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26a.伍麗華立委專欄

曾任國小-教師、主任、校長;原住民處處長;2020年2月1日就任立法委員〈佳義長老教會姊妹〉

蔡總統到訪安慰謝代表家屬

【回享屏東縣政府原民處伍麗華處長

.

4日前接獲8月22日行政院長要來視察明霸克露斷橋的消息,謝宜真代表的家屬及其代表會同仁,將他們的訴求向我表達,希望我代為陳情。
我請辦公室寫好陳請書,轉給行政院辦公室知悉,我也祈禱隔天的院長視察能夠有所回應。
當天,謝謝院長給予立委們說話的機會,我也把握這個時候,將謝代表家屬及同仁的心聲代為轉達。
院長回應時表示:搜救工作會持續進行,如果真的沒有好消息,也希望高雄市府及原民會能夠盡力協助。
昨日,聽聞9月4日(今天)蔡總統要來桃源慰問這段時間辛苦的公路、軍、警、消人員以及謝代表家屬。果然,今日市府陳其邁市長及原民會夷將主委與總統連袂出席,結合公部門及民間的愛心,帶來一筆260萬的慰問金交給家屬。
謝代表8月11日勘災遇難失蹤至今24天,他的先生每天都會去河邊尋找,可以想見家屬的心情。陳市長多次的探視,蘇院長、蔡總統的到訪安慰,我相信無論如何都為家屬帶來了心靈上的慰藉。
未來,民意代表的撫卹問題、河床大量淤積砂石的問題、極端氣候下的工程難題⋯⋯,都是我們要面對如何修法的問題。

原住民族日前夕3

【回享屏東縣政府原民處伍麗華處長
 .
4正名運動未曾結束,族人的聲聲呼喊仍在凱道蕩漾,直至得勝才驟然無聲。
自1994年8月1日「原住民」正式入憲,具有歧視、同化政策意涵的「山地山胞」稱呼,隨時光漸漸在社會中被抹除。而當年正名運動的成果,替當代原運開闢前行的路,其精神也滋養後續一代接著一代運動者成長。
這27年間,族人爭取有關文化權、財產權、生存權、認同權,乃至於民族自治等權利落實不曾停過。過去我埋首校園進行原住民族本位的教育改革,雖較少機會親身參與,多是遠端支持祝福。而在大家的託付下成為民意代表,幾次前往原運現場進行聲援,看著這一代的原住民族青年,透過網路發起議題、號召動員,成為推動著體制變革的助力,心裏由衷感佩。我身負為族人監督政府的責任,樂於與青年朋友交流,進而透過質詢或與各部會溝通,調整不合適的政策或法律。
這一期的原視界雜誌中,介紹6個原住民青年組織,有凝聚年輕力量串聯原住民青年的「#原住民族青年陣線」、致力打造屬於當代布農青年的對話的「#臺東縣布農族青年永續發展協會」、無懼社會眼光勇敢現身給人勇氣的「 #臺灣原住民同志聯盟 」、用文字安撫自己療癒他人對於平埔族群身分認同迷惘的「#沒有名字的人 」、積極參與聯合國組織為臺灣原住民發聲的「#LIMA原住民青年團」、發起花蓮近年來規模最大的環保抗爭行動的「#花蓮中區青年小組」。
在原住民族日前夕,我想邀請您以敏察的眼、柔軟的心來認識這些年輕人。或許您身邊也有為部落、族人正在努力的青年,也請你支持他,支持我們原住民族未來的希望。

