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 admin

曾獲原住民文學獎

最浪漫的動詞


今天佳華與翔林的訂婚禮拜,童春發牧師以《不再是美麗的形容詞》為題,聖經為雅歌8:6、耶利米書2:2,有趣的提到最擅於使用形容詞的排灣族群,想盡辦法,讓一切都停留在如形容詞地虛擬美好處…。如果今日訂婚公開戀情,就《不再是美麗的形容詞》,自己
卻深深地的覺得「最浪漫的動詞,就是你的每一刻,有我的參與。」
猶如幸福佳華Eleng Karangiyan的生活,擁有眾多人的參與一般,
謝謝從小給於疼愛、關注、培育的南世教會,
謝謝總是認同、信任、支持karangiyan的佳義家人,
謝謝看我們視同家人、總是每每相挺的古華教會,
謝謝在關鍵時刻承擔、付出,全力以赴的達瓦達旺教會,
謝謝視如已出的文樂教會竹嫵牧師、長執同工及弟兄姊妹,
謝謝今日服事的牧長同工,
謝謝當下陪伴的眾親朋好友,
今日整場讓謝謝一籮筐,直落滿地都是,
謝謝獻給供應幸福的天父,謝謝獻給親愛的您們。

最浪漫的動詞
今天佳華與翔林的訂婚禮拜,童春發牧師以《不再是美麗的形容詞》為題,聖經為雅歌8:6、耶利米書2:2,有趣的提到最擅於使用形容詞的排灣族群,想盡辦法,讓一切都停留在如形容詞地虛擬美好處…。如果今日訂婚公開戀情,就《不再是美麗的形…

蔡愛蓮發佈於 2020年11月21日 星期六

唱一首我自編的歌詞

 ●作者:Ljumeg Patadalj蔡愛蓮(排灣中會達瓦達旺教會牧師)
◆本文刊登於女宣雜誌第450期



每一個部落都有的故事

唱一首我自編的歌詞,寫在《Ti Tjukutjuku kati Kaljaljuljalju 秋古秋古與卡拉魯拉魯》書背上,
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
轉化成此時此刻美麗畫面
遙遠的記憶
當下的重現
藉著故事生命緊密的連結

一種魔力
一種存在
一種溫柔地推進
一種生命的療癒
感謝神 在很久很久以前
台灣大武山頂撒落無數彩虹的故事
感謝在集體療癒道場上陪伴的很多大家
且繪本故事的美麗出場的給力天使

故事緣起

這個《Ti Tjukutjuku kati Kaljaljuljalju 秋古秋古與卡拉魯拉魯》的故事,是我的阿嬤口中的故事,同樣的故事,從小聽阿嬤每一次用不同方式說,都好像是新的故事一樣稀奇。等阿嬤過世了,有時也會聽到媽媽用同樣的故事說給孩子們聽,後來發現這個《秋古秋古與卡拉魯拉魯》的故事幾乎每一個部落都有的故事。

因為這個故事說明了,排灣族共有、共承擔的社會價值。一對孤兒姊妹,因為生活貧困,常常在吃飯時間出現於部落親戚家,久而久之,遭到部落的嫌棄,到最後不得不販賣父母的遺物,但是部落族人互相推諉,沒有人真心對待姊妹。最後,無能為力的姊妹,傷心地決定從媽媽留下來的竹梳摘下一根,種植在屋前並口裡念詞祈福,希望這根竹子可以長高,唸祈福詞幾聲後,那根埋在土裡的竹子梗,還真的長出來,當姊妹說:願越長越高時,竹子就神奇的越長越長,長到姊妹已經看不到枝頭,就這樣姊妹爬到竹枝最頂端,看到對面的山頭有住家正冒著煙,就口說願這根竹子枝頭可以帶我們到對面的人家,該有多好。排灣族人似乎都相信「語言,是可以創造任何可能的因子。」

落在對面冒煙的住家前的竹子頂端,帶著一絲希望,來到未知世界的兩姊妹,居然發現住在這兒的人家,就是已經過世的父母親。她們向父母哭訴部落族人對她們的冷漠與無視,但是父母擺明這不是他們久留之處。姊妹生活中失去的,不是定局;父母為姊妹祈福、裝備,帶著父母的愛與上天的能力,回到部落,好像得到意外的能力。當姊妹回到自己的家,看到家已成為頹廢一角,堆滿垃圾、枯葉時,姊姊秋古秋古說:風呀,風呀!請吹風將所有圾垃吹走時,神奇地起一陣陣風,有秩序地將所有的垃圾被風帶走,一切就如父母交代就緒後。從那時天不再下雨,溪裡水、部落家家的甕都乾了,牲畜、農作物都因為無水而猝死。只有姊妹倆家的水缸,水流無盡。

