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5字的簡訊

剛剛讀手機,看到我星期六去講教材教法的一位學員,在半夜寫了一則465字的簡訊給我。我盯著那句「在黑夜走路的秘訣就是不能停下來」,心思久久無法離開。

她已年過六十,人家這個年紀,早都從學校退下來了,她卻是承一股族語傳承的使命,進入校園當老師。她很驕傲的告訴我,雖然只有國中的學歷,這些年她跑遍了所有可以參加的研習,並且讀了大學。

我不單單是敬佩她,那天的學員,除了族語教師、語推人員,甚至還看到公所課長、牧師在列。我原本世俗的以為這場研習可能是甚麼必須取得的時數,結果不然,研習是開放報名,且有來自高雄、台南、台東的有志者。這使得我步步獻出畢生江湖的那一點訣,儘管訣竅有著說破就不值錢的荒謬。

自小興趣廣泛的我,照理說無法有什麼專長,但回想我大半輩子所受的裝備與訓練,似乎為自己的族群努力就是我最適合的工作。呵呵,她似乎也看出來了,用另一種隱喻的方式喚著: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衣沾不足惜,但使願無違。

謝謝她的那一句,「在黑夜走路的秘訣就是不能停下來」,如果你曾經在黑夜中行走,就會明白。

台灣原住民族致中國習近平主席

習近平先生,你不認識我們,因此你不認識台灣。

我們是台灣原住民族,生存在台灣這片母親土地上超過六千年,不是中華民族中的少數民族。我們祖先在台灣玉山、阿里山、大霸尖山、大武山、卑南主山、都蘭山以及山林、草原、深谷、溪流、島嶼、海洋流傳的故事明白顯示:台灣是原住民族的傳統領域,也是原住民族世世代代用生命守護的祖靈土地,不是中國的領土。

⋯⋯

台灣原住民族見證著來到島嶼的西班牙人、荷蘭人、鄭氏王朝、清帝國、日本國、中華民國的言行,我們跟荷蘭人簽過契約、跟美國人簽過和平協議,對抗過每一個侵略我們土地的外來民族與帝國主義,也受到後來殖民國家的武力鎮壓、威權統治,從被稱番人到台灣原來的主人,原住民族更推動著國家走上人權、民主、自由的轉變歷程。千百年來,我們仍在這裡,從未放棄我們的自然主權。

習近平先生,你不懂尊嚴,因此誤會了偉大。

在我們母親土地上建立起來的主權國家台灣,我們並不滿意,因為原住民族的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才剛剛開始被這個國家重視,台灣島上的多元民族、多元文化、多元歷史觀才剛剛開始受到這個國家肯定。但,這也是我們與所有認同台灣土地的其他族群努力形塑的國家,是不同族群正在理解彼此痛苦經歷的國家,是我們可以大聲用自己語言說自己故事的國家。我們在母親土地上自己決定想要什麼樣的國家,並積極改造它,這是尊嚴。無論人口數是300多人的卡那卡那富族,還是21萬多人的阿美族,我們每一個原住民族都有平等的自決權,這是尊嚴。

習近平先生代表中國政府所推銷的單一文化價值、統一、強權,並不偉大也不令人嚮往。對土地謙卑、尊重其他生命、與各族群共存共好,才是我們的信念。

習近平先生,人不應該傷害別人,無論這個人跟自己多麼不一樣。

習先生代表中國政府的談話,強調以武力為後盾,堅持統一台灣、實施一國兩制,並表示不會傷害同為中國人的人。但暴力是不對的,無論是不是中國人,都不應該遭到傷害。我們已經看到藏族、維吾爾族成為「中國人」之後,在「民族自治區」遭遇文化、語言、信仰的滅絕。我們看到一國兩制之下的香港人民,快速失去民主與自由。我們看到中國人民,甚至無法說出或捍衛自己的基本人權。

習先生,暴力無法帶來和平,Misawacu hanizaay masasu takid(欺侮別人的人也會受到同樣的報應;撒奇萊雅族古諺)。請帶領你的國家邁向真正的文明,停止武力恫嚇台灣人民,致力讓中國人民享有人權與自由。

習近平先生,台灣原住民族與台灣的主體性,拒絕威脅也不退讓。

台灣的國家未來,是母親土地上所有族群的自主決定,包括台灣原住民族在內。同時,沒有經過原住民族行使集體自決權之前,任何政府、政黨、團體都不得與外來勢力及國家協商,將原住民族的傳統領域併入他國領土或成為他國實質管理的範圍。這是我們守護母親土地的決心,台灣原住民族堅持了數千年,也會繼續堅持下去。

