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了線的風箏

今天,送別的Kuliu(金茂樹)師丈,同樣是個笑容靦腆、愛妻愛家並視妻為世界的男人。
今天,送別的Kuliu(金茂樹)師丈,同樣是個笑容靦腆、愛妻愛家並視妻為世界的男人。

配合著濃濃的離愁,連綿下了幾天的雨,想必是連上帝也哭泣吧!為了不得不成就的旨意,讓心愛的兒女們喝下了「苦杯」。

接連好些夜,真的並不能安心入眠,原本一顆安柏寧會讓自己一覺到天明的。

⋯⋯

習慣了比師丈晚睡,也總在他淺淺的打呼聲中努力入睡。這些天,我看著他,努力、認真地看著他!他是我的師丈…一個沉默無聲又視妻為天下的男人。

今天,送別的Kuliu(金茂樹)師丈,同樣是個笑容靦腆、愛妻愛家並視妻為世界的男人。在他的身上,我總看見熟悉的模式—默默陪伴牧師老婆,看著牧師老婆,等待著牧師老婆、載著牧師老婆….記得多次跟賽英牧師談起,1016的性格,偶爾需要自由飛翔,有時沒來由的想透透氣,也有時想讓心靈來個微旅行。而那個喚做師丈的男人,總是用等待、疼惜作線條,把像風箏的我們拋向我們要的世界,而後他們靜靜地守住線、抓住線,在我們帶著倦意時慢慢收線,回到原點受安撫後再伺機出發。

我一直以為,無論飛多高、飄多遠…那根線會一直在。直到,今天在雨中送別Kuliu師丈,真正明白,線斷了。

今天,是送你回父家的日子,做為女性牧者,我痛心至極…爾今爾後,誰守住那盞等待的燈火…誰望向天空,再慢慢捲起思念的線條,將那四處奔波的愛妻接回身邊….

夜深了,師丈淺淺的打呼聲開始規律的唱著。

心,卻仍如窗外的雨,滴答滴答的唱著心疼的歌。

#賽英牧師加油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