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 佳崇教會/ 師丈賴約翰 發表的所有文章

我的岳父-比悠瑪部落人傅信德

 

●傅家與三位女婿25年前的合照
●傅家與三位女婿25年前的合照

五十年代初期,岳父-傅信德,在深山大武山境內的舊平和部落,與當時族人唐榮福競選村長以兩票之差敗選。之後,轉換人生看法,認為應關心子女教育,決心未來不再參選,因此舉家離開舊平和部落遷居平地潮州鎮。每個月300元租金住在簡陋房屋,岳母以洗衣服賺錢,岳父在原住民部落蓋房子蓋教會建築業賺錢維生。之後由於舊部落平和之世交蔣家(蔣秀花),遷家到屏東市子女仁愛國小就學,因此岳父全家又遷至屏東市與蔣家相互照應。1969年(民58年)時,岳父與蔣家隨平和舊部落剩餘之53家,遷村下山至現居地。孩子在潮州光華國小就學。期間岳父曾有機會到沙烏地阿拉伯從事公路建築(如中村教會洪玉金長老父親),但因不放心年幼的孩子們而最後決定沒有隨從。

七十年代,我已是國小教師尚未結婚,並在平和長老教會(現比悠瑪長老教會)任執事後長老職,與教會執事傅信德(當時還不認識他女兒,差我十歲的內人傅梅珠牧師)同工。在我印象傅信德執事是很少說話但是非常熱忱以行動參與教會事工的同工,尤其在建築技能自不在話下。特別是在木料的手工工藝技能是他強項技能無師自通。長老教會排灣中會的比悠瑪教會、中心崙教會、楓林教會、牡丹教會、南世教會等正堂禮拜堂椅子,都出自他巧奪天工完美無缺技術獨立完成。而如今他嫁出去的女兒們家之書櫥櫃等凡木製家具,都是出自岳父傅信德親自設計製作。

四十年代中期後,基督福音傳到舊平和全村歸主,當時岳父看見教會傳道人在教會的事奉非常崇敬。因而興起讓孩子們接受正常教育,期望孩子們未來都能夠成為教會上帝的僕人,而毅然舉家離開部落搬到平地城鎮潮州鎮。岳母對家庭經營與教育子女,夫唱婦隨同心協力,生了六個女兒,一個兒子(Vusam)。兒子年幼罹患腦莫炎沒來得及醫治終生殘疾,二十餘歲託養政府機構照護二十餘年,已安息主懷。而這也是早年傅家列入低收入戶家庭主因。

孩子漸長。岳父說:「當年我讓女兒傅花香就讀淡江中學,期望她未來能讀台灣女子神學院(後讀花蓮玉山神學院)。傅梅花讀玉山神學院。傅梅珠志在當國小老師,考台東師專體育班術科達到分數,但筆試以微差分數未能錄榜。有意報考台中體專,但我拒絕,我還是深期望她能讀神學院,向溫信臨牧師索玉山神學院報名表強制報名。傅梅娟高中畢業後,報考就讀玉山神學院。而這四位讀神學院的女兒們,最特別的是傅梅花,從國小時,她就立志未來要讀神學院,當上帝的僕人…..。這一生我最深感滿意安慰的就是我四位女兒讀神學院,三位成為神的僕人牧師與傳道師。….」

岳父另外二位女兒,堅決未從岳父期望而另謀其路。老么女兒傅梅珍武潭國小六年級時,我是她級任導師。

另依稀記得,我讀師專時期放假時,部落有晨間義務勞動清掃部落主道路或公共環境我都會參加。有一回晨間我們掃完整理完部落道路(從沿山公路到部落口),我們幾位青少年包括傅梅花(國中生),走在一起聊著走回家。聊天時,當下就聽到瘦小的傅梅花說:『以後我要去讀神學院當上帝的僕人,你們都要在台下聆聽我傳講神的話…。』當時傅梅花說得胸懷大志壯志豪邁,令人震心。