如果有一天,中國放棄扭曲的歷史觀、民族觀、國家觀,樂意成為我們的善良鄰居,而不是強行要當我們的父母。那個時候,我們會誠心舉杯,敬中國這個鄰居一杯小米酒。pasola xmnx na mansonsou!(願您每回呼吸都順暢;鄒族語)
聲明人:
浦忠成(鄒族)、馬千里Mateli Sawawan(卑南族)、Magaitan.Lhkatafatu(邵族)、伍麗華Saidai Tarovecahe(魯凱族)、夏錦龍Obay.Ataw.Hayawan(賽夏族)、Eleng Tjaljimaraw(排灣族)、鴻義章Upay Kanasaw(阿美族)、曾華德 集福祿萬(排灣族)、林碧霞Afas Falah(阿美族)、帖喇.尤道Teyra Yudaw(太魯閣族)、伊斯坦大.貝雅夫.正福Istanda.Paingav.Cengfu(布農族)、伊央.撒耘Yiyang Sayion(撒奇萊雅族)、吳新光voe-uyongana(鄒族)、潘經偉(馬卡道族)、孔賢傑’Avia Kanpanena(卡那卡那富族)、Uma Talavan萬淑娟(西拉雅族)、潘杰Watan Teymu(賽德克族)、陳金萬(凱達格蘭族)、謝宗修Buya.Batu(噶瑪蘭族)、葛新雄(拉阿魯哇族)、蘇美琅Savi Takisvilainan(布農族)、吳雪月(阿美族)。

台灣燈會第一次在屏東

台灣燈會即將邁入第三十年。台灣22縣市,第一次在屏東。

元宵節是台灣重要節慶,其中「提燈籠」的傳統民俗,只要是小孩兒、女孩兒,親子、情人,我想都是留予他年說夢痕的美好回憶。

這樣的大日,屏東八個原住民鄉,必定要共襄盛舉,好好把握「本土化、科技化、國際化」的大型觀光盛會,讓島嶼天光更加魅力四射!

昨晚33鄉鎮的花燈車在屏東市區首度亮相,2月19日到東港大鵬灣燈區大會師之前,咱們這些載著美麗風土的花燈車將會山路彎彎趴趴走,相信一定會有爸爸載著小孩追花車的畫面^_^

2/19–3/3歡迎您到「南島燈區」走走,您將會透過一個「巨大陶壺電影院通道」進入燈區,映入眼簾的會是一棵15米高的「生命樹」,其他的……來了之後,留給你上網分享!

0101-6

離開學校後…

你會不會也像我這樣,過日子老搞不清楚今夕何夕。

今天下午答應一位老師去分享原住民文化。走進教室,發覺這些設計系的大學生看來無精打采,有人滑手機,有人趴著看你,還有人吃便當。

我受的訓練告訴我:天下無不是的學生,是老師要改變。於是,我請孩子一個個起來簡單分享,他的所學與我今天的主題有什麼關係。

⋯⋯

不論他胡謅、敷衍什麼回答,我都會加以延伸的給予認真指引,漸漸的他們開始說出內心的真實恐懼,而我也開始丟一些問題請他們幫我解惑。

第一個我問了一個既白癡無聊卻也是我內心真實恐懼的問題:「我的長髮留了幾十年,請問我適不適合短髮?」

猜猜他們七嘴八舌的建議?

其中一位告訴我:「繼續留長髮吧,不要浪費了妳的背影。」哈哈哈,雖然三條線,我立刻想到前幾天發現的一張十年前背影照片,家人笑說我的背影還好有長髮遮掩虎背熊腰。

我們就這樣巧妙的進入了彼此的世界,也進入了課程的討論。最後當我喊下課,「老師再見」「老師新年快樂」「妳是教我們今年最後一堂課的老師耶」……..

這時我才突然驚覺:離開學校後,前年、去年、今年的最後一天上班日,剛好都有機緣進到學校耶。我的天職果然是老師啊,哈哈哈!

除舊佈新,新年快樂!再一個十年,盼望依然烏黑^_^

0101-5

好得令人羨慕的團隊

喜歡我的同事,什麼都好意思說。

一早在走廊,眼睛對上了掌管林業的夥伴,我的「早安」一說出口,引來他告訴我「上週在台北的期末會議,特別誇讚本縣禁伐補償,所有的10個鄉已完成發放,是最快的。」「去年不就是這樣了嗎?」我故意鬧。「可是非常感謝有的鄉還先行墊付,我們才會那麼好。」「噢,那我寫臉書讓大家知道好了(就是要逼我說這句)」

一早在群組上,捎來全國原住民土地年終檢討受獎的照片。A男「報告處長,8個個人獎,屏東縣佔7個。」B女「慧雅姐及榮英分別為全國第一、第二名喔!超讚!」「太好了,我來寫臉書(就是要逼我說這句)」

⋯⋯

他們叨念我已經好幾個月不在臉書說我們的故事,覺得我偶爾一篇也盡是回憶過去在學校的事⋯⋯揣度我是不是人在曹營心在漢?

