切半、將竹子內的竹節挖除,再把這些剖半的竹子一根接著一根,從山上某個山泉水源處,把水引到各人的家裡使用。由於竹片是半露天的,常常會因為樹上掉下來的落葉而塞住水流,或者因為固定用的雙叉木頭架子倒下使竹管移位而停水,所以幾乎需要天天巡視水源,才能確保每一天有乾淨、清澈的水可以飲用和使用。
上帝的話是我們生命的清泉,每一天清晨的《新眼光讀經手冊》,則成為接取清泉的竹片,在忙碌又紛擾的現代生活,讓人有效運用時間,藉著簡短的新眼光信息來閱讀上帝的話、默想、禱告,成為擦亮靈魂的方法。
《新眼光讀經》的內容,也許很難滿足全台灣弟兄姊妹不同的需要,但可以同步在不同的環境背景、不同生命經歷,與眾弟兄姊妹共同使用同樣的聖經節靈修,有其特別的意義。《新眼光讀經》的安排是有系統的,可以在幾年內將新舊約聖經讀完一遍,值得鼓勵弟兄姊妹完整閱讀新舊約聖經,作為信仰實踐的挑戰。新眼光讀經推動20年來,讀本都是免費索閱自由奉獻,是個實惠的靈修教材。因此,我們教會很推崇使用《新眼光讀經》,期待每個弟兄姊妹都能用現有的讀經教材建立個人靈修生活。為了可以檢視、彼此督促個人靈修進度,也鼓勵弟兄姊妹把同樣的經文運用在生活中,並提出個人生活信仰見證分享,教會亦鼓勵團契於聚會或週三祈禱會時使用《新眼光讀經》,使大家能更多思考、分享上帝的話語。
為了更普及化靈修生活,讓在外求學、謀生的弟兄姊妹,也可以與部落教會的家人有信仰上的連結,本會有青年執事同工 鄔米固定每天清晨就轉貼台灣基督長教會總會網站的新眼光讀經當日信息內容,藉著臉書、LINE分享,方便弟兄姊妹隨時都能靈修並談論信仰的議題。
甚至,排灣中會有一位教會長老何正雄,在教職退休之後,運用他的時間與使用電腦的能力,每一天將新眼光的內容,隨當日分享的內容故事,配上故事中相關圖片,製作成Power Point有聲簡報內容,並分享給很多弟兄姊妹每日靈修使用,讓新眼光讀經有圖、有配合信息的音樂檔,讓新眼光靈修成為有畫面、有聲音的多元靈修材料。這位長老這樣無聲、無償地服事也將近10年之久了,期待每個讀者也可以立志「我一生一世要感謝祢;我要舉起雙手向祢禱告」(詩篇63篇4節),使心靈清泉源源不絕。
本文刊載於台灣教會公報週刊2018年6月25~7月1日/3461期 15版(特別企劃)
新眼光內容:https://tcnn.org.tw/archives/38327

牽下美麗緣分

–羅密歐與茱麗葉 (ti Rumiyu kati Tjuliyit) 繪本
在傳統排灣族社會裡,王室階級制度的愛情淒美故事,也聽過排灣族老人家不少的曾經。可以藉著原住民族語言研究發展中心用心的設計,翻譯各國世界名著翻譯成各族族群的語言,自己很榮幸可以在2016年翻譯『小王子』之後;魯夢歌網誌貼文http://paiwan.com.tw/ljumeg/?p=1426,再一次2017年有機會翻譯英國大文豪莎士比亞劇作—『羅密歐與茱麗葉』一書,翻譯成南排灣語兒童繪本,收到樣書,很開心。
用排灣語大聲朗誦『羅密歐與茱麗葉』(ti Rumiyu kati Tjuliyit) 繪本的對話,願愛情之神邱比特,也可以讓排灣族人與世界牽下美麗緣分。

在南世教會充滿感動、溫馨、熱情的聯誼

◎作者:賴約翰 ◎攝影:蔡愛香

2017年4月30日佳崇長老教會 http://www.jcpct.com.tw/ 前往南世長老教會學習與聯誼,帶給弟兄姊妹無限的感動與感謝。主日聯合禮拜排灣中會首位擁有牧範學博士的蔡愛蓮牧師以約書亞記一:5-9。「服事獅子心」為題,肯定、激勵、期勉佳崇教會在部落大多尚未得基督福音之地領人歸主。並以南世教會的經歷,「教會就是部落,部落就是教會」的經營,挽回振興部落族語與文化式微。蔡牧師斬釘截鐵述說:透過福音興旺文化,深根落實在生活之中而傳續,蒙神祝福,這才是興旺文化的真髓。禮拜後蔡牧師在南世教會整全事工報告的實例闡述,教會事工異象與教會信徒事奉動力與幹部知能培育,是教會服務造福部落族人,與社區蓬勃發展的必然要素 https://youtu.be/oKXFJf_v3HY 。中餐熱情的服務招待,讓佳崇弟兄姊妹倍感溫馨。下午的大樂球與樂樂球賽,在熾熱的陽光

