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蔡愛蓮牧師

排灣中會南世教會

蔡愛蓮牧師榮獲第6屆原住民族語文學獎《台灣教會公報》

.
●本文為「台灣教會公報」報導 https://tcnn.org.tw/archives/41016
2018年8月23日

(相片提供/蔡愛蓮)
(相片提供/蔡愛蓮)

【林婉婷採訪報導】2年一度的教育部原住民族語文學獎今年邁入第6屆,本屆入選作品共有30篇,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排灣中會南世教會牧師蔡愛蓮繼第5屆之後,今年以南排灣族語翻譯安徒生兒童文學名著〈國王的新衣〉(vaquan a itung nua mamazangiljan)再度入圍,並在母親與手足的陪伴下,出席8月18日於國立臺東大學知本校區湖畔講堂舉行的頒獎典禮。

(相片提供/蔡愛蓮)
(相片提供/蔡愛蓮)

〈國王的新衣〉幾乎每個人耳熟能詳:傲慢的國王穿著「只有聰明人看得見」的華服、實際上是光著身子上街巡視,百姓礙於國王的權威不敢多言,最終有個單純的孩子揭穿國王被欺騙的真相;故事點出「切勿自以為是」的寓意。
….閱讀全文請至:http://paiwan.com.tw/ljumeg/?p=2653

在順境與逆境都信靠主


●作者:蔡愛蓮(排灣中會南世教會牧師)

攝影/蔡愛香 南世教會幹事.玉神道碩生
攝影/蔡愛香 南世教會幹事.玉神道碩生

參考經文:《 詩篇143篇》
祢是我的上帝;求祢教導我遵行祢的旨意。求祢恩待我,引導我走平坦的路。(詩篇143篇10節)


詩人大衛可說是聖經中最具典型的人物之一,也是每個基督徒的信仰典範。大衛是上帝揀選設立的以色列王,他從原本在牧場牧羊的牧童,到成為以色列的君王,過程充滿戲劇性發展。在大衛的一生,我們看見上帝計畫性的奇妙作為,與拯救世人的工程。然而,在主角大衛的人生旅程中,我們看見他的成功,同時也看見他的挫敗及失落,而他也很清楚,這一切都是因著上主的作為。

….完整閱讀請至:http://paiwan.com.tw/ljumeg/?p=2640

絕處逢生


●作者:蔡愛蓮(排灣中會南世教會牧師)

攝影/蔡愛香 南世教會幹事
攝影/蔡愛香 南世教會幹事

 參考經文:《詩篇142篇1~7節》
上主啊,我向你求助。上主啊,你是我的避難所;你是我今生所需要的一切。求你救我脫離災難,讓我能頌讚你的名;義人將環繞著我,因為你恩待我。 (詩篇142篇5、7節)

這是一篇個人的祈禱詩,也是大衛的悲歎、哀求詩。這首詩的形成,大約是大衛被掃羅王追殺而躲在洞裡的時候(撒母耳記上22章1~2節、24章1~7節)。在本詩,詩人用兩部分呈現自己遇到的困境,並祈求上主伸援手幫助他:1~4節是陳說自己所處險境;5~7節是祈求上主施行救恩。

詩人用真實畫面陳述自己的困境,讓我們似乎看見一個躲在山洞裡、跪在地上的人,無助地向上主大聲呼求著──他明白該做點什麼,卻束手無策;所到之處都是仇敵張開羅網要陷害他,卻沒有逃脫的方法;沒有朋友出面幫助他,甚至無人關心他的死活。在絕地之處,唯一的幫助是依靠上主;在絕望之時,唯一的寄託是仰望上主。

….完整閱讀請至:http://paiwan.com.tw/ljumeg/?p=2635

心靈窗戶

.
●作者:蔡愛蓮(排灣中會南世教會牧師)

攝影/蔡愛香 南世教會幹事
攝影/蔡愛香 南世教會幹事

參考經文:《詩篇141篇1~10節 》
上主啊,求你管制我的口;求你把守我的嘴唇。求你使我不偏向惡行,不跟邪惡的人同流合汙;求你使我不參加他們的筵席。(詩篇141篇3~4節)