當全部落的人一一請求,希望姊妹可以不計前嫌,給部落族人一條生路,也說明排灣族最高價值。

部落為生命的共同體

族人的生存命定不是強者最強,弱者最弱;而是部落為生命的共同體,一對孤兒的生存也是部落的共同責任,同時被視為最弱勢的部落孤兒,最後群部落也因為他們家裡的水源不絕,而得全部落的生存。這是故事最後的結局是,姊妹釋出可以從家中取水的方法,就是全部落的人,家家戶戶要用木材、山產表示誠意,每一家都付出時間到山上取木材送到姊妹家,從此以後這家就成為部落最富裕、受人敬重的家;也有故事版本說,後來他們兩姊妹家族就是頭目家族的起源。

無論如何,這篇故事對生活艱辛、沒有依靠的人而言,是遠大的鼓舞與盼望,相信世界沒有絕人之路,在人生低谷中,造物主就會讓人擁有創造的能力,連枯竹也會萌芽生枝;藉著語言,藉著勇敢與創意,讓人走出困境。多少族人在艱困的生活環境,想到這篇熟悉的故事,就會受激勵的相信,神總是會為絕望的人開條新路。

排灣族人也都相信我們的努力都是屬於大家的結果,所以不會自以為強而高傲,同樣地部落的短缺,也會認為是大家的責任,須勇於共同承擔。也因為如此,過去排灣族沒有聽說有被遺棄的孤兒,部落也不曾有過乞丐的事實。

可以與沒有畫畫背景的孩子—Aruai(佳安)一起出繪本,也是一種巧合的恩典,從小看天際白雲為棉花糖,在南排灣背山面海的文化環境,開朗無拘、純樸多情的南排灣性情的感染,卻成為她畫畫的天空染料,就是一種感受生活中細節,成為定格美麗的想法。也許這個從阿嬤年代口中說出的故事,藉著這一代媽媽的筆下族語情節,接續用繪畫記錄故事的下一代,它的意義不只是話、畫、化繪本的過程,更是藉著故事承續了部落、族群、家族的歷史、語言、文化,讓阿嬤口中的傳說,成為有圖像、有行動的過程。而這樣的工作應該還要繼續,看到排灣族滿座山的神話、傳說,期待有更多人參與保存,讓大武山下傳說中的青草綠野,開出各式各樣的花兒。

用文字編織部落的故事

《Ti Tjukutjuku kati Kaljaljuljalju 秋古秋古與卡拉魯拉魯》繪本中,值得提起的是排灣族對語言魅力的陳述,正如兩姊妹在失望無助時,對著竹梳哭訴,真希望這根竹梗可以生長時,而口開始祈福,枯竹居然有反應…。是因為排灣族人相信人的語言是有能力的,就如排灣族語「qemas」吸氣、呼吸之意,也是創造、從無到有的創造的意思。一切都是從人qemqs(呼吸)開始,而萬物創造也都從qemas開始,排灣族文化就說明了創世記初章的真理。就文化而言,語言就是根基,保留群族的語言,就是保留神賜予各個族群的獨特與美麗;許多古老的智慧言語就能道出神創造的奇妙與偉大。正如約伯記中「正直的言語力量何其大!」(約伯6:25a),藉著文字、圖書、影音,各種方法紀錄並保存,並在生活中使用,是我們當代基督徒的重要使命。讓我們用詩篇說「你的言語在我上膛何等甘美,在我口中比蜜更甜!」(詩篇119:103),繼續編織自己部落的故事曲目。

這本繪本到說故事的媽媽手中時,不知道連續讀過幾次,媽媽都不願意放手,一面閱讀一面拭淚,對部落的耆老們,可以閱讀圖文並茂的繪本,而且是自己熟悉的傳統故事,是有多稀奇興奮的事。

因為有彰基資源的給力,許多小天使協助促成一本《Ti Tjukutjuku kati Kaljaljuljalju 秋古秋古與卡拉魯拉魯》的繪本,也是自己擁有豐富排灣族語言天空的裝框形式,留下媽媽口中的故事,紀錄排灣族部落文化價值,及鮮艷又奪目的南排灣色彩,通通加起來就是我的信仰生活,神讓深遠又美麗的排灣族文化,活在此刻繼續美麗就是信仰見證。

