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11.媒體刊出

轉載平面媒體刊物

播放我媽媽–原味穀力/大愛電視蔬果生活誌

大愛電視蔬果生活誌(20180809)地方媽媽的餐桌,播放我媽媽屏東縣泰武鄉平和村(比悠瑪部落),賴高玉梅女士製作排灣族芋頭乾粉粒假酸漿葉包香菇祈納福(Cinavu)和製作小米阿外(Qavai),並採訪了我(賴約翰),片長4分37秒。
■片名:部落媽媽的原味穀力。
■片長:4分37秒
■片頭為廣告:本片從1分23秒起至6分20秒止。
※歡迎觀賞本片→網址:https://youtu.be/gTcOOVktK5U
※線上網購本採訪祈納福(Cinavu)
http://paiwan.com.tw/yellowpage/product_1109874.html
●大愛電視蔬果生活誌(20180809)地方媽媽的餐桌《播出時段》–
大愛1台 ~就是第四台,一般是第9頻道
2018/8/9(四)下午5:00首播
2018/8/10(五)凌晨2:00重播

大愛2台 ~MOD的頻道
2018/8/13(一)下午4:00首播
2018/8/18(六)上午6:00重播

 

接取心靈清泉的竹片

a在沒有自來水系統、沒有水管的部落,家家戶戶幾乎都是用竹子切半、將竹子內的竹節挖除,再把這些剖半的竹子一根接著一根,從山上某個山泉水源處,把水引到各人的家裡使用。由於竹片是半露天的,常常會因為樹上掉下來的落葉而塞住水流,或者因為固定用的雙叉木頭架子倒下使竹管移位而停水,所以幾乎需要天天巡視水源,才能確保每一天有乾淨、清澈的水可以飲用和使用。
上帝的話是我們生命的清泉,每一天清晨的《新眼光讀經手冊》,則成為接取清泉的竹片,
…….完整閱讀請至:http://paiwan.com.tw/ljumeg/?p=2484

山地教育的『最大』問題

【賴約翰師丈之平面媒體刊文轉製數位網頁系列文-原住民教育篇

cg1070506山地教育的『最大』問題
◆作者:賴約翰(滋膏)

《本文刊於山地文化月刊1988(民77).8.20第14期
筆者時任排灣族武潭國小教師。為本文懷念朋友故林天生老師,提供撰於當時的第一個個人網站「排灣族小米園」–懷念我的朋友林天生。最感動他的告別禮拜是,告別禮拜會場布置,清雅平凡,沒有豐功偉業與歌功頌德平凡中的平凡,一介平民,尊主為大。

楔子~

記得有一次與山胞立委林天生先生同行,赴中部苗栗參加一個基督教的信仰造就會──

路途中,話題到國家政策,社會群眾事件正反面觀點,現今之山地社會問題……等。車裡瀰漫著關愛之熱血,澎湃激盪著足以令人「窒息」。在未經意之時,林立委突然以疑異地口吻問道:

「約翰,你覺得我們山地教育『最大』的問題是什麼?」

他這麼一問,我遲疑思索了一會兒,自認為任何問題的出現,在背後裡決非是單方面問題,而應包含了種種相關交綜複雜的因素。於是,自己根據此理念,以「試探」之心,為論理而論理發表山地教育問題種種癥結所在,而未歸納認定一個「最大」的問題是什麼?林立委聽後,以斬釘截鐵的口氣說:「最大的問題是──教師本身!!」