傅梅珠興趣本就於體育,曾是我部落參加泰武鄉鄉運在競賽得分的主力女選手(男選手為已故楊進安)。有一年她高三時,在泰武鄉運田徑場,我親眼看她兩百公尺決賽時,飛躍的速度搖甩超越了我屏東師專田徑選手的學姊與同學等人,唯獨那麼一次很過癮的看過她場賽而沒有遺憾。而過去傅梅珠無論參加校外近距離徑賽或馬拉松賽,岳父再怎麼忙必定放下手邊工作陪伴她,是最忠實的啦啦隊與最佳精神支柱。記得與傅梅珠婚後,傅梅珠為了到高雄市看區運賽,懷胎中(賴啟馨)並帶一歲的兒子(賴啟耀),順應她開車送他們到高雄市看區運賽(我自己忙學校工作)。等觀賞結束來電後,我再回場賽接回家。這是傅梅珠極度喜愛運動。

我晚婚與傅梅珠結婚,每年連生了三個孩子,內人傅梅珠教會傳道師,我自己在武潭國小教師兼行政沒有寒暑假。由於家父母忙於田間工作不克分身,因此無法分身照應她們的孫子孫女。孩子們生病住院或內人因教會工作無法兼顧孩子時,岳父岳母再忙必放下手邊工作,作為全時間照顧或住院的看護陪伴者。因此,我終於可以理解孩子們對他們的外祖父母深厚的情感,是因陪伴所衍生的深厚祖孫情。即便岳母已過世六年了,孩子手機的螢幕首頁是他們的外祖母。

岳父生性話不多樂觀積極、溫文親和,謙虛謙遜、和藹可親、平易近人,從未說人之短,凡事不求他人總親躬自為,為人處事寧己犧牲吃虧,心懷寬容宏善,但六位女兒在成長中,都領教過岳父家教的過於嚴厲而對父親生懼。岳父若遇女兒們與女婿不和諧處,總認為自己女兒不對,要求女兒謙卑自我反省。因岳母身體常年不適,而自從招贅有了大女婿後,大女婿接掌了岳父家庭廚師的伙事。他的六位女婿們,有四位曾服務或現任職軍、警、教。尤以有了大女婿,在部落家庭低層經濟生活,因上帝恩典祝福翻轉了家庭的經濟生活。

如今,岳父不時每回從部落13公里的路程,騎著他最帥喜愛的機車到潮州我家,和他三女兒傅梅珠牧師談天說地聊天,或交換意見以獲取三女兒的深度貼心與具體實效見解,深見感受他們父女情深,也感受岳父對他三女兒在問題解決或觀念思維的引導格外的倚重(除此,傅家姊妹的孩子們遇問題時,也很喜歡來潮州我家,傾訴聆聽他們認為外表肅酷內裡善良善解人意的姨媽傅梅珠。)
我曾對內人梅珠牧師說:「妳真是爸爸的好參謀,每件問題都能圓融解決,難怪爸爸很喜歡找妳。…」
而內人說:「我們倆父女的性情個性和價值觀太相近了。因此,總常是聊不完的話…..。」

正值家父託岳父以廢木材板(檜木)幫忙製作長椅,難得到岳父的工廠送午餐,並刻意飯後聽他的故事。
離開工廠時,岳父很感謝主感恩的說:「我已八十六、七歲了,是部落裡歲數第一順位的老人了。…..」
我感受到岳父怡悅的心緒–滿足喜悅的人生。

★延伸閱讀:上帝恩典翻轉「特殊家庭」http://paiwan.com.tw/vaqu20/?p=12356

我的成長紀錄 Takanaw Vuruvur 白允耀

.
很高興我來到了這個世界,感謝主,感謝我爸爸媽媽,感謝愛我的所有人。謝謝我外祖父賴約翰,已開始製作我的成長紀錄網誌,連結於小米園網站工作室入口網首頁 http://paiwan.com.tw/。到了時日,我會接手的喔~祝福您們~耶穌愛您~

●我的網誌啟站:2018年6月2日→ http://paiwan.com.tw/vaqu8/
1214-2b

「女婿白洛威與觀點」後對話與回憶

.

請點圖放大
請點圖放大

前日,分享了《女婿白洛威與觀點》,半成文載於我臉書,轉覽完整文到排灣中會資訊網 http://paiwan.com.tw/vaqu20/?p=13703。當下不久,一位讀者閱覽後私下在訊息與我對話(如左圖:附對話縮文與不呈現對方人名與影像)。其中最令我吸引的對話是:

『我也一直相信祂的存在,但是,我們這種人可以上教會嗎?我認定自己是基督教,但是我的行為被(背)叛祂,我能走到祂的面前嗎?』

這段話,讓我回想在七十年代,有一段歲月我加入基督教更生團契監獄通信義工,其宗旨透過書信信仰關懷與代禱,使被關懷者有機會認識主而生命得著新生。當時更生團契給我一個案子,讀北部某大學醫學系學生,因案判刑入獄的個案轉介給我關懷。去了十幾封信後,在沒有期望回函,意外的對方回函,閱後讓我深受感動,從我書信基督福音信息的關懷,主靈撼動他內裡生命,在渴慕救恩中懷疑的問了我:

『像我這種人,耶穌會接納我嗎?』

請點圖放大
請點圖放大

因為經歷了更生團契監獄通信義工,因此讓我在八十年代初藉就讀台東師範學院時,自我推薦更生團契台東監獄服事的楊民雄牧師,而接納我參與配搭台東的監獄服事《參覽:監所配搭事奉感 http://paiwan.com.tw/vaqu20/?p=6452》。也因此把自己監獄服事的經驗與異像,引到我母會比悠瑪長老教會,之後開始有了每周三下午與溫信臨牧師在高雄大寮監獄的服事。

『…我們這種人可以上教會嗎?』、『像我這種人,耶穌會接納我嗎?』
在基督生命的經驗與得著新生命雲彩般見證的重生基督徒(如在監獄已信主者),正如聖經上所言驗證了『若有人在基督裏,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林後 5:17)

※小米園網站工作室:http://paiwan.com.tw/

女婿白洛威與觀點

送至桃園海巡署之訓練單位門口,女婿親別還在深睡中的兒子。
送至桃園海巡署之訓練單位門口,女婿親別還在深睡中的兒子。

【與賴約翰臉書同步】
「教育可以改變提升一個人與家庭的環境,基督信仰可以成為生命與生活的動力與加值。」這是從小生長於不完整原生家庭的女婿-白洛威,成為我們家庭一員後,我和內人傅梅珠牧師常常對他的鼓勵,而我們也待他視如己出。私下我常對內人說:「洛威到我們家來真的好幸福!」而女婿洛威給我們的感覺,我們似如他的母親和如彌補了父親的愛。在他成長過程不利環境與同儕中,不抽菸不喝酒與無不良嗜好,是讓我深深覺得一位青年如此真的不容易。而他極愛籃球運動,每回休假的傍晚必與部落青年或與長年同好打籃球的朋友們相聚打籃球,也與我家人(除我外)極愛看電視籃球比賽,這也是令我相當驚訝!

女婿-白洛威就讀武潭國小時,我是他高年級時的班級科任老師。女婿說:「我上課很幽默又很嚴格。」
由於教過的學生太多,不一定記得每一位學生,所以為喚起記憶,我要他訴說曾經我與他的互動情景。聽後,我笑了笑,有,我有記得。女婿-白洛威當時小學時是一個很善良可愛的頑皮學生。從女婿的敘述已記得有一次,上課響聲響了,幾位小朋在我獨立數位資訊辦公室周邊,沒有趕快進教室還在盡興的玩,我喝叫學生們趕快進教室,當時白洛威可能怕而躲著我,被我在隱處角落找到,一副不好意思笑得蠻可愛的….。
國小時,隨母親工作在中部讀小學,後來轉到武潭國小本校,之後轉到武潭國小平和分校我們的部落,他母親的家比悠瑪(平和村)。

女婿職於海巡署南區據點枋寮區,這次北上受訓,我們因肯定他的決定及鼓勵與愛,2018年12月2日我開車與內人、女兒、外孫送行他至海巡署桃園之受訓單位。而他,也這麼想,接受在職提升的訓練教育,亦是為了他的家庭與給孩子未來的楷模榜樣。
……………………………………………………………

以下是女婿還沒結婚時在臉書上撰寫的文章與附圖,透過臉書也是婚前認識他的一個方式,其中有一篇撰裸露(能如此撰述很不簡單)述他母親,與他對母親的愛,是最令我深深感動,待日問女婿准刊時於小米園再分享:

《2017年3月31日文》:

a2這社會沒病…
病的是人心
主創造了我們
用祂的身軀創造了我們
使我們都與祂同在
祂所創造的我們
是因有 ( 善 ) 心
祂的恩典 都賜福在祂孩子們心理裡
這社會只有改變了人
沒改變人的心
而不是社會病了

為何不嘗試禱告
向我們的主 禱告
讓主找會你原有的靈魂
主是醫治者

禱告是最好的良藥
喜樂的心乃是良藥
#禱告 #禱告 #再禱告

…………………………..