作者介紹:
自教育部2007年辦理第一屆「原住民族語文學獎」起,作者Ljumeg Patadalj蔡愛蓮牧師五度獲得獎項—
,原住民新詩獎:《孤兒》(2007)
,原住民小說獎:《秋谷秋谷與卡拉魯拉魯》(2009)
,新詩獎:《拾回從前》(2014)
,翻譯文學獎:《灰姑娘sadirilla》(2016)
、《國王的新衣》(2018)。本繪本文字出自作者2009年獲選之原住民小說獎,由作者女兒Aruai Patadalj賴佳安繪圖創作,於2018年2月出版(財團法人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台灣教會公報社出版),母女一同在母語和文化的創作天地中合力完成繪本,是一本很有傳承意義的書。

聽格格兒Menilingan


本文臉書

聽格格兒Menilingan
讓我們隨著古調音符,文字的脈動,
搭乘原住民族文學的翅膀,
一起飛進部落的歷史、文化、傳說中….。
《Alian 96.3原住民廣播台 聽格格兒Menilingan》
ps. 感謝認真的格格兒直擊部落採訪,就在剛剛好的午後,巧好的角落,輕鬆愉悅的談天,聊起《背袋中的寶物》….。

★歡迎聆聽專訪

◆專訪/Alian 96.3原住民廣播台 聽格格兒Menilingan

◆專訪/Alian 96.3原住民廣播台 聽格格兒Menilingan

Eleng(佳華)傳道師與文樂村溫翔林弟兄訂婚感恩禮拜

藝廊

這相簿有 5 張相片

【延伸瀏覽蔡愛蓮女兒】 【延伸瀏覽本文臉書】 歲月歌唱,揚起彩衣舞, 時間說話,該是時候了, 一代續一代,古珠再重現; 緣分悄悄來,幸福敲門了。 歲月、時間、緣分、都在神的手中, 時間在說話,值得深深地感恩神。 除了感謝全能又慈愛的主外,也特邀親朋好友來參加 Karangiyan(賴家)的大小姐Eleng(佳華)傳道師 與文樂村溫翔林弟兄訂婚感恩禮拜 時間/2020年11月21日(六)上午10:00 地點/ 屏東縣春日鄉古華村3巷58號 電話/ 08-8787417, 0933381014 ps. 非常感謝我的至親好友 江雅蕾藝術家,重新編織Karangiyan的傳家物件,謝謝您。

因為是峭壁,所以可以眺望


◆作者/達瓦達旺教會牧師 Ljumeg Patadalj 蔡愛蓮

◆達瓦達旺教會牧師蔡愛蓮與全體信徒留影於設教70周年 2020/10/31(六) 攝影/小米園網站工作室特助 賴天才

〈請點圖放大〉 達瓦達旺教會牧師蔡愛蓮與全體信徒留影於設教70周年 2020/10/31(六) 攝影/小米園網站工作室特助 賴天才


Tjavatjavang(達瓦達旺)是個名詞,是本部落發源地;Tjavatjavang(達瓦達旺)同時也是個動詞,一個眺望、等候、盼望、向前的動作名詞。聽到Tjavatjavang(達瓦達旺)一詞,感覺有個非常有遠見、異象的老人,坐在整座上最頂、最能宏觀、全覽山嶺的角落,也許是坐在磐石上或巨石頂上,那般的自信、優雅、坦然,
Tjavatjavang(達瓦達旺)教會就是如此,從七十年前因為幾位男青年到隔壁剛剛有人信主的Valjulu(馬兒)部落探親,開啟本部落的宣教之門。因為愛而信主;如今卻因為信主而擁有更多愛的能力,(Valjulu小姐們說,如果你們沒有信主,我就不會跟你結婚)。
一個全鄉最小的部落、最慢遷村、最少資源,卻在立下建堂的地基時,撞見2009年的八八水災,雪上加霜、屋漏偏逢連夜雨的,但是上帝卻真實的引領,在困境中神讓我們經歷因禍得福。Tjavatjavang(達瓦達旺)教會七十周年感恩禮拜,要見證的就是因著上帝的作為我們確信「因為是峭壁,所以可以眺望」。
組織介紹、軟體事工的預備—民謠、課程安排(駐進學術的養分)、主辦民謠傳唱觀摩…,不只是基督徒生活向下紮根,奉獻從2010年的200萬,到2019年超過400萬,是神的恩典,也是因為峭壁,所以可以眺望。從自己的受難處境,轉換到關懷部落的事務,建立協會並連結資源,讓教會成為社區照顧的媒介,這是神的恩典。