下,不減雙方熱情競賽,充斥瀰漫著歡樂。結束時,雙方教會呼口號~GO、GO、GO 我們來去傳揚福音。蔡愛蓮牧師祝福禱告。結束了充滿感動、溫馨、熱情的聯誼。佳崇教會傅梅珠牧師,也邀請歡迎南世教會蒞臨聯誼。【攝影:南世教會幹事/蔡愛香】敬請期待網路影音精華版<小米園網站工作室錄影製作>
http://paiwan.com.tw/
※影像:佳崇-南世教會聯誼/聯合主日禮拜 http://www.nansiku.com.tw/hot_230325.html
※影像:佳崇-南世教會聯誼/事工整全報告分享 http://www.nansiku.com.tw/hot_230326.html
※影像:佳崇-南世教會聯誼/友誼球賽
http://www.nansiku.com.tw/hot_230327.html
本文引自小米園的原網誌

部落生活之美

 部落生活之美/蔡愛蓮
南世教會坐落在台灣尾的屏東縣獅子鄉內,全村只有120戶的小部落,慶幸在2015年2月25-27日台灣愛修會於新竹聖經學院舉辦的營會中,本會兒童課輔班受邀於大會中獻詩,老師與家長們討論後,決定趁這個農曆年佳節的機會舉辦兩天的新竹知性之旅,讓家長與小朋友共同外出學習,這也是部落小孩第一次出遊的機會,大家很開心。
記得五、六年前,教會課輔班未成立之前,因為家長大多是在外縣市做工不常在家,留在部落的孩子大都是祖父母,即便是留在村莊經營芒果的族人,也常常因農忙而早出晚歸的,無法細心照顧孩子。部落的兒童常在放學後,在部落街道或操場玩耍到很晚,回家功課沒有人督促,孩童也有可能沒吃晚餐就睡了。
本會長期以來,跟著總會推動的社區宣教,弟兄姊妹努力落實「教會就是部落,部落就是教會」的異象,在教會面對部落隔代教養之處境及偏鄉孩子的教育缺乏,重新思考教會的使命,在老師、資源極有限的情況,教會就勇敢的開始了「部落兒童課輔班」。讓部落的每一個孩子,可以在放學之後,直接到教會做功課、由部落志工媽媽輪流煮晚餐,孩子們一起吃飯、一起習學。
直到現在已經看見些許的成果,除了部落孩子因為教會的課輔班而受關注,也讓孩子們有機會,學習用餐前一起禱告、一起學習民謠、族語、拼音。可以看見兒童唱民謠、讀母語聖經,很激勵人。有些孩子因為在家長期受忽略,到學校常常用負面行為引起老師的注意,給老師、同學困擾,但是來課輔班之後,感受他的轉變,老師們因察覺而多方關心他,之後也學會正向關心別人,也有很好的互動。學校的回家課業因為得到課輔班老師協助,部落小孩功課也明顯的進步。
因為部落的學生,升到國、高中時都需要外出求學,也因為這樣許多部落小孩,因為接觸外界,就跟部落有距離,因此就疏離教會。所以為了可以繼續關懷從國小進入國中的同學,本會也嘗試開始國中課輔班,叛逆、難了解的青少年,期待因為課輔、老師的關心、引導,可以更健康成長,不離開神的道路。
猶如著名宣教學者David J. Bosch在他的著作<更新變化的宣教>中提到,基督徒的兩項使命:「第一種是傳揚藉著耶穌基督帶來救恩的好消息;而第二種是呼召基督徒要有參與社會責任,包括為社會福祉和正義努力。」
是的,基督徒要有社會責任,尤其部落是生活的共同體,看到部落許多老人家,因為子女們都外出,生活需要關照,也需要人的陪伴,今年初教會也開始松年日間聚會,當部落的老人家走出家門,走進教會,大家回憶過去的生活與文化點滴,可以一起唱詩歌、讀族語聖經,一起慢慢走到部落,為臥床的其他耆老禱告、聊天,多麼有意義的部落生活。
看到課輔班的兒童,在部落生病的老人家床邊,一起用族語主禱文禱告;青少年同學在部落街上掃地、清潔公廁,感受基督徒的部落生活之美好。期待可以如「憂傷,卻常有喜樂;貧窮,卻使許多人富足;好像一無所有,卻樣樣都有」(林後六10),見證神的大能,建立上帝國在部落的願景。 (本文刊載台灣基督教愛修會之友2016.09.20)

訪牧範學博士蔡愛蓮牧師─進修價值觀的主導

牧會於排灣中會南世教會的蔡愛蓮牧師

牧會於排灣中會南世教會的蔡愛蓮牧師

畢業典禮當日南神院長吳富雅牧師(中)與許瑞美傳道(左)、蔡愛蓮牧師(右)合影留念

畢業典禮當日南神院長吳富雅牧師(中)與許瑞美傳道(左)、蔡愛蓮牧師(右)合影留念

‧採訪/網站:
賴約翰/排灣族小米園
‧影像提供:蔡愛蓮
‧採訪日期:2010/06/27
本文時為「排灣族小米園」網站站長賴約翰(滋膏)採訪並登載該網站,現為小米園網站工作室執行長。今列入本人網誌蒐藏。