原住民族日前夕2

【回享屏東縣政府原民處伍麗華處長
3跟預期的一樣,疫情警戒降級後,行事曆又再度茂盛,期待所有期待恢復的事情都能如此。
早上我在自己的生活圈參與敬重長輩的告別儀式,又匆匆前往教育界老朋友的歡送迎新致意。下午的我已在台北參加「原照會」長照檢討會議,表達完意見接著跑去順益博物館為「原舞者30系列」加油,這是我今天很重要的事情,就像他們很慎重的邀請我一起爭取辦理這意義重大的三十週年。
其實,我對原舞者的印象,一直執著地停留在「他們用族語唱歌」,因為這就是留在我腦海最深刻的感受。
話說從頭30年前,有一群長期離開原住民部落的年輕朋友組織在一起,在部落長者及人類學者的協助下,透過田野調查,用身體的記憶學習原住民歌舞藝術,並將學習成果推廣演出。
回想自己的32年前,那時我剛出校門教書。魯排族的我,教孩子唱、跳「阿美三鳳」,因為這就是我腦袋裡認為的「山地舞」,也是我會的山地舞。
十年後(22年前)學校的大會舞,我以為自己進步了,把鄒族、卑南族、泰雅族所有好聽的族語歌曲串在一起編了歌舞劇。
回想過往,全然的自我感覺良好,不知道自己荒腔走板、錯得離譜!對於身為一名原住民籍的國民教育階段的老師,實在是可怕又可憐。
幾十年來,族群意識的萌芽,我走得篳路藍縷,這也是我們這一代的共同命運。
直到12年前,我身為泰武國小校長,我們拒絕參加合唱比賽,拒絕用西方美聲唱歌,拒絕教孩子唱不是自己部落的歌。「在對的時間、對的地點,用對的聲音、對的語言唱對的歌。」這是我在泰武國小泰武古謠傳唱 Taiwu Ancient Ballads Troupe重新學習的功課,也只有如此,才能帶領孩子回到教育的本質、進行有意義的學習。
這些年,大家可以看到Suming 舒米恩以莉.高露 Ilid Kaolo王宏恩 BiungAdo 阿洛Sangpuy 桑布伊⋯⋯愈來愈多人勇敢的用族語踏入主流歌壇,尤其是Abao阿爆(阿仍仍)的全族語專輯突破主流音樂,獲得2020金曲獎年度最佳歌曲的肯定,長江後浪推前浪,如同布拉瑞揚舞團 BDC引起的注意,這些都是來自原舞者學習與薰陶的軌跡。
致敬,原住民正名27,原舞者三十,不僅僅而立,還要而歌、而舞、而說,邁向成為「真正的人」!

原住民族日前夕1

【回享屏東縣政府原民處伍麗華處長
2再過幾天就是我們原住民族的大日,值此時刻,不論是面對原權前輩,或者想到為國爭光的原住民選手,我都會感到慚愧,反省自己到底能為原住民族做什麼?
想想這次的東京奧運,阿美族舉重好手郭婞淳 KUO, Hsing-Chun奪金成功並創下多項紀錄,排灣族青年楊勇緯 Yang Yung Wei首次參賽拿下柔道銀牌更開創台灣奪牌新領域,現在大家都說原住民選手為國家穿金戴銀。
另外,鄒族方莞靈;布農族江念欣-MaLia、高展宏;排灣族陳柏任;泰雅族林佳恩、馮俊凱、;阿美族蘇柏亞、謝喜恩、楊俊瀚 Hank Yang陳傑JC、林真豪、陳念琴﹣I’m Nien-Chin,CHEN等老將新秀,已完賽的選手表現亮眼,準備上場的亦有望奪牌。
不過,當原住民在奧運會場為國爭光,舉國歡騰的同時,外界可知台灣「原住民」這三個字多麼得來不易!
這百年來,原住民呼求正名權、土地權、自治權,但是,僅僅一個「正名」就非常辛苦。
追溯至1984年,全台各地的原住民權利前輩們,組織了「#台灣原住民權利促進會」,確立了不要被稱為「山胞」的正名運動路線。
直到1992年國民大會的討論,當時執政黨並不支持「原住民」這樣的稱呼,提出了「早住民」這個名詞,在原住民族人堅持之下協調未果,維持「山胞」(1992.5.8臺灣時報)。
6月23日,原權會在總統府前發動「正名權、土地權、自治權」入憲大遊行,37個原住民族團體響應,全國族人及各界聲援人士,包括當時民進黨籍國大陳菊(花媽)等3,000 餘人參加,是歷年來原住民族抗爭活動參加人數最多的一次。於屏東瑪家鄉文化園區辦理的「第一屆台灣原住民文化會議」,李登輝總統出席致詞,並以國家元首身分稱呼「原住民」,這是歷史上的第一次!
7月1日李登輝總統接見原住民族抗爭代表,承諾支持正名運動。7月28日國民大會經兩輪表決,一票之差驚險過關,歷經10年的抗爭,「山胞」終於正名為「原住民」,8月1日公布憲法增修條文,「原住民」稱呼正式納入憲法。
明天(7/30)李登輝前總統逝世週年。對台灣民主來說,李登輝是第一位民選總統;對台灣原住民來說,李登輝是第一位給予原住民尊重的元首。我相信,這是因為他清楚知道,台灣是多族群的命運共同體,必須走向釘根本土、平等、尊嚴的民主社會。
寧靜致遠,正名之後,期待土地、自治的理解與前進!