《2017年4月26日文》
a3走在路上..手拿著苦瓜會怪嗎??
分享今天的故事吧
剛剛到潮州郵局提錢時..
看見了一位大該45-50歲的滿白髮先生在擺攤…
在等待前面三人在提錢時..
注意到了..郵局鐵門旁..
坐著一位原住民太太..
她給我的感覺很像在煩腦什麼..
又感覺很無助..
原來擺攤的是她先生..
而我眼光就是不轉的一直直視著哪位太太…心理想..她無助的樣子..
於是在提完了錢..
換個百鈔 問了阿伯說(苦瓜一顆多少)
阿伯說(一顆50)
我從錢包拿出了200
說了只買一顆就好..
阿伯站了要找錢時
我說用200 買一顆就好
阿伯和他太太 不好意思的說
(謝謝你)
眼看原住民太太..她那原本煩躁無助及辛苦的樣子 完成不見了
我沒炫燿自己有錢或怎樣
而是(苦瓜的苦.不比這樣的苦還苦)
上帝要我們去分享祂的愛
上帝要我們為需要幫助的人
付出無私的愛
今天做了這樣的事
而是告訴個位
人生在苦
苦瓜也沒人生苦
我們在多麼無助
更因該需要互助

這應是世界新聞

賴約翰臉書同步】
IMAG1075昨天,2018年11月12日下午我去屏東基督教醫院就診。進入候診室,隨我後的「長者」即坐在我斜對面,動作輕緩不疾不徐,座沒幾分鐘然後戴上墨鏡,很酷!在我看見「長者」面龐剎那間,我驚訝疑惑的凝視揣測,這位「長者」長得好像是我國小級任導師蔡鐘烈老師,想趨前禮貌性的請問又不太好意思冒昧。不久,聽到護理人員叫診「蔡先生」。這下我心裡從原懷疑轉向趨肯定,應該就是我國小級任老師「蔡鐘烈」,為此我即到候診室外廊道等候「長者」就診結束,期望話幾句。
「長者」就診完,離診室走出外廊道。
請問:「您是蔡鐘烈老師嗎?」
長者很含蓄輕盈的點頭微笑:「是。」
「老師,我是您民國56-59年仁愛國小的學生賴約翰。之後,我讀明正國中…」
老師說:「難怪看你有點面善。」
「老師,您當時都是請我寫板書與出早自習作業….我現退休已八年了。」
老師哈哈笑說:「我有聽說知道你當老師,….你不是去當牧師了嗎?」
我哈哈笑:「…沒有啦!師母還健在嗎?當時是我們音樂老師。」
「還在。」
「我現在61歲,老師您呢?七十多少?」
「沒有,我八十歲了」
我們聊得興悅笑聲滿風….不顧廊道上往來的人。
護理師叫診我名輪到我就診,打斷了我們興致的對話。
「老師我們一起拍照。」
「哇!我這個樣子可以嗎?」
「老師,可以,您從以前到現在依然是那麼帥…」
老師羞澀的輕盈著笑….
「祝福老師健康,我進診室。」
心裡還餘盡喜悅與驚訝不可思議見到懷念級任老師~世界還真的小。
境過48年後第一次,80歲61歲師生不巧而遇~這應是世界新聞~

【備註】
今年2018年教師節,我臉書上寫了「教師節-憶兩位級任導師」。其中之一的蔡鐘烈老師是我於屏東市仁愛國小4-6年級(民國56-59年)的級任導師,人長得俊帥,每天放學後,都在校園網球場打網球,指定我寫班上板書早自習作業,六年級當時我是仁愛國小九人制排球校隊,是我們教練。
※延伸閱讀《教師節-憶兩位級任導師》http://paiwan.com.tw/vaqu20/?p=11778

第四度在達瓦達旺長老教會受委錄影

明天,「小米園網站工作室」第四度在三地門鄉達瓦達旺長老教會受委錄影拍攝,每次活動性質都不同(六十週年慶、三地門鄉傳統詩歌觀摩、結婚感恩禮拜、聘牧感恩禮拜)。明日是達瓦達旺教會聘牧蔡愛蓮牧師(原任南世長老教會)授職感恩禮拜。與特助賴天才完成兩機錄影佈線,延伸室外影幕,測試等前置作業。
*小米園網站工作室入口網
http://paiwan.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