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取心靈清泉的竹片


◎蔡愛蓮(排灣中會南世教會牧師)

在沒有自來水系統、沒有水管的部落,家家戶戶幾乎都是用竹子切半、將竹子內的竹節挖除,再把這些剖半的竹子一根接著一根,從山上某個山泉水源處,把水引到各人的家裡使用。由於竹片是半露天的,常常會因為樹上掉下來的落葉而塞住水流,或者因為固定用的雙叉木頭架子倒下使竹管移位而停水,所以幾乎需要天天巡視水源,才能確保每一天有乾淨、清澈的水可以飲用和使用。
上帝的話是我們生命的清泉,每一天清晨的《新眼光讀經手冊》,則成為接取清泉的竹片,在忙碌又紛擾的現代生活,讓人有效運用時間,藉著簡短的新眼光信息來閱讀上帝的話、默想、禱告,成為擦亮靈魂的方法。
《新眼光讀經》的內容,也許很難滿足全台灣弟兄姊妹不同的需要,但可以同步在不同的環境背景、不同生命經歷,與眾弟兄姊妹共同使用同樣的聖經節靈修,有其特別的意義。《新眼光讀經》的安排是有系統的,可以在幾年內將新舊約聖經讀完一遍,值得鼓勵弟兄姊妹完整閱讀新舊約聖經,作為信仰實踐的挑戰。新眼光讀經推動20年來,讀本都是免費索閱自由奉獻,是個實惠的靈修教材。因此,我們教會很推崇使用《新眼光讀經》,期待每個弟兄姊妹都能用現有的讀經教材建立個人靈修生活。為了可以檢視、彼此督促個人靈修進度,也鼓勵弟兄姊妹把同樣的經文運用在生活中,並提出個人生活信仰見證分享,教會亦鼓勵團契於聚會或週三祈禱會時使用《新眼光讀經》,使大家能更多思考、分享上帝的話語。
為了更普及化靈修生活,讓在外求學、謀生的弟兄姊妹,也可以與部落教會的家人有信仰上的連結,本會有青年執事同工 鄔米固定每天清晨就轉貼台灣基督長教會總會網站的新眼光讀經當日信息內容,藉著臉書、LINE分享,方便弟兄姊妹隨時都能靈修並談論信仰的議題。
甚至,排灣中會有一位教會長老何正雄,在教職退休之後,運用他的時間與使用電腦的能力,每一天將新眼光的內容,隨當日分享的內容故事,配上故事中相關圖片,製作成Power Point有聲簡報內容,並分享給很多弟兄姊妹每日靈修使用,讓新眼光讀經有圖、有配合信息的音樂檔,讓新眼光靈修成為有畫面、有聲音的多元靈修材料。這位長老這樣無聲、無償地服事也將近10年之久了,期待每個讀者也可以立志「我一生一世要感謝祢;我要舉起雙手向祢禱告」(詩篇63篇4節),使心靈清泉源源不絕。
本文刊載於台灣教會公報週刊2018年6月25~7月1日/3461期 15版(特別企劃)
新眼光內容:https://tcnn.org.tw/archives/38327

在南世教會充滿感動、溫馨、熱情的聯誼

◎作者:賴約翰 ◎攝影:蔡愛香

2017年4月30日佳崇長老教會 http://www.jcpct.com.tw/ 前往南世長老教會學習與聯誼,帶給弟兄姊妹無限的感動與感謝。主日聯合禮拜排灣中會首位擁有牧範學博士的蔡愛蓮牧師以約書亞記一:5-9。「服事獅子心」為題,肯定、激勵、期勉佳崇教會在部落大多尚未得基督福音之地領人歸主。並以南世教會的經歷,「教會就是部落,部落就是教會」的經營,挽回振興部落族語與文化式微。蔡牧師斬釘截鐵述說:透過福音興旺文化,深根落實在生活之中而傳續,蒙神祝福,這才是興旺文化的真髓。禮拜後蔡牧師在南世教會整全事工報告的實例闡述,教會事工異象與教會信徒事奉動力與幹部知能培育,是教會服務造福部落族人,與社區蓬勃發展的必然要素 https://youtu.be/oKXFJf_v3HY 。中餐熱情的服務招待,讓佳崇弟兄姊妹倍感溫馨。下午的大樂球與樂樂球賽,在熾熱的陽光