哈哈,生活終歸是一種前進,沿途不停靠。但體驗的、相處的,比看見的始終更多。解除杯弓蛇影,萬事互相效力,謝謝各鄉及所有夥伴的支持,我們是好得令人羨慕的團隊!

0101-4

我的聖誕節禮物

冬至的早上,我趁十點鐘的會議之前,一早跑到地磨兒國小參加孩子們的婚禮。

只能用"Amazing “形容內心的感動!全校孩子穿著傳統服、使用排灣語,透過一場婚禮,將課堂所學的歌謠、舞蹈、禮俗、社會制度、動植物知識……全用上,臉部表情、舉手投足,演繹應用惟妙惟肖。

他們來到國民學校,坐在教室裡上課,與過去一百年不同的是:自己的文化出現在每一科的教科書中。無怪乎一眼望去,每位都長出了排灣族的靈魂。

最令我意外的是:成立實驗小學第一年,從上海轉來的「旻樺」出現在抬聘禮的隊伍中。

旻樺一家人當時因為來我們三地門玩,聊天中很欣賞學校的辦學裡念,決定讓孩子來就讀。家長在部落找不到房子可租,仍舊不放棄,最後在屏東市租房子,每天接送上下學。

無獨有偶,冬至的下午,我來參加泰武鄉聖誕的活動,在泰武國小碰到了已經六年級的「建廷」。

100年泰武國小於萬金教堂旁重建校園,當時建廷父母在學校對面開餐館,原是讓孩子就近讀幼兒園,後來看見孩子的健康成長,就這麼一讀就是7年,平地人建廷已經成為很會說排灣語的孩子。

我特地錄下建廷的「排灣語」,做為上帝送給我的聖誕節禮物。
1224-1

孩子們的影片得到了首獎

1222-1一早讀報看到蘇文鈺教授發起的「小小齊柏林看見家鄉影展」http://m.ltn.com.tw/news/life/breakingnews/2643367

我想起2006年,我也帶著青山國小的孩子,參加了SONY第一屆「童心協力看台灣從我的高度拍世界」數位表達競賽。

馬上請Google 大神幫忙找回憶,哈哈,找到了報導,也找到了影片。

⋯⋯

導演是五年級的曉安,她和小組成員討論題材,負責撰寫腳本。他們請主角巴曾妮的同學—二年級潘婷擔任影片旁白,並請巴曾妮的哥哥–四年級巴維恆掌鏡,日夜紀錄妹妹的生活點滴。經過不斷的剪輯取捨,最後交出8分鐘影片。

「活動評審鄭文堂表示,這個題材大人都拍不好,巴維恆在影片中傳達出沒有矯飾的真摯感情,非常動人。」

「日本攝影大師十文字美信也認為這是參賽作品中最令人感動的作品,不只是攝影記錄,更讓人感到生命的價值。」

「得到首獎的指導老師青山國小主任伍麗華坦承,資源短缺地區的孩子沒有必要凡事期待落空,我們要幫助偏鄉孩子創造成功的機會,成功為成功之母。」

那一年聖誕節前夕的頒獎典禮,孩子們的影片得到了首獎,除了每人得到一部攝影機,也一起去了日本。

我一直很懷念那段陪伴偏鄉孩子「把夢做大」「把根札深」的豪情壯志,也很期待這些美好的經驗,就像是童話故事裡沿路撒下的糖果、小石子、麵包屑,有一日帶他們「回家」。

「寶春師傅麵包」

2006年寶春師傅取得代表台灣參加亞洲區複賽的資格;2007年寶春師傅取得代表亞洲參加世界麵包大賽決賽的資格;2008年寶春師傅拿下歐式麵包個人世界冠軍!

那幾年,我在「青山國小」服務,透過常如、麗卿的協助載送,我們每幾天都有機會吃到當天的寶春師傅麵包。

寶春師傅前去參加世界大賽前,孩子們寫了許多祝他拿冠軍的祈福卡送他。他果真拿了冠軍,並且不忘記回來分享這份喜悅,他像個魔術師,用阿北的聲調訴說自己的努力,真真實實的激勵孩子們「我可以,你可以,我們可以的!」

⋯⋯

記得那一天,我做了一個歡迎牌應景—青山無花「春」也在,綠水長流「寶」自來。寶春師傅離開時,開口說這個歡迎牌是否能送他帶走?天啊,我開心都來不及呢!