聽後的剎那間,自己內心晴天霹靂般的驚愕著,在複雜的山地教育問題中,林立委居然就把問題網羅「定案」在「教師本身」四個字,似乎未免太簡單與太不公平……,林立委為人師之時的經歷,如何循循善誘潛移默化,另外其他讓老師「傷腦筋」之離鄉背景於城市求學的山地學子,對他們在學業品德的鞭策與異地生活無微不至的照顧,使得他所帶的山地班,化「朽木」為精雕之器,以致於至今桃李滿天下,甚至有的學生之成就,可謂青出於藍。並舉校指名道姓的引申中舉證於偏遠山區服務的教師,在其人熱忱的投入山地教育,而使山地學子在資質上精進與成果之例證。與對教師在山地教育上的服務精神和困難之責任範圍內,到底是否真的徹底進入問題內做個「解決者」深表疑異,而馭斥著常把山地教育歸疚於「教育設備不足」、「家長不關心」、「山地社會文化層面的低落」……等問題。

林立委以更肯定堅決的口氣說:

「唯有肯犧牲奉獻的老師,才能以其熱忱克服彌補教學設備之不足,唯有以傳教師奉獻之精神,不斷訪視學生家長疏通觀念,才能建立起家長對子女教育的關心或對學校的信心,唯有教師不斷的以諄諄教誨,誨人不倦的精神,方能改變學生的氣質與培養讀書風氣……如此,只要教師以主動、積極、奉獻的心去面對山地教育諸問題,才能解決山地教育主客觀問題,而發揮教育本身應達的功效與實質效果。因此,山地教育的更有效益與得失,「教師本身」當憑著良心省問自己的付出,只怕的是「教師本身」先入為主的觀念,托辭於因為是「山地」之「歧」見而在職責,教學……等上「偷工減料」。最後,林立委憑著他熱衷誠信之基督信仰,引用聖經說:

『流淚撒種的,必歡呼收割。』

……一路上,久久令己感動的默然與默認-「教師本身」的服務精神在教育層面上的主導「地位」,實際上即是迎刃與避免人為問題之主觀主宰者。

經驗~

亦猶記得──

來義國中田政美校長在演講會上曾經陳痛地指出:「山地教育問題最大的問題,即在於「教師本身的盡職與否之服務精神……。」不免與林主委的觀點不謀而合。山地籍省府委員華加志先生,亦語重心長的據自己曾為人師的經歷和身為目前身份之所見所聞指出:「山地學生在知識、品德……的灌疏和陶冶,正負面影響之根源-係「教師本身」之勤惰,習性……等服務精神,往往影響了對山地教育文化使命與學生品質的「正」「負」功能……。」也因此,「教師本身」因素,往往也能影響山地村民對山地教育的信心(在此不論及家長關心學校的正反面影響)。

近年來,山地學校的逐漸減班,除了山地社會因社會結構的變異,人口向都市謀生與遷居,和政府實施節育政策的績效外,家長對於山地教育的不信任感與對教育實質意義的偏失價值觀念,而導致成將子弟就近於平地學校就讀,亦是因素之一。然而,我們也當認為與相信,任何事情絕非絕對的-

據筆者從鄉人與從事教育者之傳聞,得知自田政美校長掌理來義國中校務後,學生升學率達「省中」的突增,使得學生家長意願子弟直入當地國中的「就學率」,亦相隨的提高。另有萬安國小的蘇允棟校長辦學令家長「刮目相看」,心甘情願的將自己子弟從平地學校轉回原鄉就讀。

聞此種種,對於山地也如平地漸趨流形於「越區就讀」的現象,而因「教師本身」能扳回山地教育評價的「劣勢」挽回「教師本身」(特別是被越區就讀的學校)的尊嚴,所付出的職責與服務精神,怎不令人振奮感動與欽佩,雖然,我們不否認環境的影響力及重要性,但,我們當更堅信「教師本身」服務精神的積極、主動、奉獻……之主導力,就是超越山地教育「障礙」的不二法門。

