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證書

蔡愛蓮臉書同步】

畢業證書,必要時可以證明你曾在某個時段,在某一處流浪….
畢業證書名字不是我的,卻一張又一張收集成冊,必要時拾起來,可以聞到媽媽這個名字是幸福的味道….
「好像日出時的曙光, 像太陽照耀無雲的清晨, 使雨後的青草欣欣向榮。」(撒母耳記下23:4)
“Namaya tua teljar nu maljialjia, maru qadaw nu kadjamadjaman a inika namapaselem tua qerepus a teljar, a sika menguanguaq nua cemcemel a patjavililj tua qudjalj.”
祝福 賴佳華0108 生~日~快~樂~

陰霾中的祈禱


感謝神,賜下山嵐的濃霧,滋潤了大地;
Maljimalji a Cemas, pagaugaw tua qerepaw tu ljemadjek tua kadjunangan,
感謝神,賜下溪谷的雨水,豐富了世界;
Maljimalji a Cemas, pagaugaw tua qudjalj i veljeluan papeculj tua i kacauan,
感謝神,賜下田野的陽光,溫暖人心田。
Maljimalji a Cemas, pagaugaw tua cengelaw i qucaqucalj tu semljec ta tjavarung.

~~記下台灣基督長老教會達瓦達旺教會今晨的天空。

PS.中文譯排灣語

為生命計畫翻頁

 願主耶穌的降生,為生命計畫翻頁

1.我需要花時間禱告,才會真的用神的心意服事神。
2.我需要真實讀聖經,才能與兄姊有同步信仰共識。
3.我需要花功夫閱讀,才會有培訓門徒的行動方案。
4.我需要最多的陪伴,才能成為有洞見的部落牧養。
5.我需要與外界連結,才能有最新的國際宣教動向。

牧師清晨的祈禱。

故事是媽媽的獵場

說故事是每一個台灣原住民族媽媽的獵場,對沒有文字,只能口傳的民族,媽媽用傳統歌謠、故事承續著部落家族之傳統領域的耕耘。很多部落歷史與家族的傳統故事,經過媽媽一代又一代的在睡前的床邊、田埂休憩中傳述著;媽媽的創意設計與改編,讓同一個故事,在每一次的串場與結局,都會有不同的效果與精艷。我是這樣,在爸媽懷抱裡古謠哼歌長大,後來爸媽外出工作,換祖母與外婆輪流照顧,隨著vuvu(祖輩)們如伴唱帶口說故事裡漸漸的長大。

當自己也成為媽媽之後,也承續了睡前聽故事的重要儀式;只是口說故事轉變成紙本的故事書,甚至可以用厚重的手提收音機,藉著一片一個故事的卡帶取代了媽媽自編的故事場域。從口說傳統故事轉換成有文字、有圖畫、有聲的套書。最初都是用繪本看圖說故事,後來兩個女兒學會說話,她們就自告奮勇成為說故事的人。睡前說故事偶而會有些插曲,如每一次輪到妹妹說故事時,妹妹因為詞彙有限,重複著一句:「從前,從前」吱吱嗚嗚的,故事總是說不完;而姊姊都會抗議說:「妹妹講的故事,一點也不好玩」,的窘境,但是「說故事」這個人生道場,我們的家不曾關門過。

事實上,喜歡說故事的排灣族族人,無處不是故事;石板牆上的部落故事、門楣樑木上的木雕家族事蹟、傳統歌謠中迂迴靦腆的愛情故事,四步舞圈內圈外英雄事蹟戰歌傳述,媽媽寫在珠繡、十字繡上的期待,每一個排灣族的母親將最深遠的夢境,用一針一繡的寫在傳統服飾上,使故事伴隨子女一生的成長。

Ti Tjukutjuku kati Kaljaljuljalju(秋古秋古與卡拉魯拉魯)》繪本的出爐,就是延續vuvu(祖輩)們口說故事,記憶中片段的故事內容,母親的邊唱邊說的逐字回憶記錄,並藉著教育部舉辦台灣原住民族族語文學獎小說獎得獎作品。後來,用從這篇得獎作品,重新騰出中心價值,簡化故事的內容,加上艷麗的圖畫,成為人人可讀的繪本。本繪本的特色是保留排灣族傳統故事的精隨,一種生命價值的傳承,從傳統口傳故事文學,到有傳統色彩的圖畫。本繪本文字是以排灣族語及漢文對照,不懂排灣語者也可以閱讀,可說是每一個媽媽們圖文並茂的說故事尤物,並藉著故事將排灣族文化價值的分享於不同族群。並期待這是拋磚引玉,讓更多族群的故事,可以以繪本故事分享台灣多元文化的豐富。

企圖留下這篇最傳統的排灣族故事,在床邊、在任何角落,都可以成為媽媽說故事的道具。而本繪本插圖是由幼兒時故事總是說不完的二女兒賴佳安,用最純樸的畫筆,南排灣的鮮豔色彩呈現,藉著多人協助、支持並於2018年初正式在台灣教會公報社出書發表會。

在這繪本出爐之前,自己因為在排灣族教會牧會超過30年,聽過很多美麗、動人的族人故事,曾紀錄及匯集部落故事,並於2014年時出版《背袋中的寶物部落故事讀本》,而本書插畫是由自己從小聽同樣故事大的大妹蔡愛桂傳道師筆觸,並且於南世教會設教60週年慶時,當獻禮分享給與會的弟兄姊妹。期待自己從聽故事到成為說故事的人,甚至是紀錄故事也是創作美麗故事的人,哪一天也可以成為別人口中美麗的故事主角。

總是相信「故事是媽媽的獵場」,媽媽用一篇又一篇的故事,捕獲了孩童的世界,讓最善的價值、最實際的夢境及最遠大的人生願景,讓孩子們因為故事擁有最幸福的當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