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

曾經靜靜聆聽文學家陳耀昌醫師,他對台灣曾經的苦難與歷史,用妙筆化作一篇篇史詩鉅作。

曾經與金鐘獎曹瑞原導演笑談,對於原住民的開朗、善良與大自然契合,他有莫大的喜歡。

於是,有一部大戲開拍。我最開心的是,導演重用了我們一致認為富有原住民靈魂的素人。

他們的詮釋,我們拭目以待!

中央教會豐年祭的邀請

二個月前,我認識的陳美鈴校長和竹嫵牧師來辦公室。除了驚訝原來她們是親姐妹之外,另一位同行的中央教會「陳誠」牧師,竟然是她們大哥的兒子。

他們連袂親自遞送7月6日在板橋體育館中央教會豐年祭的邀請,這實在令我受寵若驚。因為,這個活動早在半年前就已經打電話敲入我的行事曆。我在心裡默想:「對他們而言,這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我一定要到場。」

好事必定多磨,日子一天天到來,天知道7/6陸陸續續排入了本處同仁潔珍的大兒子結婚、我自己的佳義教會Valjakas教育牧師聘牧、四個部落收穫祭……..

我內心的狀態已經不是掙扎,而是爭戰。我到底該何去何從?!

我想到了陳誠牧師那天來訪的話語:

「藉著豐年祭,我們想做一件讓世界看見台灣的事情,所以我們要萬人一起跳戰鬥舞挑戰金氏世界紀錄。」

「辦這個活動大約需要四百萬,我們募款小組的弟兄姊妹,每天下班洗澡後就去各車站大街小巷賣餅乾,3個月就募集完成了。」

於是,我取得大家的諒解,還有同仁的代勞,決定花時間前往板橋。沒想到,立刻接到桃園市原民局的電話,他們辦理的排灣族歲時祭儀,希望我能來給旅外鄉親打氣祝福,並且活動時間接續得剛剛好,讓我這一趟北上值回票價。

哈,我真慶幸來到了新板橋體育館會場。來自全國各族群的教友們,以自己的族服、傳統舞蹈呈現在大家眼前。他們不是專業舞團,卻是表演得精采無比!

我聽到牧師說:這些演出如果誰想邀請,你是用錢買不到的,因為這些練習的辛苦與努力是無價的。

尤其是當我聽到我眼前那艘巨無霸精美的蘭嶼拼板舟,竟然是教友他們自己雕刻打造的……..我內心的震撼又凶猛又美麗,像浪潮一樣。

過去早就聽聞這個由屏東縣來義鄉文樂村族人陳鴻明牧師所創立的中華基督教安提阿中央教會,專注紀律、信心、教育的養成,並且重視排灣族文化的復振;如今親眼看見,真的令人感動,並且有很多信心功課的學習與收穫!

部落教保中心

看到孩子們唱歌跳舞,我會想到我們每個人小的時候,都曾經愛過這個世界。

擁有純淨的眼神,是孩子的本事。

所以,當我們的「部落教保中心」寄來他們的畢業邀請卡,我總會擺放在顯眼的位置。

我已經造訪了二所中心的畢典。沒得比較,因為大家都應該長出自己的樣子,好讓別人欣賞、羨慕。

上週的「美園」,田園裡的畢典,有來自許多縣市的觀摩團,令我們好驕傲。

這週的「佳平」,活動中心裡的畢典,台下的觀眾主動「插嘴」,讓每位「長官」的致詞都變成了「聊天」。

原來,用部落的方式帶出來的孩子,是這麼的真誠可愛。

一個由理事長、村長、代表、鄉長、議員支持,用整個部落的力量,辦出來的《教保中心、青年會、文健站》,我看到了神秘而深邃的遠景。

謝謝你們,總是再一次的感動我們!

被人信任的感覺真好

已經是前天的事。

《莫拉克災後十週年座談會》結束後,幾位先進及長輩離開前特地來給我讚美,像是時間掌控、議事效率、氣氛歡樂等等,我心情當然就愉悅飄飄。

到了晚上,小辣椒陸月嬌議員還特地來電,說在席間默默觀察我和團隊的表現,誇讚我們辛苦了、很不錯。於是,我就繼續快樂的一路好眠。

⋯⋯

照說,我本來就應該將會議的結果藉臉書記錄、報告一番,但事情像忘了關的自來水流個不停,實在無暇書寫。

剛剛得空檢視line訊息,出現了魯凱民族議會主席包基成,以及尊敬的台邦院長給了我鼓勵,我又迅速長出美麗的心情。

「良言一句三冬暖」此話確實不假,感動之餘,我回應「啊,現在才看到。謝謝,超級感動。前進的路上,就把處理問題當作紮營,待雲霧散去,我們就可以繼續挺進。在此之前,我們大家一起鍛鍊,要很壯才行!」

謝謝所有與會的前輩先進,我想,我們是願意把問題一直放在心上的人,因為只有如此,ㄧ旦看到可能,就有機會握住,問題也就迎刃而解。

謝謝大家的信任,能夠被人信任的感覺真好!至於座談會的重點與突破事項,就留待下一場次的座談會之後,我再提出來分享嘍!