感想~

然而,由於山地學生在社會文化背景的差異,在從事教育上於心力與精神上的付出,更顯得出從事山地教育的辛勞。但,由此對於教師也更能考驗出身為人「師」表範(所謂之「師」)之「愛」(愛愈深,付出的誠心亦愈多)有多少?以能深省與激勵進而期許自己,在山地特殊的地域,環境,人文殊異背景,以教育愛,發揮「因材施教」「有教無類」的精神。畢竟,教育本身的目的,決非是在於「分數主義」,「升學主義」或為「名」成就…但是,如何更能有效地藉著教育專業知能和服務精神,充分發揮山地學生個別之潛能,是教育學生當有的理念與責任。

同時,除了師者「傳道、授業、解惑」之外,相信「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的雄志與「一分耕耘,一分收穫」(山地教育甚而是二分耕耘,一分收穫之艱辛)的觀念,主導山地教育在主客觀環境與人為因素之問題的「扭轉乾坤」導利者。相信,山地同胞對山地教育的「信心危機」,必然是「橫掃無遺」,「良師興邦」必也能實現於山地社會。

我們認為,不怕自己在教育專業上是否全能,而只怕個人服務熱忱奉獻了多少?是否足以讓我們問心無愧的面對已成人的「學生」呢?若,仍以師製造種種由己而發的人為教育問題,或以先入為主冷漠歧見於「山地」教育的功效,與偏差於「山地」次等級之要不得的觀念,都是直接間接影響服務精神的因素。不止如此,也已違於從事教育的宗旨與精神,與背於三民主義民族主義之精神矣,何遑論為人「師」而有辱於「教師本身」?

實現~

有時候,自己常想著一個從事教育者最大的原動力與影響力到底為何?──而因著教育愛深受吸引與感動──這份愛即是存底於生命心靈中的熱切,只知施予而不知回報,只問耕耘而不問人間「功」「利」收穫,只知執著於人性真理的闡揚,而非隨波逐流於價值更易的名利是非,因為若沒有了愛,我們就不能體會教育「人」最崇高價值與值得喜悅的是什麼?否則,教育目的與功能極易受到「污染」,而予學生是變異的「教育」,違損人與社會的價值觀。而這份愛的實現給予,我發覺就在於平時教師給予山地學生。

──在學生作業簿,作文簿……字裡行間毫不吝嗇的激勵評語,使學生因此之鼓勵,自然地更引起奮勉。

──對學生在知識學問上,耐心地給予以最淺顯而達意的表達方式傳授,使學生對追求知識學問促進信心與興趣。

──在操場上的同遊戲,融入於學生天真無邪的笑呵聲;與學生勞動服務同汗流夾背,共享「完成」之成就感;與學生共進營養午餐同享聚餐之怡情;……而使學生體會老師亦若父母,以增進師生關係而益於師生間各方面角色的溝通。

──在人性的薰陶,於教育各不同的角色裡,給予「人」的尊嚴,使學生在教育裡深感到「人之所以為人」的尊嚴,繼而培養其高尚的情操與人格,以致在社會「肯定」,「接納」自我,建立起人性尊嚴的自信心,以摒除山地同胞在社會對自我的「障礙」。

0519- 1

ts2

ts10

ts1ts11ts14ts12

※賴約翰平面媒體刊文轉製數位網頁系列文-延伸閱讀※
排灣階級文化之再思另一種原舞 山胞賴約翰不等於原住民滋膏他們原住民哪!原住民為何不知─回應教會與社會
紀念日‧活動‧母語
說故事的技巧 南區山地主日學事工成果觀摩會序掃瞄南區山地主日學教師參加山地主日學校長營來吧!我們起來建造監所配搭事奉感考前該不該減少聚會?不敢當種眾謝飯,怎麼辦?–「蚊叮」的逼迫聚會遲到的省思–遲到事小? 山地教育的『最大』問題

參加山地主日學校長營

【賴約翰師丈之平面媒體刊文轉製數位網頁系列文-信仰與教育篇

cg1070506參加山地主日學校長營
◆作者:賴約翰(滋膏)