下,不減雙方熱情競賽,充斥瀰漫著歡樂。結束時,雙方教會呼口號~GO、GO、GO 我們來去傳揚福音。蔡愛蓮牧師祝福禱告。結束了充滿感動、溫馨、熱情的聯誼。佳崇教會傅梅珠牧師,也邀請歡迎南世教會蒞臨聯誼。【攝影:南世教會幹事/蔡愛香】敬請期待網路影音精華版<小米園網站工作室錄影製作>
http://paiwan.com.tw/
※影像:佳崇-南世教會聯誼/聯合主日禮拜 http://www.nansiku.com.tw/hot_230325.html
※影像:佳崇-南世教會聯誼/事工整全報告分享 http://www.nansiku.com.tw/hot_230326.html
※影像:佳崇-南世教會聯誼/友誼球賽
http://www.nansiku.com.tw/hot_230327.html
本文引自小米園的原網誌

聖法蘭西斯禱文 (華語&排灣語)

 

聖法蘭西斯禱文使我作上帝和平之子,在憎恨之處播下你的愛。
Ulja ken a namasan rupasasedjaludjalu a ljak nua Cemas,
temalem tua su kiljivak itua sinpeljuqan nua pucimedan.
在傷痕之處播下你寬恕,在懷疑之處播下信心。
Temalem tua su pazekatj itua namapasaqetju, temalem tua saluan itua liklikan.
使我作你和平之子,在絕望之處播下你盼望。
Ulja ken a namasan rupasasedjaludjalu a su a ljak,
temalem tua puzangalan itua suraman.d=sudraman
在幽暗之處播下你光明,在憂愁之處播下喜樂。
Temalem tua su teljar itua namiseleman, temalem tua levan itua talimuzavan.
哦主啊 使我少為自己求,
Pai Malailaing ulja kedri a ku kiqaung a masa tiaken,
少求受安慰但求安慰人,少求被瞭解但求瞭解人。
Kedri a ku kiqaung tu sasain ljakua ulja ken a nasemasa tua caucau,
Kedri a ku kiqaung tu keljang aken ljakua ulja ken a nakemljang tua caucau.
少求愛但求全心付出愛。
Kedri a ku kiqaung tu sikiljivak aken ljakua napapuljat aken a pagaugaw tua kiljivak.
使我作你和平之子,在赦免時我們便蒙赦免。
Ulja ken a namasan rupasasedjaludjalu a su a ljak,
itua su pazekatj namasan sinipazekatj anga men.
在捨去之我們便有所得,迎接死亡時我們便進入永生。

Nu pagaugaw amen nagemaugaw anga men, 
nu kaljavaljava anga men tu macai pasa tua valjut anga men a palalaut.

 

神同在

神同在

14 上主說:「我要親自與你一道去,使你安心。」(出埃及33:14)
14 Qivu a Malailaing: <<Uri kisumadju aken a pudjadjalan tjanusun; saka ulja sun a nasuljivatj,>> aya.

親愛的父神:
祢的同在是祢已經賜予的禮物。
懇求上主,喚醒我心,讓我隨時體會
聖父、聖子、聖靈的內住與同在。
不容我漠視這無與倫比的恩賜。

在人生旅途中,
祢親自與我們同行,
祢一手攙扶著我們,
一手為我們排除萬難,
使彎曲變為平直
使黑暗變為光明。
在多變得人生中,
祢的同在使我們得安享。

祢的同在如浩瀚海洋,
我們沐浴在其中,
你在我們裡面,我們也在祢裡面。
在忙碌的生活中,
祢的同在提醒我我們活在當下,
調整急促的腳步使之與祢的步伐一致。
一路與你同行共話愉悅無比。
奉主聖名!阿門!