我還是原來的我

剛剛,週末下班時間一過,科長進來看到我桌上的教材,笑我讀的什麼書啊?!我說「審教科書二校」,她笑我「那麼始終如一」。

我想起自己在21歲不滿的年紀結婚時,伴娘問我會不會很快就結束?這一走就是29年。

我想起從前考取主任資格準備回到原住民學校服務時,校長勸我先留在平地服務。我知道校長愛護我,怕我到山上學校會「變質」,但這一路走來,我走過的原住民學校都很好,而我也一直都很好。

我也想起離開教職借調原民處時,許多愛護我的長輩朋友,不能適應我可能會變成他們不認識的伍麗華。但這二年多,原民處創造了都會區族語安親班,原民處即將有部落之心民族學校,而我和這些老夥伴,也仍舊繼續發展排灣本位、魯凱本位教科書。

時間再倒回今天中午十二點,我還捧著一碗鍋燒麵,坐在電腦前與「為台灣而教TFT」的董事們進行視訊會議呢!

朋友,不要為我擔心,不論何時何地,都是日常生活,我還是原來的我。

★點圖進入本文臉書
★點圖進入本文臉書

江炫昌

今天,府外參加3個活動,府內主持2個會議,照說應該沒什麼時間用臉書寫日記,但是少女心的我,因為在今天看到了「籃球博士鄭志龍」,怎麼樣也要炫耀一下。(其實是為了要幫大家介紹一部屏東人的好戲啦)

對排魯孩子來說,籃球是一個逆天運動。

民國81年,高中生「江炫昌」,三地門排灣族人,幫屏東高中拿下隊史第一座HBL冠軍。自知天生條件不足以投入籃球界的他,踏出校園後從事其他職業。

100年,江炫昌來到以排灣族為主的來義高中籌組籃球隊,終於回到了自己熟悉的領域。

面對條件不合格的球員與設備環境,做為一個教練,只好花工夫拖自己的朋友、同學下水,籌組後援會支持開銷及陪伴。

這支來義高中的隊伍,黝黑短小,但是擅長窒息式防守,讓對方難以得分,就算是200公分的長人,也討不到便宜。成立不到三年,成為高中籃壇勁旅,號稱讓人聞風喪膽的「黑潮」。

我在記者會致詞中提到「人生精不精彩,如同電影好不好看,動人的故事絕不能是平鋪直敘,狀況迭起、化不可能為可能的劇情,才能扣人心弦。」

人生就該節制悲觀,按照既有的恩賜發揮,即便上演令人心酸的喜劇,往往更有可能叫好又叫座呢!

謝謝原民台看中這個故事,找來鄭志龍、包卜等人演出6集的電視劇。

好戲今天開拍了,明年3月原民台見!

★點圖進入本文臉書
★點圖進入本文臉書

農民的辛酸事

在我的生活及工作中,經常可以聽到農民的辛酸事。

就像昨天聽到部落的一位大哥跟我抱怨「以後不整理檳榔園讓它隨便長,付出的成本划不來」,理由是「那麼辛苦的施肥、除草,價格那麼差,如果以年薪來算,一個月平均才三仟塊收入…….」

我今天上午面試通路據點人員,一位阿美族的應徵者提到他一直忘不掉家鄉土地的芳香,於是回鄉陪爸爸種稻米,流汗耕耘一年,一公頃也不過十萬收入,深刻體會父親的勞碌,也讓他打消了回鄉當農夫的渴望。

⋯⋯

每次聽到老實農夫的辛酸,我除了跟著心酸,除了跟著憤恨環境,也期待能夠積極的做些什麼。

今晚臉書私訊傳來—-

「真的很抱歉打擾了妳,真的很希望你協助幫忙我們家的檸檬、鳳梨、情人果,全部都是不噴農藥跟化學肥料,我們有無毒證明。我父親辛苦栽種努力,人工拔草,就是不打農藥或化肥,來給大家最棒的健康水果,檸檬的皮不苦,鳳梨是一年六個月的等待長大成熟,但是那麼好的水果,我們根本沒有管道,我也是很認真幫爸爸去部落賣。我們的鳳梨,比較綠的可以放大概14天,這就是沒打藥的魅力。」

這是一位女兒透過臉書訊息行銷爸爸的農產,我不認為這是廣告,我聽到這是「來自土地的聲音」。我想,對每個月固定領薪的我們而言,實在是應該用舉手之勞給這些雙手摸土雙腳踩地的農民一個支持,讓好物(美好事物)生生不息。

★請點圖進入本文臉書
★請點圖進入本文臉書

和兒子相處的每一天

晚餐,我們閒話家常,提到兒子今早在教會打爵士鼓的模樣,下巴抬高高,嘴角、眉毛揚起來,笑他那副自信來得莫名其妙。

見我給他漏氣,「我到底是不是你兒子?」「不是」,他沮喪神回「噢,阿姨好」,我只好誇讚「你的吉他彈得比爸爸好」,他高興的回「媽媽,我都是遺傳妳齁!」我說「你真是不簡單」,「這很簡單啊」……..