《本文刊於台灣教會公報1987(民76).8.2第1848期
筆者時任比悠瑪長老教會主日學校長,當時尚稱平和長老教會。

西區的第二屆山地校長營(此次分東西二區),於七月六日下午在南投縣布農族之信義教會揭開了序幕,筆者在少數餐與者中亦是第二次參加此「盛會」(去年在台中利巴嫩山莊只分一地舉行)。每每參加時,帶著期待、興奮的心情餐與,學畢後,又是滿載而歸,期望著將所學的服事於自己的教會。

課程安排豐富適切

此次,總會所安排的課程,倍覺豐富,從沈德來牧師主講的「認識基督教會教育」、陳儀惠長老主講的「主日學的行政與管理」和「校長的職責」,以及溫信臨牧師主講之「主日學與教會增長」等課程中,更拓展了身為主日學校長的見識與觀念,而在從事於主日學的事工中,這些知識之具備是何等迫切的需求,直接間接地都能影響到主日學的興盛衰微。總會舉辦了兩次的山地主日學校長營,給予我們在此方面的造就機會。

參加人數寥寥無幾

然而令人遺憾的是,據筆者兩次參加此校長營,參加人數加起來尚不到三十人。以台灣長老教會為主的山地教會,總計有幾百間教會,但參加的人卻寥寥無幾,還是令人相當惋惜。令人不禁對總會之用心、苦心叫屈。對不參加的冷漠心靈,不禁吶喊著:「山地主日學校長們,您們在哪裡?」

擴充知識領域以免淘汰之虞

根據兩次與會經驗,從主日學事工分享與問題探討的討論中,我們山地主日學的事工,依然存在著許多的問題,如:主日學教員的缺失與低齡,主日學運作的不正常,或不關心主日學聖工……等。基於此,身據主日學校長之職者,是否可犧牲幾天的時間,共同在一年一度的主日學校長營裡受造就,以裨益我們服事主日學。假若,我們都失去了原來上帝揀選我們來服事祂的熱忱(約翰十五:16.前段),那豈不是枉然了上帝揀選我們的恩典。服事固然需要我們多方的禱告與靈命不斷追求,但是,正如陳儀惠長老所述:「在這極具變化的時代中,我們身為主日學校長更需要在知識上擴充自己的領域,同時要有『新的意象』,免得主日學被時代所淘汰。」因此,受造就乃是必須的。假若是基於沒有「薪水」之故,而左右了自己服事的態度,可謂是計較了上帝對我們白白的恩典。……因此,在此次的研習會裡,在營長沈德來牧師與大家的討論中,「使命感」亦成為討論重點之一。

不單單只是名詞 主日學校長實乃聖職

假若一個人在信仰的服事上,具備了使命感,就解決了服事的難題,而使命感由何而來呢?這是絕非酬庸所能取代。使徒保羅說的好:「無論『得時』或『不得時』,總要傳。」這也就是服事中之使命感最好的說明。在這個時代,主日學事工更需要我們付上無比的關心;在罪惡的時代中,我們更需要透過服事與教育,把耶穌的救贖和成為個人一生的倚靠、盼望……藉著主日學事奉,來影響孩子的一生,以期減免未來山地社會「人」的問題。有句我們常聽說的:「今日的主日學是明日的教會」,是一點不為過的,而明日的教會乃決定於今日的撒種、澆灌、培育……。而今日的主日學教育在哪裡?誰來在信仰上關心、用心教育他們呢?在一般的學校教育裡,分數主義者泯滅了孩童的靈性,可謂使孩童成為分數競爭的工具,而主日學教育可彌補一般教育所無法給予孩子們的靈性生命;同時,在這功利主義的社會,主日學教育更應負起孩童服膺真理的使命,是主日學在這個時代具有「神的形象」之生命,以培育人格之為「人」。因此,主日學教育除牧者外,主日學校長以及老師皆身為非凡的使命──拯救靈性的聖工。絕非是隨意交差了事的上課,因此,這是一份「聖職」,是在神的榮耀之中,而非校長、老師之「名詞」而已啊!故此,在這個時代,主日學校長、老師,確實相當具有挑戰性的;透過餐與受造就,裝備自己,更能益於我們的服事。