林振華牧師~謝謝您

【延伸閱覽伍麗華立委專欄

.
4
2012年,44歲,3個孩子的爸爸,負擔全家經濟重擔及貸款的中年失業丈夫,一個拿著中山大學碩士班入學通知的老學生,在茫然低谷中,做出念書的決定。
2014年8月,在現任教育部次長蔡清華教授的指導下,他取得教育碩士學位。也就是在此時,我第一次認識他。
由於我的好朋友政大Ping Nga Ong王雅萍教授,知道我們103年8月揭牌的原住民族課程發展中心,需要聘用一名行政,她特別推薦高徒「#林振華」,說是政大民族研究所很優秀的學生,同時也是中山大學碩士。
我電話打去,邀請他來我的學校泰武國小做文化增能講習(其實這也是測試他能耐的意圖)。
當我開口問,是否願意擔任課程中心行政人員?他回答要去玉山神學院讀道學碩士。我心裡想,這個人怎麼那麼愛讀書?!
(我後來聽說,原來他曾經考上師專,卻因為色盲無法入學,去讀了台東高中。 又隱約得知因為家境的關係,畢業後做過許多辛苦的工作。)
當我再見到他,是在臉書,他已成為崇蘭教會的傳道師,每週都會將禮拜做現場直播,同時也會在一些活動看見他擔綱主持工作。
直到我在2019年八月接受徵召宣布參選,九月初的某一天,他提著一台筆電到我縣政府原民處的辦公室,打開筆電畫面,秀出一個設計好的布條,上面斗大的「月亮那麼圓—伍麗華讓原住民的夢更圓」標題吸引我的目光。
他說「送給妳」,中秋節快到了,要我做成布條去掛,讓全國的人認識。
在我還不知道到底該如何面對「選舉」的時候,彷彿上帝差派一位天使來到我的身邊。
他私下跑去採訪我的娘家、婆家,我的故鄉、學校,幫我做形象、宣傳影片,然後為我建了一個臉書做大外宣……
我從來沒有問過牧師為何來幫助我,我選上之後,也忘了問。
直到去年2020年3月4日,我參加了他的「封立牧師」授職禮拜,看到手冊上牧師的「就任詞」,我才恍然大悟,明白林振華牧師是如此特別!
他說到自己經歷無數的人情冷暖,對於那些雪中送炭的愛是刻骨銘心的,也是令自己想要用心去回報的。對於自己四年的聘期,他在就任詞的最後一句特別寫下「四年後教會需要吸收不同的養分,也需要不同牧者的牧養,讓教會邁向成熟長大並獨立自主。」我恍然大悟,他的愛是大江大海的「大愛」!
2021年4月7日,在林振華封立牧師的一週年,他睡夢中未再醒來。
當天,曾智勇主任通知我,告訴我,他哭了,我說,我也是。我們二個人邊哭邊笑,納悶為何想哭?
我隔天去慰喪,看見師母,我終於明白,並且親自告訴師母:「牧師一定是每天為我們禱告是不是,否則我不會如此不住流淚?!」
師母回:是的。
敬愛的林振華牧師,此時此刻,我如此確認您是屬靈的、是不凡的,也許正是如此,在這準備起飛的時刻,您蒙主寵召,我們不捨,但,那又如何,這屬世的一切不過如塵土。謝謝您教會我們許多事!
明天,您的告別盡程禮拜,麗華不克出席,我在這裡向您請假。我知道您不會介意,因為您就是希望我好好的做好「立法委員」。先讓您知道:等我不當立委了,再告訴您我有多感激您,好嗎?