一個人的禱告,是他心靈的窗戶;從窗戶向內裡探視,能看見自己的內心世界。詩篇141篇,詩人禱告說:「願我的禱告如香陳列在祢面前!願我向祢舉手如獻晚祭。」詩人雖然處在人生打擊和內心疚歉的苦境中,卻沒有選擇埋怨和放棄,而是堅持要面對上主,來到祂面前禱告,求上主介入他的處境。第8節說:「然而,至高的上主啊,我仍然信靠祢;我要尋求祢的庇護,求祢不要丟棄我。」

詩人深知上主對他有不離不棄的愛,堅信患難和困苦是人與上帝關係的試金石。第3節說:「上主啊,求祢管制我的口;求祢把守我的嘴唇。」詩人提醒,當藉著禱告打開我們的心靈窗戶,轉換我們看事情的角度。
…..完整閱讀請至:http://paiwan.com.tw/ljumeg/?p=2602

給力的哀歌

.
●作者:蔡愛蓮(排灣中會南世教會牧師)

攝影:蔡愛香/南世教會幹事
攝影:蔡愛香/南世教會幹事

 參考經文:《詩篇140篇1~13節 》
上主啊,你要維護弱小者的權益;我知道你要為貧窮的人伸張公義。正直的人要頌讚你;他們要居住在你的面前。(詩篇140篇12~13節)

排灣族社會中,如果有人過世,也有哭喪的習俗,排灣語稱「吃麻尼特」(cemangit),親友會在故人靈前哭訴故人生前的好品德,以及彼此間美好的回憶;也會在故人靈前哀告,控訴故人未完成的責任,與不告而別的不捨等哀歌。

詩篇140篇是來自大衛的詩,也是可以用唱的哀告詩歌。詩人在上主面前哭訴和哀求,第1節說:「上主啊,救我脫離邪惡的人;求祢保守我免受強暴者的殘害。」第4節說:「上主啊,救我脫離邪惡者的權勢,阻止強暴者要打倒我的陰謀。」這都是詩人出自內心深處的求告禱文。

詩人在2~3節,具體形容那邪惡者可怕的模樣:「他們一心圖謀邪惡,整天製造紛爭。他們的舌頭像毒蛇一樣;他們的嘴唇像眼鏡蛇含有毒氣。」詩人強調自己被邪惡和強暴的人圍攻,邪惡者用各種伎倆傷害他。第5節說:「狂傲人張設羅網要害我;他們設好了圈套,沿路布下陷阱要捕捉我。」

基督徒的一生,有時也會有如詩人的經驗,邪惡者猖狂地設下網羅與圈套,沿路佈下陷阱,使我們無法喘息,無所遁逃。但是,深陷困境中的詩人,也接續給了脫困的方法,6~7節說:「我向上主說:祢是我的上帝。上主啊,求祢垂聽我求助的呼聲。至高的上主,我堅強的拯救者啊,祢在戰場上保護我。」詩人在困境中為自身安全與平安,真實地呼求,上主就成為他的幫助。

詩人不僅承認人的有限性,宣告上主是無所不能,也清楚認識上主愛的屬性,並在困境中如此宣告。12~13節說:「上主啊,祢要維護弱小者的權益;我知道祢要為貧窮的人伸張公義。正直的人要頌讚祢;他們要居住在祢的面前。」詩人如此深信上主的應許。

….完整閱讀請至:http://paiwan.com.tw/ljumeg/?p=2594

讓你生命成為美麗的故事

.
●作者:蔡愛蓮(排灣中會南世教會牧師)

攝影:蔡愛香/南世教會幹事
攝影:蔡愛香/南世教會幹事

參考經文:《 傳道書4章13~16節》
一個君王可能統治無數的人民;可是他死後,沒有人記念他的功績。這也是空虛,也是捕風。(傳道書4章16節)

