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4.部落的家

和家族的部落有關的紀事,古華、達瓦達旺、涼山是孕育我生命的家園,是家人共同耕犁的土地,部落的現況或是過去、現在發展的記事。

瓜棚上的故事

從山上採下來zengela捆著,橫放機車載回家,作籬笆材料,我訝異說:「媽媽妳好危險」,幸好沒有任何往返的車。
搭架子,讓苦瓜姊姊攀爬上去,她正在規劃,爬上去ㄧ遙舊部落,遙寄海岸線。「快呀!快呀!大家一齊爬上瓜棚,架上另有天空」,媽媽的故事,苦瓜姊姊有先見之明。
呼喚南瓜妹妹,沿著架子攀爬上來,妳將會看見寬敞的天空,逕向瓜棚架子爬了上去。
她一面說故事一面整理,今天要完成擱著的山上農務。
今早倉促之下,媽媽的故事還有個插播和交代,「冰箱有蘋果不要忘記吃」,另外一件,特別那一件回舊遺址尋根,協會有沒有資料?一定有紀錄?相片之類,跳躍式的問話,不知如何回應。
她在乎,第一批尋根,最有記憶的kama kuljekulje 去世之後,隱憂之下強迫記錄。記得~是Kui Kasirisir許俊才老師是部落大學專員,我們的協會協辦,母親叮嚀說:「尋根時在舊遺址找水源非常辛苦,kaumaqan 是指Surinag 的家,方位很清楚,ti su kaka I 林萬泰有攝影」。
爬過多少的山頭無法算出,繞過幾個溪流,故事一定得繼續說下去~~

移動的心情

近幾年,從部落移動到花蓮,從玉神移動到三地門鄉,從達瓦達旺到潮州市的潮原教會。
人的移動,換了身份位置,都是部落的孩子,來自心底我們關注的焦點,不會改變,是群體還是個人,都是愛部落。
在移動時,我們沒有遺忘部落,對它的感覺,對它的樣貌,還有很清晰合作的效率。
思考如果有那個可能,移動在外的孩子們,會想要回來,部落深深吸引在外的孩子。
在外埋頭苦幹,對部落的感覺不變,卻只是淺嘗輒止,不是沈默,是不知從何開始。
為了年歲增長的vuvu,關心水源、環境生態、婚喪喜慶,都是回部落的行動。
關心群體或是個人,包含部落人民的生活,都是來自心底深處的力量。

那一畝田

天空瀰漫著濃鬱;
分不清是雲是霧;
隨風飄移,⋯⋯
向著媽媽那一畝田,
圍籬內那一棵刺蔥樹,
花生長不出新芽而發愁。
土壤、種籽、空氣,
發不出芽,見不到太陽的季節。
媽媽一畝田,南瓜、生薑出芽,
在間隙裡,變化成長,
延宕眼簾,長長久久。
海水是天地稜線,深奧邊境,
心靈,是那一塊湛藍,如一畝田地,
恰巧是媽媽那一畝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