猶如,今日教會七十週年七獻禮就是我們的信仰價值。

向下紮根
從內在生命向下紮根開始,手抄族語聖經(獻禮1)、部落民謠傳唱(獻禮2),在我們自身文化開始,透過我們深遠的族語,更貼切的理解聖經真理;透過部落一代又一代流傳的優美民謠紀錄再傳唱,在隘寮溪谷、在田良井山,在任何角落,因民謠豐富生命。

向上提升
教會的成熟度是信仰成為行動力,讓信仰成為別人祝福的管道,生命向上提升,為了鼓勵青年委身,進入神學院受造就,成為教會牧者,本會設置神學生基金,並積極鼓勵推薦青年投考神學院(獻禮3);凡修讀道學碩士之學校註冊費,由教會負責,讓求學期間無後顧之憂。向上提升的生命,是「別人的需要上,看見自己的責任」,「教會理應在部落族人的需求上,看見教會的使命」,而開始教會社區工作(獻禮4),除了文化健康站有三名人力及每日課輔班,送餐、食物銀行、芥菜種會、安德烈食物銀行、文教協會等許多資源的連結,在部落耆老、弱勢的族人受到關照,猶如主耶穌的教導「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馬太25:40)。

向旁連結
當族人為了工作進入都市叢林時,在十幾年前就開始關心本會旅北、旅中的弟兄姊妹,因此,開始了向旁連結福音事工,為連續、聚集部落族人,建立本會台中福音站(獻禮5),也期待福音站不僅給本部落信徒接受福音的洗禮、聚會、領受神的信息,也希望福音站成為延續福音的使命,成為領人歸主的角落。福音需要廣傳,就需要現代的工具,運用網路媒體—建置達瓦達旺教會http://paiwan.com.tw/tjavatjavang/ 網站(獻禮6),期待可以有效的儲存教會各樣美好見證,可以保存部落文化、歌謠、故事、語言,並且鼓勵青年善用媒體、網路,行銷部落的美景、特色、產業,也藉著網路分享神的恩典。就如近期內,因為網路拉近我們與香港的青年、韓國的牧者接觸觀摩;特別是遙遠的布吉納法索,因為宣教師王貞乃牧師帶領不同梯次的醫學院學生及宣教師牧者與婦女代表來本會一起禮拜、分享,讓我們有機會藉著布吉納法國的彩布轉化成他們在布國建堂的義賣,成為我們今天獻堂的紀念品布包。本次疫情猖狂,讓原本生活就很貧脊的布吉納法索,陷入嚴重的災情。因為網路得知布國的慘狀,據王牧師網路的訊息「因為疫情,大家都生病了,人無法出門,又連續多日都在下雨…讓生活更困難。」教會為了可以協助王牧師帶領的醫學院學生度過難關,本會於9月中匯微薄款項至布國,網路讓我們的愛無礙。

向外開花
最後,教會設立70周年的感恩,最感念的除了給生命、救恩的主上帝;也感謝本會宣教的母親–排灣中會,是神賜下了排灣中會這個宣教的大家庭,我們得以茁壯、成長,本會決議今年用每月一次的各家祭壇之奉獻(獻禮7),奉獻給中會宣教大樓基金,金額不大,但讓各家庭參與中會宣教事工,是我們樂意、引以為榮的事工。

一顆開花的大樹
願神祝福達瓦達旺教會七十周年,深信全能慈愛的天父,所以可以見證說「因為是峭壁,所以可以眺望」,同時決志成為健康、有生命的一棵大樹:向下紮根、向上提升、向旁連結、向外開花,一顆開花的大樹,榮耀神的名。

「上主啊,你使我安然出母胎;我作嬰兒的時候,你保護我平安。我一出生就投靠你;我一離開母胎,你就是我的上帝。」 (詩篇22:9-10)

服事神都是苦盡甘來

為了迎接教會設立七十週年慶,各團契認領「族語手抄聖經」當獻禮,族語羅馬拼音對我們本是陌生又難度高,好不容易,在幹事 Eben Chen三催四請後,壓線的10月初完成手抄大工程,並且必須在最後通牒日的這兩天校稿完畢;才發現校稿才是真正的困難,沒看過英文字的vuvu, ina, ama們的羅馬字,像是蜈蚣似字連載或是燕子群像東飛翔的難以捉摸…。這些小姐們,已經不眠不休的校又校對的說了,牧師,我們校對校地都很憔悴了,這樣。
辛苦了,明白服事神的每一個細節都是苦盡甘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