坡陡路徑送妳

拍攝:樂樂恩(蔡愛香)幹事

拍攝:樂樂恩(蔡愛香)幹事

今天送走
少語嫻靜柔和的國中同班同學沈秀玉(Akai)
走在坡陡路徑前往送妳
猶如妳短苦的人生故事
最艱辛的單親拉拔孩子
情感 生活 家庭 點滴顛簸
如今
在妳無譜的心靈琴藝
在妳給人滿足的廚藝
在妳無私全然獻上信仰見證
謝謝妳短暫的年歲
給我們最美麗的懷念

地陪小姐

日本基督教團岩手地區 內丸教會的牧師中原 しょうじま 陽子及村上長老,用休假的幾日進住高雄華王飯店,居於南世教會同工在日本愛修會上認識並受中原陽子牧師招待,很開心他們到台灣微旅行,可以成為他們的地陪。
村上長老說:她不喜歡逛百貨公司或觀光景點,只喜歡原住民的民情風俗與人事物。
清早從高雄接他們一起往文化園區,巧遇大門的兩位小天使引路,我們可以很順利的進入會場,今天劇場的主題是賽德克族群,多久沒有欣賞文化園區的表演,除了有故事、有歌舞、有漂亮的原住民青年為動人的風景外;可以從露天的風雨廣場看到琉璃橋,是很慶興的發現,坐在標有各族名稱的園區展棚交通車內,眼睛看到的沿路山植物與河邊的景,讓眼睛都換了顏色。
地陪小姐的觀點,今天的微旅行聚焦於原住民文化與教會。欣賞幾間順路的特色教會,下午目的是愛文芒果。
三地門長老教會的石板室內建築與地板的聖經故事壇,是必到之處,慶幸的側門微開進入欣賞,兩位牧長見識到排灣族的文化與宣教之美麗結合與有力的呈現。
隨著沿山公路,刻意在溫馨的沿山教會,多元的佳義村安息日會、天主教堂與長老教會不同風格建築駐腳;也在2009年八八水災的故事之泰武教會停留拍照。
美麗的風景太多,而時間總是在愉悅當下流逝的很急,不得不南下,直撲內獅國小操場足球課程,見到天天在臉書見面的小朋友,中原陽子牧師很開心(據說他們教會只有兩三位兒童主日學),他們好高興可以與孩童近距離說話,看他們踢球,有承諾八月本足球隊在日本的比賽,他們希望可以到場當啦啦隊;鄔米教練應該會很開心的。
愛文芒果在日本要價一粒是日幣3000(台幣約近1000)。我們行駛到枋寮時,兩度有載滿愛文芒果的貨車,兩位小姐尖叫邊拍照的,讓我覺得很好笑,傍晚又是芒果盤、又是純芒果汁的,牧師說:這兒是芒果的天堂。刻意帶兩位到芒果大王(牧師給林秀蘭姊妹的稱號),看到要外銷日本的整車超大芒果,也欣賞到芒果分粒機器及不同分工的過程,會用日本對話的秀蘭姐,牧師驚喜於她口中的愛文芒果天堂;回高雄的沿路,牧師與長老還在說:不懂為何台灣都是咖啡店,而不是芒果店,哈。
地陪小姐的今日很排灣。 

挑旺宣教之火

隨著晨曦開啟幕光,微亮的南世部落,聽見來自楓林教會的「來信耶穌」讚美聲。一份宣教追源的心意,楓林教會設教60周年黃明永校長(師丈)陳述,楓林教會感念起初南世教會楊美英姐妹傳道,及楓林第一位傳道牧者是當時任南世教會牧者兼任楓林傳道賴光雄牧師賴約翰之努力,宣教60週年的宣教巡禮在本會重新點燃宣教之火,重拾起初宣教的火熱。
感動童俊花牧師及楓林長執的創意設計,讓我們有份於這份榮耀,也被激勵學習60年前宣教前輩的信心與不滅的宣教熱忱。
PS.感謝美英長老拍攝。

燃燒冒險因子

是甚麼讓人願意比太陽早起
甘願在高速公路背著陽光奔馳
在陌生的廣大校園詢尋教室
在未曾見過的人群當班級同學
感覺一種愛冒險的因子已延燒

Ps.長榮大學社工課程第一天上課有感

愛心連線

恆春基督教醫院的員工玦如趕在傍晚前,將別人奉獻的高麗菜,送到每個部落課輔班班級,據說:中南部種植高麗菜的農民眼看著高麗菜已經盛產了,卻沒有人購買,擔心一年血本無歸而傷心,恆春有個青年看到這篇報導,所以就號召恆春地區的其他朋友,一起團購買下當季所有的高麗菜,並奉獻給恆春的街民。用心的恆春基督教醫院的員工,願意將這份愛心,再擴張分享部落的地方,所以甘願不嫌麻煩的,將這些高麗菜,一村一村的送到各個兒童課輔班。多讓人感動得連線愛心….。看著這位恆基的小女生員工開著恆基的大車,朝著已躺在台灣海峽的夕陽望去,心裡想著:主啊!祢對我們真好!一切善由祢而來,求主祝福默默奉獻的許多人。也讓我們的孩子們,將來成為更多、更遠的愛心連線。

生死之間的 Line

攝影:蔡愛香(樂樂恩)

攝影:蔡愛香(樂樂恩)

二十年前在萬安教會牧會,認識戴文廣長老夫婦;印象中的夫妻總是形影不離的,警界退休後的戴長老,平時除了教會服事外,大都是耕耘自己家裡的田野工作,種菜、芋頭、地瓜、野味…,常常送到教會給我們分享。

有一次,在溪邊抓了很多大小的螃蟹、青蛙,帶來教會給我們驚喜,當晚餐佳餚。因為,當時只有兩的孩子賴佳華賴佳安在家,接過手之後,看到簍子裡各式各樣活潑亂竄的螃蟹,就在大浴盆放滿水,將螃蟹倒出來。螃蟹開心的從浴盆中四處竄跑,成為他們整個午後的玩具。晚上回到家裡,就說是vuvu i Eneng有送螃蟹,我們放在浴室;打開浴室的門,整個浴室都是螃蟹的經驗,彷彿就是昨日的故事。

這些年每每有中會大型活動,總是關心怎麼沒有見到這兩位熱心的長者,原來戴長老不良於行已經十幾年了,這些日子妻子雖然也已75歲高齡了,但不願將照顧伴侶假手他人,日日陪伴不曾離側。今日,在主裡要告別這位愛主令人敬重的老長老。

昨晚深夜促膝談話,心疼的對長老妻子Ina i Veneng說:戴長老離開了,妳將會不習慣一個人生活。她卻很自信地說:不會。他這些年來,我們習慣清晨醒來一起禱告、唱詩歌、讀聖經…,我的生活不會有改變,我會當作他還在,過一樣的禱告、唱詩、讀聖經…,只是我將會很想念撫摸他病痛的全身,頓時,我們沉默不語很久,輕輕地拍拍ina的背,明白生死之間的line已經打開了。

 

玉神的容貌


清晨的玉神
如情竇初開的少女,靦腆的笑了;
午後的玉神
如內斂的熟女,淡淡的揮手不說一語;
傍晚的玉神…………………
不變的是
玉神藏很多發酵的菌,
進去時,滿了酸味
再出來時,成為有益的馨香
~~第34屆台灣愛修會第二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