後來的後來,我離開了青山國小去做泰武國小的校長,孩子們的「寶春師傅麵包」依舊在………

1212-3

 

警專實習執行任務的冠鈞…

對我們排灣、魯凱社會的許多家庭而言,在主流客觀條件競爭劣勢下,孩子能夠從事軍、警、公、教,那是多麼大的心願與榮耀。於是,在我將冠鈞姐姐考取公職的賀榜才寫好,接著聽到警專實習執行任務的冠鈞被肇事車追撞急救不治,內心真是無比的震驚與心酸。

珮玲科長告訴我:「冠鈞一家人雖然平日住在高雄,每到星期日,全家都會回山上做禮拜。」

又得知冠鈞的遺愛幫助到6個家庭,爸爸說:「我和媽媽(王清英)做了一個決定,就是將冠鈞的愛延續出去,讓需要的人因著冠鈞的愛活下去。愛,如同一粒麥子,落到地裡死了,卻結出許多的子粒。麥子,不落到地裡,它仍就是一粒麥子,讓愛走動,讓愛傳遞,如同主耶穌的愛傳遞給冠鈞,冠鈞也將愛傳遞出去給需要的人,謝謝大家的祝福。」

⋯⋯

再聽到新聞上說:「冠鈞父親帶肇事者王男進到加護病房,並在冠鈞耳邊輕聲告訴兒子,要原諒王先生,帶著寬恕的心離開,大家都愛他,他很幸福。冠鈞父親也在病房外安慰肇事者,並不責怪他,希望他以後開車能注意安全。」

我想起25年前「神話KTV縱火案」的被害人,也是一名與冠鈞同村的新婚警察,因著杜花明一家人的饒恕,縱火者湯銘雄彷彿得到一顆新造的心。幾年後,在湯銘雄要伏法前,杜花明及年老的媽媽專程趕到台北看守所,親口對他說:「銘雄,你生,是我的兒子,死也是我的兒子,無論生或死,都是我的兒子。」

如今,每次見到退休後的杜花明老師,永遠活力充沛、忙不完的事情、笑聲依舊爽朗,不就是活生生的生命見證。

讚美主,被害人與加害人和解,那是上帝的愛在動工,也唯有神的愛可以醫治傷痛。

然而,被害人的創傷是一輩子的事,盼望周遭的我們,以及政府、司法在關懷被害人的救助上,也能學習上帝修復、彌平、體貼、加給力量與安慰的愛,讓這世界的運行更有溫度。

讓我們為冠鈞的家人禱告,也為肇事者及其家人禱告。

1129-3

 

「范織欽」是我的哥哥

「范織欽」是我的哥哥。和許多當年離鄉背井只為追求更多機會的原住民一樣,小時候哥哥寄居在六龜新威客家庄人家,就近照顧其他寄居在六龜孤兒院的弟妹。在他20歲師專畢業分發到桃源鄉建山國小服務時,就把我這位同母異父也是寄人籬下的最小妹妹,接過去宿舍一起照顧。

我這一生彷彿是循著哥哥的路徑。他讀師專,我讀師專;他做校長,我做校長;他接高雄原民會主委,我到屏東原民處服務。這都是生命中的偶然。

有人說,真正偷不走的,就是吃進肚子裡的食物、讀進腦袋裡的知識,以及藏在心中的夢想。如果我在工作上有得到肯定,那都是哥哥一路悉心的指導,尤其是夢想的栽培。

⋯⋯

哥哥常常告訴我:我們原住民族在當今世代仍舊是處於艱困的位置。如同印度甘地、美國金恩、非洲曼德拉那些聖人一樣,我們原住民也有一個深植於心中的夢。

行進中的台灣原住民,為民喉舌的民意代表將帶領族人走向何方?

我很敬重我的大哥,也很相信他為民喉舌、質詢、監督的能力。四年前他辭去高雄原民會主委一職,參選高雄市議員落敗。

如今他捲土重來,我因為公務繁忙,無法幫助他什麼,謹以這首魯凱好茶族人張進德「永遠的原住民」,祝福大哥願為族人服務的心志,能夠得到大家的支持。

懇請我們原住民勇敢做自己的主人,支持「1號范織欽」,范來一定更好。謝謝您!
1125-1

伍麗華 ●現任:屏東縣政府原住民處處長 ●曾任:屏東縣泰武國小校長、地磨兒國小校長 ●本網啟站:2018.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