《前言》仲暑六月,各級學校畢業濃郁氣息,感染了整個社會。企業在大專院校搜尋人才,尋求職業的畢業生,尋找能與自己所學對等價值的薪資工作,滿足自己的優越期待。與社會一般不同價值觀的學校台南神學院六月23()舉行神學院的畢業典禮。其中有兩位排灣族(排灣中會長老教會)傳道人在職進修的畢業生女性中第一位榮獲博士學位的南世教會蔡愛蓮牧師;第二位是汾陽教會的許瑞美傳道師。
   筆者在公學校教育單位服務,「在職進修」是必然的事,除了提升專業能力,也是提高薪資、退休俸的誘因手段。但是,台灣最大基督教宗派的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對於傳道人「在職進修」沒有這樣的制度,沒有外在的誘因,而且進修者所付出的時間和金錢遠遠超過想像。傳道人要「在職進修」,那是憑自己「價值判斷」、「單純使命」、「自己的事」。要和薪資與退休俸搭在一起,那是「不可能的夢」。因此,對於功利主義的進修者而言,如傳道人在職進修的精神那是件「天方夜譚」的事。
———————————————————————————————–

《電話採訪》

「恭喜蔡牧師排灣中會女牧者第一位榮獲博士學位」。
「我沒有想過這件事,感謝你的祝賀。」電話彼端,蔡愛蓮牧師謙虛的表示。
29年前決志奉獻給主進入玉神一直到博士的畢業,為主事奉,成為上帝的僕人-牧師職,一直是蔡愛蓮牧師的鍾愛與一生職志不改變的使命。
「價值觀是影響我事奉進修至深的一個動力。」蔡牧師說。

蔡愛蓮牧師認為身為牧師是一輩子的事,是一輩子要學習的,必須不斷的裝備自己,投資自己,才有能量與服事效力。因此,蔡愛蓮牧師從萬安教會身職傳道在玉神進修,到南世教會成為牧師至南神碩博士的進修,南北奔波十年來如一日。始終如一的行動,詮釋了對進修的執著與重視。

教會現代的生態和原住民初代教會顯有極大的差別,在社會的生活形態和價值觀念的演變,教會不免也受到衝擊,這個衝擊不僅是教會內部結構,同時也是信仰面對本質上的挑戰。蔡愛蓮牧師認為時空的差距所演變的教會裡外所受到的改變確實有差距,因此「進修」對於牧者確實是個手段,是提供了透過進修所獲得的理論基礎,以及整合濾清過去牧會的經驗,產出可運用新的方法新的論述,幫助自己能量的增長,與找到教會論述基礎協助教會突破增長。

蔡愛蓮牧師非常欣慰的表示,博士班五年來的歷程(有一年因任中會議長而休學),由於身為排灣中會中委均涉及中會歷史的撰述,配合個人博士論文「排灣中會的歷史」,讓自己回顧與走入排灣中會的歷史,作一次的整理與彙整,給自己在整體宣教的發展和對自己教會的宣教,具有鑑往知來的歷史性和未來性,提供自己教會在原住民區現代宣教的方針。

終身學習是現代的教育與學習觀念,整個社會尋著這個價值觀普植化,但是在教會教育生態,是否也跟著有相同的理念?尤其傳道人本身進修裝備的理念是否具備此概念,以因應大社會與原住民社會與時俱進的社會化生態。依據筆者的觀察,傳道人的進修正如排灣中會總幹事高天惠牧師所言,教會對牧者進修的認知不足,與中會對進修制度的配套措施不足,致使傳道人在外在的驅動力給予傳道人的趨力不足,這種外在誘因可謂付之厥如。因此傳道人的進修以排灣中會而言,傳道人必需自立自強,自我主動規畫,否則在職進修是很遙遠的一件事。

從蔡愛蓮牧師十幾年來的進修經驗來看,她非常感謝上帝的恩典與教會小會對她進修在精神上的支持,以及事工上與家務上的協助。在微薄的薪資(教會內部稱謝禮)中,他有計畫性的以薪資的「研究費」成為她進修的專款,與神學院約定分期付款支付每學期的學費,而度過一次繳不出學費的窘境。蔡愛蓮牧師在進修當中,他看見到嘉義中會因教會的支持而設立傳教師的進修基金,中會總幹事協助進修的傳道人註冊,並給予進修者出國旅遊的機會。蔡牧師表示,當然平地與原住民教會在財力上有顯著的差異落差,但是中會與教會若對傳道人的進修形成關懷的共識,是個很重要的基礎原動力概念。

牧會二十五年的蔡牧師雖然榮獲了牧範學博士學位,但她並沒有因此而打住結束學習,她仍然充滿期待與喜樂的說:「只要有機會,她仍然要繼續在她一生鍾愛的牧會工作,繼續她不斷以進修為樂的牧會生涯事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