聖經中智慧文學的聖經作品,很強調君王或地位崇高者的品格與形象之建立,如箴言17:7「愚蠢人說溫雅的話原不相稱;地位崇高的人撒謊更不相宜。」甚至,對維護君王或主人的尊榮有一定的肯定與推崇,如「愚蠢人生活奢侈不宜;奴隸管轄主人不當。」(箴言19:10)。而今天的經文卻諷刺地用鮮明圖畫道出「出身貧寒而成為君王,也可能從監獄出來而登王座;」(4:13-14);有學者將這節經文提到是指約瑟從監獄被埃及王提升當宰相的過程。而即便有如此不合理的可能性,卻也因為年老時不肯聽忠言,而被視為比不上一個貧窮而聰明的年輕人。
作者所羅門王想到王室中一代又一代的君王統治,在輝煌的當代君王威嚴勢力,統治過無數人民;終究在君王過世之後,不再會有人記得他的事蹟,傳道者說:這也是空虛,也是捕風。如果連手中握有權、有勢、有王國的,都無法在世界留下甚麼?我們有當以甚麼為自豪呢?
台灣原住民命名方式不盡相同,而排灣族命名是……完整閱讀請至:http://paiwan.com.tw/ljumeg/?p=2560

用愛啟動生活機能

.
●作者:蔡愛蓮(排灣中會南世教會牧師)

攝影:蔡愛香/南世教會幹事
攝影:蔡愛香/南世教會幹事

參考經文:《 傳道書2章18~22節》 
太陽底下,由辛勞得來的一切對我也都沒有意義;因為我不能不把一切留給後人,而那人是智是愚,誰知道?然而,他將擁有我在世上以辛勞,以智慧獲得的一切成果。這也是空虛。(傳道書2章18~19節)

傳道書作者指出,辛勞工作若只是為了賺得財富,對自己沒什麼意義,自己無法帶走,這也是虛空,因為努力工作不能帶來永恆的成果。人很辛苦工作得來的財富,最後都要留給後人,誰曉得那不勞而獲的後人是聰明的管家或愚昧的繼承者呢?事實上,所羅門的兒子羅波安繼承王位之後,表現就甚為愚昧(參列王紀上12章)。

因此,我們可以說傳道書的主題是在聚焦在賜給人生命的主,透過不斷認清自己的有限,並調整目光向著盼望的主,與創造的主有緊密的連結,才能讓生命變得有意義。

在原住民部落教會的服事,事工越來越多元,牧者要關心的面向也越來越廣泛;因為部落生活的困境,不只是表面看到的壯年失業、孩童學習遲緩、家庭失能而已。所以,在原鄉部落傳福音,必須連結整個部落/社區的關懷,包含家庭重建、文化復振,甚至產業發展,這正是我們長老教會努力推展的「社區宣教」,藉此讓更多弟兄姊妹參與部落/社區服務的工作,改變部落整體的生命的體質。
……完整閱讀請至:http://paiwan.com.tw/ljumeg/?p=2548

轉念向神

.
●作者:蔡愛蓮(排灣中會南世教會牧師)

攝影:蔡愛香/南世教會幹事
攝影:蔡愛香/南世教會幹事

參考經文:《 傳道書2章12~17節》
聰明人和愚昧人一樣,都沒有人長久記念他們;因為在將來的日子,他們都被遺忘。無論是智是愚,都要死去。(傳道書2章16節)

傳南排灣族的族名中,有些人的名字很特別,例如有男生名叫「Qipu」(泥土)、女生名叫「Samaz」(失望)。經了解才知道,原來過去原住民的生活很困苦,在醫療技術還不發達的時代,部落婦女生產是一件高難度的大事,常有母親生產,嬰兒還來不及長大,就因病或其他因素夭折。曾經有一個家庭,母親生了很多個孩子,卻沒有任何一個存活,當家族的人知道這母親又懷孕時,就很難過地說:「這孩子肯定最後也是要入土的,我們就叫他Qipu(泥土)吧!」誰知道,這孩子逃過疾病順利長大,所以「Qipu」(泥土)這個名字就流傳下來,他的後輩也沿用了這個名字。

……..完整閱讀請至:http://paiwan.com.tw/ljumeg/?p=2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