2012年,44歲,3個孩子的爸爸,負擔全家經濟重擔及貸款的中年失業丈夫,一個拿著中山大學碩士班入學通知的老學生,在茫然低谷中,做出念書的決定。

2014年8月,在現任教育部次長蔡清華教授的指導下,他取得教育碩士學位。也就是在此時,我第一…

伍麗華|Saidai / Reseres 發佈於 2021年4月14日 星期三

「東海」部落-「小山地門」

【延伸閱覽伍麗華立委
本文臉書

◆本影引自伍麗華|Saidai/Reseres粉絲專頁 2021/3/12
◆本影引自伍麗華|Saidai/Reseres粉絲專頁 2021/3/12

半年前,長樂教會的Vavauni牧師聯繫我的辦公室,希望我陪同「特見」一位獄友。
今天,牧師來到辦公室,除了感謝那次的特見解決了教會的難題,同時也帶來延續前案的又一個「請託案」。
她說,她所服事的滿州鄉長樂教會,當初建造教會的第一代教友,是1950年代(民40)從北部三地門鄉德文、達來、賽嘉、好茶一帶遷徙過來的。
當年為了要取得較好的生計條件,聽人說南部有可以種水稻的良田,因此集結遷至牡丹旭海村第8鄰(現在國家中山科學研究院轄地) ,逐漸聚集成「東海」部落,在google地圖上,仍可找到舊址的標記,名稱是「小山地門」。
當時東海部落由36戶組成,遷徙的族人希望在當地延續基督的福音,因此從自發性輪流在各家聚會,一直努力到集資籌設了東海教會,成為恆春半島第一批的宣教福音。牧師告訴我,編寫排灣語聖經的英國人懷約翰牧師,以及排灣族第一代牧者,都曾到此地關懷異鄉的家人朋友。
民國65年,政府以設置九棚基地為由,倉促的以軍卡車將族人遷徙至現在的長樂村大公路,過程中族人的經歷實在令人不捨。Vavauni牧師告訴我,好朋友讀孤讀孤牧師回憶小時候的那一天,睡了一覺醒來,就發現自己已經在一個陌生的地方,甚至在外地工作的族人,返家後才發現父母親、家人已經搬到長樂。不僅如此,當時連個遮風避雨的地方都沒有,只能寄住在別人的家戶屋簷下,後來在長老教會總會的交涉下,政府才同意替遷徙的族人建屋,雖然後來發現,那批房子都是海砂屋……
對於東海(tua Qaljapan)部落的族人而言,那是一段狼狽、沒有尊嚴的驅趕,而那個倉促離開的舊部落,遺留的是先人的遺骨、成長的回憶和歷史的真相。因此重建部落的歷史、開創一條尋根的路,是他們最急迫的盼望,也是我認為轉型正義工作實踐的重要一步。
聽完Vauvauni牧師長長的故事,好敬佩她願意扛起這個十字架。所以,我也毫不猶豫回應:「好,我來,我願意,我們一起努力!」

族人們、獵人們,我們會一起找到回家的路

◆本影像取自 伍麗華|Saidai / Reseres 臉書
◆本影像取自 伍麗華|Saidai / Reseres 臉書

回到辦公室,身邊的人都明顯聞到我身上一股「煙燻」。沒錯,我從司法院回來,那裡升起「狼煙」,今早一群人護送 #獵人王光祿,上大法官釋憲的言詞辯論庭。
受到許多青年、團體的號召,以及族人的邀請,早上7點半,我抵達司法院,因為今天在憲法法庭有非常重要的釋憲案討論,是有關我們原住民族狩獵的適法性問題如何更臻完備。在大法官言詞辯論前,我特別親自前來表達對獵人、青年的支持與尊敬,我與族人們站在一起、一同燃起狼煙,送上我誠摯的祝願。
原住民狩獵文化與法律衝突的指標案件 – 布農族獵人王光祿案,在許多人的努力之下走進了台灣司法的最高殿堂,也創下了法制史上的眾多前例,包括了 #首次由最高法院聲請大法官解釋,甚至已有高中公民教科書將此案選入課文,皆足見其重要性。
狩獵對於原住民族來說,是蘊含了我們的生態知識、倫理規範與價值觀念的行為。不分族群,獵人在部落裡都備受尊敬,但卻不見容於法治社會,狩獵變成要偷偷摸摸進行、獵人被貼上犯罪的標籤,且被迫要使用落後的獵槍,造成生命安全的危害。所以 #我在去年也提出了槍砲條例的修法,要讓獵人可以合法使用更安全的獵槍。
有 #許多青年朋友們,從前晚就自發地在司法院門口為獵人們的權益守望。過去這段時間無論是從網路串聯、或是當面的告知,我都深刻感受到青年們面對文化式微、獵人受辱的不安,對於青年自發的系列行動,我一直密切關注進展,也致上深深的謝忱。
大法官在上午9點開庭後,一路審理至下午接近1點,聲請人與聲援的族人也再次舉行記者會,報告庭訊的過程。助理也告訴我,#過程中可以感受到大法官在努力嘗試去理解原民生活的文化價值,為此我心存感激。依照規定,大法官要在言詞辯論後2個月內發布解釋,#期待大法官可以聽見我們的心聲,讓大法官宣告不合時宜的法律違憲。
不論你是原住民、非原住民,今天我們各在一方,透過現場的講述、寫作、祈福與靜默,願上帝的祝福臨到臺灣原住民族,願智慧的靈與柔軟的心充滿在憲法法庭現場,讓一切歸於美好。
族人們、獵人們,我們會一起找到回家的路。