於是連續的叮咚聲,爸爸將三張照片傳到「一家人」的群組裡。那是上週兒子畢業典禮早上出門前爸爸側拍的影像記錄。我因為議會的定期會,只得缺席他高中階段的畢典。青春期的孩子,我特地為他「打扮」一番聊表心意,還拿吹風機吹了一個連他都覺得帥的髮型。

感謝主,這個出生850公克,一歲八個月才學會站,至今喊每位同學都還是「同學」的年輕人,竟然讀完高中,接著準備上大學了。

和兒子相處的每一天,我都可以有講不完的笑話跟同事分享,也有說不出口的心疼。在他身上,我看到了自己白白得來的恩典,也看到了神在每個人身上的動工。

日子其實是這樣子的,你可以把它當做一種囚禁,但你也能視它為邊界與邊界的可能的交換,永遠保持去尋找更多歧異小徑的信念。更好的或者更壞的,暗無天日還是風和日麗,都源自你採取什麼觀點穿越。

我剛剛告訴他,你18歲了,我開始期待你成家嘍!「為什麼?」「因為我知道你是一個可以耐心聆聽、陪孩子說故事玩耍、啟發孩子創意思考的好爸爸丫!」他很認真的同意了。

★請點圖進入本文臉書
★請點圖進入本文臉書

記者來電詢問我的看法

除了記者詢問,這二天也都有人聊起問我。

這麼說吧,事件中貴族女孩感受到的屈辱,我感同身受;核心領袖對於傳統規範失序的難以忍受,我也能琢磨體會。面對歷史共業,對失根的一代而言,社會又豈能苛責。許多社會的問題都要回到教育來救本、治本,因此,當記者來電詢問我的看法,我呼籲應當反省、正視學校實施民族教育的必要與重要性。

重建主體,是當代原住民最急迫需要的。誠然,人的行為,受到國家法律的規範;然而文化的行為,必須回歸族群本身的規範,族群的「主體性」才有可能展現。

「主體」要如何長出來?這涉及到人類是如何認同自我與分類其他人。

這就好比國與國之間需要疆界,以避免資源上的掠奪,也可以劃分對所屬領域的責任。一旦人民不清楚自己與他國人民的關係,國家就如同沒有界限,在關係中就無法保護自己,無法為自己的不舒服伸張正義。

不論國與國、族與族、人與人,「界限」都是很重要的東西,它在畫分「我」的位置與「他人」的位置,它讓你知道,你是誰,你不是誰,什麼是你的,什麼不是你的。一旦不清楚你是誰,也就無法為自己提出正當性。

也許有許多人主張應打破疆界,認為疆界會禁錮我們,傷害他人,事實不然,界限也可以帶來安全感和力量。界定主體,才不至於被他人吞沒,找回疆界,即找回主體,你的界限,決定你的力量。

當少數遇見多數、非主流碰上主流,「和而不同」是古聖賢呼籲人們應追求內在的和諧統一,而不是表象上的相同和一致;在今天,「和而不同」更是人類共同生存的基本條件和基本法則。

當世界走向一元,台灣有多元的各族群優勢, 讓我們長出主體,彼此守護,彼此壯大,相映生輝。

另外對於法官審理,也能觸及文化脈絡的探詢,嗅到我國司法人員的文化敏感度有在進步,不免也為自己常受邀為司法人員做文化講習這件事,真心感受到他們是玩真的。

◆請點圖進入本文臉書
◆請點圖進入本文臉書

二位手牽手的老男孩

秘書長傳來照片,二位手牽手的老男孩,說是我認識的人。

沒錯,我一眼便認得,二位都是高個兒的客家王子。右邊黃校長是他父親,左邊劉校長是我從前的校長。黃校長兒子是我目前縣府的秘書長,劉校長兒子是我研究所時的所長,後來做過屏教大校長及客委會主委。

這二位老男孩於68學年度在瑪家鄉筏灣國小共事,21年次的劉祿德是校長,30年次的黃國光是主任,69學年度黃主任赴任霧台鄉阿禮國小校長。啊,僅僅一年的共事。

⋯⋯

這二位硬頸的客家校長,多少年來各自忙碌精采,隨意出手便是鋒芒畢露,如今見面,從容的牽手踏步,令我不禁好奇這短短的一年共事,彷彿曠野一樣的無邊無窮,想必這裡面的情份紮實,深深地刻骨。

時過境遷,這起初的不論「筏灣國小」還是「阿禮國小」,都已經在地圖中消失。然而當年長官與部屬間的換帖情義,毋需時時掛在嘴邊,也毋需時時跟隨,而是把自己的肋骨換出去以後,拿到另外的肋骨填進自己的胸膛,成為一輩子的理念追隨,發芽又播種,乃至遍地開花、桃李芬芳。

我喜歡照片裡這二位牽起手的老男孩,這手勢如此稀罕又從容,在在教人喜歡,是愛,是榜樣。

★請點圖進入本臉書
★請點圖進入本臉書

伍麗華 ●現任:屏東縣政府原住民處處長 ●曾任:屏東縣泰武國小校長、地磨兒國小校長 ●本網啟站:2018.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