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

堅定 (受難週第三天) ◎文:魯夢歌

老樹問:有時不確定我該不該在這裡?
大湖回:你的春夏秋冬都映入我懷裡了。
主耶穌一步步走上各各他山的腳步,鋪陳ㄧ條信心與勇敢之路。

十字架明證,你值得!

『十字架明證,你值得!
~~受難週第一天        ◎魯夢歌


灰灰濛濛四月台灣海,

模糊了你來我往界線,
迷了路徑黑鳥且歇腳,
十字架明證大海屬你,
天際放晴,雲彩飛舞,
海浪不停掌聲,因為你值得!
《草必枯乾,花必凋謝,惟有主的道永遠長存》(彼前ㄧ24-25)

單純的信

『單純的信』       ◎魯夢歌

單純的信,如十字架上懸掛白紗,為2千多年前死又復活的主帶孝。
單純的信,如vuvu頭上的白髮,銀閃絲絲的白髮道盡不同的故事。
單純的信,如天空厚重的雲海,慢慢推開的白引出鮮明的陽光路。
單純的信,如溪邊飄逸的蘆葦,隨輕風吹拂的白開始了另一處的白。
單純的信,如一張寬敞的畫布,用主耶穌十架的筆畫出人生色彩。

 

『Namaseqetj a saluan』                  ◎ ljumeg patadalj

Namaseqetj a saluan, maru sinikipulju a pakeljai a vucelacelai a kaliljaw i vavaw tua ziuzika, tua pinacayan sa invaljut nua tja Malailaing ka 2 kuzulj a cavilj a picaisangas.
Namaseqetj a saluan, maru qudras nia vuvu, a itaita a qudras pakeljang tua pinacalivat a martimaljimalji a pinakazuanan nia vava.
Namaseqetj a saluan, maru kedrmedremel a qerepus i kalevlevan, nu sivasak a qadaw, temljar ana maparu djalan i kalevalevan.
Namaseqetj a saluan, maru kaljaljudrung a hana nua tjarevu, nu valin sa patjavati,  patagij uta a kemalj kaljaljudrungan a itjuzuma.
Namaseqetj a saluan, maru tjaljiqacaqaca a zazugan a kaliljaw, pinaka tua ziuzika ni Yisu Kiristu a zemuga tua napenadjalidjalim a tja kinaikacauanan.

 

魯夢歌,生日快樂!

◎文/魯夢歌

很高興可以在這兒跟自己說:魯夢歌,祝福妳生日快樂,幸福!
一直以來太刻意過生日,總是覺得有點俗氣;但缺少這份過生日給自己精神講話的儀式又覺得自己太草率。好吧!過生日之前,就對自己說句話吧,尤其是在摘下一朵花之後,就要真實的面對,一個怎麼剪也剪不完白髮,一個怎麼有技巧的笑也無法隱藏的魚尾紋,視力、牙齒、體態不受控制的走下坡,發現要承認自己真的有了年紀,也是不容易的功課,但是過生日會提醒自己“屬算日子”,我是真有那麼一回事。
但我感謝天父,白髮越來越多是應該的,我從碩士到牧範博士班畢業,花了超過10年的時間進修,從玉山神學院轉到台南神學院,前後換了綠色、銀色兩部不同的車,不記得花蓮、台南往返多少次。從最初的南世教會取道海岸線公路、經朝洲、萬丹接中山高,到現在的南二高通車…。從最早寒暑假進修,帶著兩個小學生住在玉山神學院夫婦宿舍開始,到後來轉到台南神學院時,孩子長大些了,一早送她們經過南榮國中直接上高速公路上,趕上道碩的第一節課…。穿梭在現實的歲月裡,怎麼可以期待春夢無痕呢?直到如今,總會、中會、教會服事,因神的憐憫,我還在其間外。慶幸的是我已經學會讓心有個家。

總是,一個年歲走過,走進另一個田埂時,心裡明白雙腳上的泥土味,手指間的野草香,真實的一步一腳印,讓一句「魯夢歌,祝妳生日快樂」應感受幸福,明白一切都好值得。

記2013/10/14

代禱者的決心

◎文‧攝:魯夢歌

主耶穌低著頭、彎著雙腳的十字架前,
綠色為蓆、排灣族黑白傳統圖騰為景,
五燭銀台上微微閃閃發光的紫色光芒,
紫色白色相間的蠟炬是代禱者的決心。

代禱者的決心

代禱者的決心

 註:2013/10/05 排灣中會一領一 新倍加 代禱勇士訓練會禁食禱告會

女傳牧會心得

◎文/圖:排中南世教會 蔡愛蓮牧師女傳牧會心得
       有一次熟睡的半夜,被一個響了很久電話聲吵醒,電話中驚慌的男聲說:牧師請您幫忙帶我媽媽去掛急診。原來部落老姐妹半夜呼吸困難、高血壓發作,醫院距離遠,又是半夜不方便用機車載送,不知道向誰求助而打電話到教會,用最快速度從床上下來、整裝,開車送她到最近的醫院,從掛號、翻譯病狀、坐在急診室病床邊陪同時,心想還好我有車可以即時幫忙送醫,還好最需要時他們還有想到教會、還好我可以被電話吵醒..還好我是牧師,就這樣在醫院過了一整晚,但我一點也不覺得累。
       從1986年畢業於玉山神學院開始回排灣中會牧會,就將牧會當作我一生職事,心想既然是決志委身奉獻,就當甘心樂意並做最有效率的服事。但女性傳道因為婚姻、家庭因素常會遇到服事的瓶頸。結婚後,同時就被期待牧者的家庭是小型教會範本,部落的人用放大鏡觀察牧者生活中子女教育方法、夫妻互動關係、家庭理財經營等,但卻沒有因為如此而減輕對女性牧者的期待,因為部落中牧師職分是被視為專業,也是不可抗拒的權威。
       一般家庭中的女性常被比喻為長工,而女傳就像是兼顧好幾家勞務工作的外籍勞工;教會服事是天職要盡心盡力像是為主作的,教會工作除外,因為牧師是媽媽,所以子女教育不能假手他人,牧師館家務該有女主人打點等等(男性牧者牧會時,牧師館事務婦女團契會視為已任)ㄧ件又一件的接踵而來做不完似的工作,時間永遠像是別人在規劃,半夜常常來不及闔眼就睡著了。
       女性牧者最大的挑戰,服事神要保持在最高品質上,兼顧家庭生活之經營、子女教育,且要永續經營個人生命。環境訓練女傳善用時間到開車可以化妝、吃便當,擦地板可以聽演講、練詩歌,左手抱孩子餵奶時,右手握筆寫講稿,無時無刻可以禱告、默想…相信每個女傳已被操練的認清階段性任務,找出生活、工作中的輕重緩急,珍惜自己獨處機會,享受思考、欣賞、分享的時刻。
       但女性有時會有不知覺的鄉愿,將為別人付出一切當做人生目標,而忽略經營個人生命。所有階段性任務會隨著時間走過而流逝,讓人陷入失落與空虛,為了更細緻規劃人生目標,細水長流的進修計畫;經營個人等於經營所有人(投資女傳生命影響深遠),如有話說,教育一個男人就是教育一個人,而教育一個女人等於教育所有的家人,何況是經營一個教會一個部落的女性牧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