回到辦公室,身邊的人都明顯聞到我身上一股「煙燻」。沒錯,我從司法院回來,那裡升起「狼煙」,今早一群人護送…

伍麗華|Saidai / Reseres 發佈於 2021年3月8日 星期一

舊筏灣

過去常有人請我推薦原鄉何處去?龍應台老師去過霧台之後,回訊寫著「今天霧台之旅,超過我的想像。任內也跑過不少部落,但是霧台的景觀之美和文化之醇厚,我還想不出哪一個部落可以與之相比。」

這次,我們驅車前往海拔810M的「舊筏灣」,從文化園區出發,半小時可達。前幾年推動屏北旅遊的時候,我們將它命名「老闆找不到」遊程,因為,這裡沒有電力、通訊。

如果說霧台是公開版,舊筏灣就是隱藏版。⋯⋯

這裡,曾是屏東境內大型的排灣族部落,這些年在大家的努力下,至今得以保存完整的石板屋聚落,去年並榮獲2019年亞太旅行協會文化與遺產類的金獎。

這一次,太陽之子排灣族石板屋不再黑暗。屏東縣政府以不破壞石板屋結構、不改變部落生態環境等原有環境衝擊最小的方式,每戶設置移動式1kW太陽能板,並設置太陽能儲能設施,點亮石板屋的夜晚及生態旅遊契機。

有幸自己能夠參與這些地方事務的推動,衷心期盼每個部落的光芒都能一一被擦亮。

★請點圖至原文
★請點圖至原文

108年禁伐補償金短少說明會

★請點圖進入原文圖臉書
★請點圖進入原文圖臉書

今天早上,我和 蘇震清 委員一同前往三地門,參與屏東縣政府辦理的108年度禁伐補償金短少說明會。

在會議中,我表達三點主張:

第一,「原住民保留地禁伐補償」上路三年,這段期間,陸陸續續出現部分施行上的爭議,每次的年終檢討會,我都會責成原民處同仁將建議提出。感謝 原住民族委員會 的傾聽和努力,許多不合理的限制條件,將從今年(109年度)開始排除。⋯⋯

第二,我提出「對於108年度核定短少的土地面積圖資,若是經過與107年度核定的圖資比對,確認毫無變動,則應比照107年度核定結果發放補償金。」謝謝原民會同仁當場允諾,同意我的看法。

第三,我表達「全面禁伐補償」不同於「獎勵輔導造林」,政府應還原「禁伐補償」的精神,國家為了國土保安、環境生態需求,讓原住民的土地利用遭到限制,政府就有責任給予合理補償。所謂「有土斯有財」,但是對原住民擁有的保留地而言,卻是銀行無法貸款、土地利用處處受到各種法令限制,怎麼有財呢?所以我主張,只要土地不動,政府應全面按照土地面積給予補償,這就是禁伐補償的精神,也是賦予土地主人的尊嚴。

隨著「原住民保留地禁伐補償條例」的新法上路,補償的範圍將會擴大,我會在國會積極監督、協調,確保政策推動順利,更不排除針對不足之處再次啟動修法,一定要持續為全國族人爭取應有的權利和尊嚴!

#伍麗華與鄉親在一起 更多

今始我新職稱是「立法委員」

★請點圖進入本粉絲專網賞全影像
★請點圖進入本粉絲專網賞全影像

在每個人的生命歷程中,可能會有不同的「職稱」。

我曾是27年的教育工作者,那時我的職稱是「老師」、「主任」、「校長」;我的職責,是在學校貢獻我的專業,照顧好每一個孩子、每一位老師,讓學校成為學習、成長、愛與榜樣的大家庭。

我也曾是3年又4個月的行政工作者,我的職稱是「原民處長」;我的職責,則是要帶領原民處的同仁,一起服務屏東縣的族人朋友,創造原住民的安居樂業,以及文化的傳播與傳承。⋯⋯

從今天開始,我有了新的職稱,是「立法委員」。

這是一個全新的挑戰。當老師或處長,可以憑藉個人努力,或他人的肯定跟提攜,但是當立委不一樣,如果不是全國各地族人一票一票的支持,我無法來到國會殿堂。

從今天起,Saidai伍麗華必須盡最大的力量,認真服務全國的族人,認真推動原權的法案。原權前輩的努力讓我們能有今天,從今而後,我們更需要一步接著一步,繼續往前開拓原住民族的未來。

我是立法委員Saidai Tarovecahe 伍麗華,請大家多多指教,請大家和我一起,走出原住民族「又新又活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