參觀羅娜教會 深受信徒的禮遇

寥寥無幾之山地主日學校長營,自成「碩士班」(是自我解嘲,亦是自我期許),並未因人數少而減少了興緻,講師們更是竭盡心智傳達信仰教育,幹部們的同受造就,更感動了我們學員。布農族教會之熱情招待每餐伙食,遠非學員之會費所能擔負。第二天中午,營長沈牧師在溫牧師的建議下,變更了上課的地點,走向戶外,一面觀光,一面上課。大家真是雀躍萬分,分成三輛車向著內山地疾馳,參觀曾名響山地教會的羅娜教會。信徒總數一千多人,真是令我們這異鄉客咋舌讚嘆!教會之大於二十幾年前能如此興建,亦稱得上奇談。大家在教會內紛紛留影作紀念,呂牧師與其女婿山地詩歌音樂家金國寶傳道師的熱切招待,予大家心中留下了親切而深刻的印象。參觀畢,於當地學員府宅上完沈牧師的課後,隨即轉向東埔被分配至家有溫泉之信徒家庭沐浴,這可真是課堂外的新鮮事。從未有此經驗的學員大談溫泉經,發現新大陸似的興奮之餘,咋咋稱奇。除此外,信徒們的熱情招待,行囊中又讓我們滿裝了成熟的百香果、玉米等為禮,樂得大家格外地意外。當我們離開當地時,我望了望這個原住民的村莊,因處於溫泉地段,在平地人觀光高樓與富麗堂皇之建築下,原住民矮低破舊的房屋,令人懷疑那是家還是「寮」。在經濟懸殊下,原住民的處境令人鼻酸。與伴隨的當地學員聊著,得知這是制度下的產物;亦是原住民自須努力耕耘,勿再蹈「今朝有酒今朝醉」醜習之啟示。類此觀光地區原住民的坎坷,不禁令人聯想起屏東縣即將開幕的山地文化園區,並與此園區吡鄰的原住民比葉村,下場將是如何?不禁令人憂思。

分享、評價與建議

第三天最後一堂之分享與評價中,大家分享三天來的心得感想,認為在知的領域與靈命造就上頗有收穫。而對於明年主日學校長營的舉辦亦提供了一些建議:一、盼望中會對教會的聯繫上要加強──就以此次言,布農區會就沒有教會事前知道此研習之舉辦,直至舉辦當天以電話聯繫才知曉。二、可能有些教會牧者對總會事工漠不關心──往往收到總會信件就冰凍起來。盼望下屆舉辦時,總會也能將報名表直接寄給主日學校長,免得有主日學校長冤枉為漠不關心事工。此外,在中會會議時呼籲各教會,將總、中會寄給教會的信件,能詳目展覽,並確實執行轉達。三、地點的選定以方便為重要──此次有幾位南部排灣族的主日學校長輾轉而來,因不知如何換車,千辛萬苦的破費了不少原本無需花費的旅費才到達。四、明年的校長營最好列入實地觀摩教會主日學教學與行政管理,達到理論與實際的配合,得以吸取經驗。最後,在陳初保牧師主持閉會禮拜,以「讓小孩到我這裡來」為題證道,闡明透過神的愛,以愛與關心教育小孩的成長……勉勵與會學員,結束了豐碩的三天研習。

互道珍重互勉再見 期待明年參與者增添

大家離別,一一互道珍重,且留下住址,互勉明年再見,把持著心靈的方向盤各自奔向服事的工場。期望著明年的主日學校長營,能有更多校長積極的參與、關心著我們山地主日學的教育,教育出基督精兵,以便在腐化、道德式微、靈性枯竭的社會,作光作鹽,榮耀主名。

0518ne

※賴約翰平面媒體刊文轉製數位網頁系列文-延伸閱讀※
排灣階級文化之再思另一種原舞 山胞賴約翰不等於原住民滋膏他們原住民哪!原住民為何不知─回應教會與社會
紀念日‧活動‧母語
說故事的技巧 南區山地主日學事工成果觀摩會序掃瞄南區山地主日學教師參加山地主日學校長營來吧!我們起來建造監所配搭事奉感考前該不該減少聚會?不敢當種眾謝飯,怎麼辦?–「蚊叮」的逼迫聚會遲到的省思–遲到事小?