取自《心禱 Prayers of the Heart》

部落生活之美

 部落生活之美/蔡愛蓮
南世教會坐落在台灣尾的屏東縣獅子鄉內,全村只有120戶的小部落,慶幸在2015年2月25-27日台灣愛修會於新竹聖經學院舉辦的營會中,本會兒童課輔班受邀於大會中獻詩,老師與家長們討論後,決定趁這個農曆年佳節的機會舉辦兩天的新竹知性之旅,讓家長與小朋友共同外出學習,這也是部落小孩第一次出遊的機會,大家很開心。
記得五、六年前,教會課輔班未成立之前,因為家長大多是在外縣市做工不常在家,留在部落的孩子大都是祖父母,即便是留在村莊經營芒果的族人,也常常因農忙而早出晚歸的,無法細心照顧孩子。部落的兒童常在放學後,在部落街道或操場玩耍到很晚,回家功課沒有人督促,孩童也有可能沒吃晚餐就睡了。
本會長期以來,跟著總會推動的社區宣教,弟兄姊妹努力落實「教會就是部落,部落就是教會」的異象,在教會面對部落隔代教養之處境及偏鄉孩子的教育缺乏,重新思考教會的使命,在老師、資源極有限的情況,教會就勇敢的開始了「部落兒童課輔班」。讓部落的每一個孩子,可以在放學之後,直接到教會做功課、由部落志工媽媽輪流煮晚餐,孩子們一起吃飯、一起習學。
直到現在已經看見些許的成果,除了部落孩子因為教會的課輔班而受關注,也讓孩子們有機會,學習用餐前一起禱告、一起學習民謠、族語、拼音。可以看見兒童唱民謠、讀母語聖經,很激勵人。有些孩子因為在家長期受忽略,到學校常常用負面行為引起老師的注意,給老師、同學困擾,但是來課輔班之後,感受他的轉變,老師們因察覺而多方關心他,之後也學會正向關心別人,也有很好的互動。學校的回家課業因為得到課輔班老師協助,部落小孩功課也明顯的進步。
因為部落的學生,升到國、高中時都需要外出求學,也因為這樣許多部落小孩,因為接觸外界,就跟部落有距離,因此就疏離教會。所以為了可以繼續關懷從國小進入國中的同學,本會也嘗試開始國中課輔班,叛逆、難了解的青少年,期待因為課輔、老師的關心、引導,可以更健康成長,不離開神的道路。
猶如著名宣教學者David J. Bosch在他的著作<更新變化的宣教>中提到,基督徒的兩項使命:「第一種是傳揚藉著耶穌基督帶來救恩的好消息;而第二種是呼召基督徒要有參與社會責任,包括為社會福祉和正義努力。」
是的,基督徒要有社會責任,尤其部落是生活的共同體,看到部落許多老人家,因為子女們都外出,生活需要關照,也需要人的陪伴,今年初教會也開始松年日間聚會,當部落的老人家走出家門,走進教會,大家回憶過去的生活與文化點滴,可以一起唱詩歌、讀族語聖經,一起慢慢走到部落,為臥床的其他耆老禱告、聊天,多麼有意義的部落生活。
看到課輔班的兒童,在部落生病的老人家床邊,一起用族語主禱文禱告;青少年同學在部落街上掃地、清潔公廁,感受基督徒的部落生活之美好。期待可以如「憂傷,卻常有喜樂;貧窮,卻使許多人富足;好像一無所有,卻樣樣都有」(林後六10),見證神的大能,建立上帝國在部落的願景。 (本文刊載台灣基督教愛修會之友2016.09.20)

訪牧範學博士蔡愛蓮牧師─進修價值觀的主導

牧會於排灣中會南世教會的蔡愛蓮牧師

牧會於排灣中會南世教會的蔡愛蓮牧師

畢業典禮當日南神院長吳富雅牧師(中)與許瑞美傳道(左)、蔡愛蓮牧師(右)合影留念

畢業典禮當日南神院長吳富雅牧師(中)與許瑞美傳道(左)、蔡愛蓮牧師(右)合影留念

‧採訪/網站:
賴約翰/排灣族小米園
‧影像提供:蔡愛蓮
‧採訪日期:2010/06/27
本文時為「排灣族小米園」網站站長賴約翰(滋膏)採訪並登載該網站,現為小米園網站工作室執行長。今列入本人網誌蒐藏。

《前言》仲暑六月,各級學校畢業濃郁氣息,感染了整個社會。企業在大專院校搜尋人才,尋求職業的畢業生,尋找能與自己所學對等價值的薪資工作,滿足自己的優越期待。與社會一般不同價值觀的學校台南神學院六月23()舉行神學院的畢業典禮。其中有兩位排灣族(排灣中會長老教會)傳道人在職進修的畢業生女性中第一位榮獲博士學位的南世教會蔡愛蓮牧師;第二位是汾陽教會的許瑞美傳道師。
   筆者在公學校教育單位服務,「在職進修」是必然的事,除了提升專業能力,也是提高薪資、退休俸的誘因手段。但是,台灣最大基督教宗派的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對於傳道人「在職進修」沒有這樣的制度,沒有外在的誘因,而且進修者所付出的時間和金錢遠遠超過想像。傳道人要「在職進修」,那是憑自己「價值判斷」、「單純使命」、「自己的事」。要和薪資與退休俸搭在一起,那是「不可能的夢」。因此,對於功利主義的進修者而言,如傳道人在職進修的精神那是件「天方夜譚」的事。
———————————————————————————————–

