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生命-土地

再次為了土地的事登笠頂山,說來好笑,前幾次跟孤爸上來,完全不知道自己踩在媽媽的土地上。這次陪媽媽上來,沿路聽著她分享她與土地相依為命的往事。好幾回她變走邊比手畫腳的指著土地的範圍,因為激動就差點跌倒,也因為抖峭,她上氣不接下氣的說話⋯⋯要她先好好走路,她還是說著、指著,也嘆息著…媽媽不斷重複的說:「a-i…ku kinaluljaluljayan aicu a kadjunangan..mavan a napaquzip tanumun..」

媽媽還說了一個故事,因為勤奮,在623這塊土地上,她按著公婆交待的領域來開墾,開墾整地的過程人來人往,也未有人提出異議,就在整完一整塊地後,就有人出面責難媽媽,說她越界整地,還威脅媽媽要告到派出所。媽媽向來不與人爭辯,只淡淡的說:「我只是按著公婆的交待與上一代的人所立的界線開墾,我如果錯了,那您來選擇,您們家的範圍到哪裡?」對方說:「Aicu a tailauz a kadjunangan niamen, azua taizaya kinimun。」(靠下方的是我們的,坡上的才⋯⋯是你們的。)媽媽接受了。我還虧媽媽說,你們那一代原來有上演「羅得選地」的戲碼哦!大家都笑了…媽媽的地就是整片廣受山友喜愛的頂點,幾乎每一站的視野都讓人心曠神怡啊!

然而,上來其實是要做掃興的事-張貼告示(限期拆棚)。為了維護笠頂山的原始風貌,也為了遵守林地不得違法使用的政策,只能請山友們在期限內自行拆除。山友反應可以理解,但為難又難為的地主也只能這樣做。

下山時更加擔心媽媽的腳程,連日下雨,山路真的很難走。她只穿襪子爬山(她說鞋太重會影響她走路),於用更慢的速度下山。從小我有個疑問—為何總是媽媽ㄧ人獨自上山,很多次我也跟著媽翻山越嶺來工作,卻總不見老爸。媽媽說,別誤會妳爸,我負責田裡的事,你爸爸負責去賺錢,不然你們哪來的錢可以讀書….。原來我誤會老爸這麼久…還有,媽媽說這一大片地以前是重稻米,我覺得媽媽有點誇大,如果這裡是種稻米,那麼小時候怎麼只有吃地瓜跟紅藜?媽媽說,我才納悶妳呢!妳總是對地瓜紅藜反感,那是養大你們的食物,感激都來不及了….哈哈😄

這次也感謝勝輝夫婦相挺,陪著我們上山,也超有耐心的向山友解釋。不愧是青梅竹馬啦!
1071011-1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