參加山地主日學校長營

【賴約翰師丈之平面媒體刊文轉製數位網頁系列文-基督信仰與教育篇

cg1070506參加山地主日學校長營
◆作者:賴約翰(滋膏)

《本文刊於台灣教會公報1987(民76)8/2第1848期
筆者時任比悠瑪長老教會主日學校長(當時尚稱平和長老教會)。

西區的第二屆山地校長營(此次分東西二區),於七月六日下午在南投縣布農族之信義教會揭開了序幕,筆者在少數餐與者中亦是第二次參加此「盛會」(去年在台中利巴嫩山莊只分一地舉行)。每每參加時,帶著期待、興奮的心情參與,學畢後,又是滿載而歸,期望著將所學的服事於自己的教會。

課程安排豐富適切

此次,總會所安排的課程,倍覺豐富,從沈德來牧師主講的「認識基督教會教育」、陳儀惠長老主講的「主日學的行政與管理」和「校長的職責」,以及溫信臨牧師主講之「主日學與教會增長」等課程中,更拓展了身為主日學校長的見識與觀念,而在從事於主日學的事工中,這些知識之具備是何等迫切的需求,直接間接地都能影響到主日學的興盛衰微。總會舉辦了兩次的山地主日學校長營,給予我們在此方面的造就機會。

參加人數寥寥無幾

然而令人遺憾的是,據筆者兩次參加此校長營,參加人數加起來尚不到三十人。以台灣長老教會為主的山地教會,總計有幾百間教會,但參加的人卻寥寥無幾,還是令人相當惋惜。令人不禁對總會之用心、苦心叫屈。對不參加的冷漠心靈,不禁吶喊著:「山地主日學校長們,您們在哪裡?」

擴充知識領域以免淘汰之虞

根據兩次與會經驗,從主日學事工分享與問題探討的討論中,我們山地主日學的事工,依然存在著許多的問題,如:主日學教員的缺失與低齡,主日學運作的不正常,或不關心主日學聖工……等。基於此,身據主日學校長之職者,是否可犧牲幾天的時間,共同在一年一度的主日學校長營裡受造就,以裨益我們服事主日學。假若,我們都失去了原來上帝揀選我們來服事祂的熱忱(約翰十五:16.前段),那豈不是枉然了上帝揀選我們的恩典。服事固然需要我們多方的禱告與靈命不斷追求,但是,正如陳儀惠長老所述:「在這極具變化的時代中,我們身為主日學校長更需要在知識上擴充自己的領域,同時要有『新的意象』,免得主日學被時代所淘汰。」因此,受造就乃是必須的。假若是基於沒有「薪水」之故,而左右了自己服事的態度,可謂是計較了上帝對我們白白的恩典。……因此,在此次的研習會裡,在營長沈德來牧師與大家的討論中,「使命感」亦成為討論重點之一。