《電話採訪》

「恭喜蔡牧師排灣中會女牧者第一位榮獲博士學位」。
「我沒有想過這件事,感謝你的祝賀。」電話彼端,蔡愛蓮牧師謙虛的表示。
29年前決志奉獻給主進入玉神一直到博士的畢業,為主事奉,成為上帝的僕人-牧師職,一直是蔡愛蓮牧師的鍾愛與一生職志不改變的使命。
「價值觀是影響我事奉進修至深的一個動力。」蔡牧師說。

蔡愛蓮牧師認為身為牧師是一輩子的事,是一輩子要學習的,必須不斷的裝備自己,投資自己,才有能量與服事效力。因此,蔡愛蓮牧師從萬安教會身職傳道在玉神進修,到南世教會成為牧師至南神碩博士的進修,南北奔波十年來如一日。始終如一的行動,詮釋了對進修的執著與重視。

教會現代的生態和原住民初代教會顯有極大的差別,在社會的生活形態和價值觀念的演變,教會不免也受到衝擊,這個衝擊不僅是教會內部結構,同時也是信仰面對本質上的挑戰。蔡愛蓮牧師認為時空的差距所演變的教會裡外所受到的改變確實有差距,因此「進修」對於牧者確實是個手段,是提供了透過進修所獲得的理論基礎,以及整合濾清過去牧會的經驗,產出可運用新的方法新的論述,幫助自己能量的增長,與找到教會論述基礎協助教會突破增長。

蔡愛蓮牧師非常欣慰的表示,博士班五年來的歷程(有一年因任中會議長而休學),由於身為排灣中會中委均涉及中會歷史的撰述,配合個人博士論文「排灣中會的歷史」,讓自己回顧與走入排灣中會的歷史,作一次的整理與彙整,給自己在整體宣教的發展和對自己教會的宣教,具有鑑往知來的歷史性和未來性,提供自己教會在原住民區現代宣教的方針。

終身學習是現代的教育與學習觀念,整個社會尋著這個價值觀普植化,但是在教會教育生態,是否也跟著有相同的理念?尤其傳道人本身進修裝備的理念是否具備此概念,以因應大社會與原住民社會與時俱進的社會化生態。依據筆者的觀察,傳道人的進修正如排灣中會總幹事高天惠牧師所言,教會對牧者進修的認知不足,與中會對進修制度的配套措施不足,致使傳道人在外在的驅動力給予傳道人的趨力不足,這種外在誘因可謂付之厥如。因此傳道人的進修以排灣中會而言,傳道人必需自立自強,自我主動規畫,否則在職進修是很遙遠的一件事。

從蔡愛蓮牧師十幾年來的進修經驗來看,她非常感謝上帝的恩典與教會小會對她進修在精神上的支持,以及事工上與家務上的協助。在微薄的薪資(教會內部稱謝禮)中,他有計畫性的以薪資的「研究費」成為她進修的專款,與神學院約定分期付款支付每學期的學費,而度過一次繳不出學費的窘境。蔡愛蓮牧師在進修當中,他看見到嘉義中會因教會的支持而設立傳教師的進修基金,中會總幹事協助進修的傳道人註冊,並給予進修者出國旅遊的機會。蔡牧師表示,當然平地與原住民教會在財力上有顯著的差異落差,但是中會與教會若對傳道人的進修形成關懷的共識,是個很重要的基礎原動力概念。

牧會二十五年的蔡牧師雖然榮獲了牧範學博士學位,但她並沒有因此而打住結束學習,她仍然充滿期待與喜樂的說:「只要有機會,她仍然要繼續在她一生鍾愛的牧會工作,繼續她不斷以進修為樂的牧會生涯事奉。」