不單單只是名詞 主日學校長實乃聖職

假若一個人在信仰的服事上,具備了使命感,就解決了服事的難題,而使命感由何而來呢?這是絕非酬庸所能取代。使徒保羅說的好:「無論『得時』或『不得時』,總要傳。」這也就是服事中之使命感最好的說明。在這個時代,主日學事工更需要我們付上無比的關心;在罪惡的時代中,我們更需要透過服事與教育,把耶穌的救贖和成為個人一生的倚靠、盼望……藉著主日學事奉,來影響孩子的一生,以期減免未來山地社會「人」的問題。有句我們常聽說的:「今日的主日學是明日的教會」,是一點不為過的,而明日的教會乃決定於今日的撒種、澆灌、培育……。而今日的主日學教育在哪裡?誰來在信仰上關心、用心教育他們呢?在一般的學校教育裡,分數主義者泯滅了孩童的靈性,可謂使孩童成為分數競爭的工具,而主日學教育可彌補一般教育所無法給予孩子們的靈性生命;同時,在這功利主義的社會,主日學教育更應負起孩童服膺真理的使命,是主日學在這個時代具有「神的形象」之生命,以培育人格之為「人」。因此,主日學教育除牧者外,主日學校長以及老師皆身為非凡的使命──拯救靈性的聖工。絕非是隨意交差了事的上課,因此,這是一份「聖職」,是在神的榮耀之中,而非校長、老師之「名詞」而已啊!故此,在這個時代,主日學校長、老師,確實相當具有挑戰性的;透過餐與受造就,裝備自己,更能益於我們的服事。

參觀羅娜教會 深受信徒的禮遇

寥寥無幾之山地主日學校長營,自成「碩士班」(是自我解嘲,亦是自我期許),並未因人數少而減少了興緻,講師們更是竭盡心智傳達信仰教育,幹部們的同受造就,更感動了我們學員。布農族教會之熱情招待每餐伙食,遠非學員之會費所能擔負。第二天中午,營長沈牧師在溫牧師的建議下,變更了上課的地點,走向戶外,一面觀光,一面上課。大家真是雀躍萬分,分成三輛車向著內山地疾馳,參觀曾名響山地教會的羅娜教會。信徒總數一千多人,真是令我們這異鄉客咋舌讚嘆!教會之大於二十幾年前能如此興建,亦稱得上奇談。大家在教會內紛紛留影作紀念,呂牧師與其女婿山地詩歌音樂家金國寶傳道師的熱切招待,予大家心中留下了親切而深刻的印象。參觀畢,於當地學員府宅上完沈牧師的課後,隨即轉向東埔被分配至家有溫泉之信徒家庭沐浴,這可真是課堂外的新鮮事。從未有此經驗的學員大談溫泉經,發現新大陸似的興奮之餘,咋咋稱奇。除此外,信徒們的熱情招待,行囊中又讓我們滿裝了成熟的百香果、玉米等為禮,樂得大家格外地意外。當我們離開當地時,我望了望這個原住民的村莊,因處於溫泉地段,在平地人觀光高樓與富麗堂皇之建築下,原住民矮低破舊的房屋,令人懷疑那是家還是「寮」。在經濟懸殊下,原住民的處境令人鼻酸。與伴隨的當地學員聊著,得知這是制度下的產物;亦是原住民自須努力耕耘,勿再蹈「今朝有酒今朝醉」醜習之啟示。類此觀光地區原住民的坎坷,不禁令人聯想起屏東縣即將開幕的山地文化園區,並與此園區吡鄰的原住民比葉村,下場將是如何?不禁令人憂思。

分享、評價與建議

第三天最後一堂之分享與評價中,大家分享三天來的心得感想,認為在知的領域與靈命造就上頗有收穫。而對於明年主日學校長營的舉辦亦提供了一些建議:一、盼望中會對教會的聯繫上要加強──就以此次言,布農區會就沒有教會事前知道此研習之舉辦,直至舉辦當天以電話聯繫才知曉。二、可能有些教會牧者對總會事工漠不關心──往往收到總會信件就冰凍起來。盼望下屆舉辦時,總會也能將報名表直接寄給主日學校長,免得有主日學校長冤枉為漠不關心事工。此外,在中會會議時呼籲各教會,將總、中會寄給教會的信件,能詳目展覽,並確實執行轉達。三、地點的選定以方便為重要──此次有幾位南部排灣族的主日學校長輾轉而來,因不知如何換車,千辛萬苦的破費了不少原本無需花費的旅費才到達。四、明年的校長營最好列入實地觀摩教會主日學教學與行政管理,達到理論與實際的配合,得以吸取經驗。最後,在陳初保牧師主持閉會禮拜,以「讓小孩到我這裡來」為題證道,闡明透過神的愛,以愛與關心教育小孩的成長……勉勵與會學員,結束了豐碩的三天研習。