靈魂跳躍的精靈-排灣族語化作世界文學

 ◎撰文:魯夢歌

我靈魂跳躍的精靈

本文刊於台灣教會公報

 我認為最美麗的語言,好像人在站在深谷中輕輕的說一句,卻可以迴盪很久很久一樣。
用排灣族語舉例說: maru mulimulitan anga a su pinadjaliman. 華語直譯是:你好像琉璃珠般的吸引人。華語似乎沒有特別的感覺,但用排灣族語說的,就可以有很多的迴響;因為琉璃珠是家族珍藏,亮眼、圖畫鮮明的每一顆都不同的名字,有不同的故事及功能與意義,經過設計串成的一條琉璃珠項鍊,是家中耆老隨身的寶物,也是身分的尊榮。琉璃珠因為是傳統的聘禮或結盟的物品,每一顆琉璃珠背後,也許是淒美的愛情故事,或者深遠的家族或部落的結盟的故事。就像在原住民人群中,有人說了一句很平常的話,莫名牽動大家共同有的傳統記憶模式,而會轟然大笑一樣。母語就是這般美麗,一句話不只是溝通,表達意見,一句話也可以是牽動生命的過往、生活的經驗及深層的靈魂。
因為二十出頭時從神學院畢業受派於自己的族群–排灣中會時,就決志要將母語成為我的能力,從探訪與部落耆老學習母語開始,刻意紀錄難懂、深奧的字彙,並在講壇分享適時的使用,每每看到台下的老人家,聽到我引用部落已經很少用卻是他們很熟悉的排灣語時,個個炯炯有神想要讓我繼續說,我就很有成就感,站在台上年輕的我,我已經發現母語彙的使用,對我的講壇分享有很大的助力。
筆者常以自己為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牧師為榮;因為我們的信仰告白,「我們信上帝,創造、統治人與萬物的獨一真神。」「我們信….且根植於本地,認同所有的住民,通過愛與受苦,而成為盼望的記號。」明白蹲在任何一個部落牧會就是以部落為家,以當地文化、語言為底來服事神。基於如此的牧養信念,於1999年前受派到南世教會時,看見式微的文化及遺落的母語,從教會開始共識,想將耆老們口中民謠、族語留下並傳承,所以努力的讓教會成為族語教室、部落成為文化學習的場域。但後來漸漸發現,部落老人家走的太快,年輕人學的很牛,也明白「話是風,字才是跡」,為了留下部落的歷史故事,為了建立族語教材,而開始嘗試將耆老們口中的故事成為文字,成為個人的牧會筆記。
在教會牧會久了,聽到很多過去部落的長者,因為信仰改變部落的禁忌,為了傳福音走遍鄰近部落傳福音,看到很多部落的人,生活很艱辛卻因為對神的信心,而可以堅忍度過難關,因為信仰在困境中人仍然滿有生活的盼望等故事。開始記錄這些部落小人物的信仰故事,有幾篇刊登在耕心雜誌,部落的人在討論、談起這件事,我也拿著故事單張給耆老們分享;但是後來心想,如果是他們自己來閱讀自己的故事,並且珍藏,該有多美。就這樣,嘗試將每一篇曾經寫過的部落故事,並得到總會組群母語委員會協助,翻譯成南排灣語成冊並錄製有聲書,書名為:背袋中的寶物—部落故事讀本(排灣語/華語對照)。並於2014年南世教會宣教60周年慶時成為教會獻禮之一。當部落的人可以用自己的語言讀出自己的故事,就可以發現主上帝在這片土地、對南排灣族人的美意而榮耀神,部落、家族決志傳承基督信仰,是多麼美好的事。
因為習慣用族語紀錄生活,當教育部於2007年第一次舉辦原住民族語文學獎時,因受智者長者鼓勵嘗試投稿參賽,並以「孤兒」為題,得到新詩優選獎;兩年辦一次的原住民族語文學獎,陸續不同年度得過「秋古與卡拉魯」小說獎、「拾回從前」新詩獎,都是以部落故事、排灣族傳統的經驗為題材而得獎,因為保存族語、文化而受獎,很受激勵。
而最玩味的是,2015年初受邀於原住民族語言研究發展中心,翻譯「小王子」故事繪本,聽見自己在電子網路說繪本故事的聲音,看著用自己族語寫的繽紛繪本,頓時感受自己每一天早起、晚睡的窩在獨喃的族語工作,很值得。
因為教會每一日都有兒童課輔班,嘗試以小朋友熟悉是世界文學名著「灰姑娘」翻譯成為排灣族語,企圖讓兒童因為故事而喜歡族語,並於2015年原住民族語文學獎,以「灰姑娘」翻譯文學得到裁判的青睞,感到很開心。翻譯世界文學名著,因文化的差異、語言表達不同,翻譯文學著作不容易,有時也需要創詞等。
想到部落的耆老們,跟著故事光碟的流動,情緒起伏,時開懷的笑、時感傷的哭了,明白族語對部落的老人家意義有多大。想到自己不識華語的母親,第一次看見用排灣族語寫的繪本時,一氣呵成的大聲閱讀,興奮發現自己居然讀懂一本書,深深明白族語的魅力。
今天,受召於排灣族群的服事,族語已經不只是我的使命,每一句排灣族語更是我靈魂跳躍的精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