互道珍重互勉再見 期待明年參與者增添

大家離別,一一互道珍重,且留下住址,互勉明年再見,把持著心靈的方向盤各自奔向服事的工場。期望著明年的主日學校長營,能有更多校長積極的參與、關心著我們山地主日學的教育,教育出基督精兵,以便在腐化、道德式微、靈性枯竭的社會,作光作鹽,榮耀主名。

0518ne

※賴約翰平面媒體刊文轉製數位網頁系列文-延伸閱讀※
排灣階級文化之再思另一種原舞 山胞賴約翰不等於原住民滋膏他們原住民哪!原住民為何不知─回應教會與社會
紀念日‧活動‧母語
說故事的技巧 南區山地主日學事工成果觀摩會序掃瞄南區山地主日學教師參加山地主日學校長營來吧!我們起來建造監所配搭事奉感考前該不該減少聚會?不敢當種眾謝飯,怎麼辦?–「蚊叮」的逼迫聚會遲到的省思–遲到事小? 山地教育的『最大』的問題

聚會遲到的省思–遲到事小?

【賴約翰師丈之平面媒體刊文轉製數位網頁系列文-見證篇

cg1070506聚會遲到的省思–遲到事小?
◆作者:賴約翰(滋膏)

《本文刊於基督教論壇報1992(民81)6/14~6/20第1367期
基督教論壇報創意徵稿,筆者投稿。

基督徒若常凡事為主而做的生命態度時,主就會成為我們生活的「主」,並有智慧來安排生活作息,成為有能力支配時間事物的主人,而遵守聚會時間亦會成為「微不足道」之小事(「論壇」引以為題,可見其嚴重性)。因此,當我們經常習慣性地遲到參與聚會時,我們對主的態度與靈裡光景即可見一斑,何怪拖辭各種遲到的理由!而又豈可眼目常存「樑木」視事!

身為基督徒的我們呀!任何一件小事,亦都須以事奉主的態度而為,方得完全榮神益人。你說呢?(作者為教師)

0517

※賴約翰平面媒體刊文轉製數位網頁系列文-延伸閱讀※
排灣階級文化之再思另一種原舞 山胞賴約翰不等於原住民滋膏他們原住民哪!原住民為何不知─回應教會與社會
紀念日‧活動‧母語
說故事的技巧 南區山地主日學事工成果觀摩會序掃瞄南區山地主日學教師參加山地主日學校長營來吧!我們起來建造監所配搭事奉感考前該不該減少聚會?不敢當種眾謝飯,怎麼辦?–「蚊叮」的逼迫聚會遲到的省思–遲到事小? 山地教育的『最大』的問題

不敢當眾謝飯,怎麼辦?–「蚊叮」的逼迫

【賴約翰師丈之平面媒體刊文轉製數位網頁系列文-見證篇

cg1070506不敢當眾謝飯,怎麼辦?–「蚊叮」的逼迫
◆作者:賴約翰(滋膏)

《本文刊於基督教論壇報1992(民81)2/16~2/22第1350期
筆者見證投稿基督教論壇報徵稿–不敢當眾謝飯,怎麼辦?

學生住校時期與軍中團體餐食生活;或今日與同事聚餐、與學生共進午餐;或在吵雜的夜市路邊攤、小餐店、有情調的中西餐館;獨自或與熟人、陌生人一起用餐時,我絕對會出自對主的感恩,自然地閉眼低頭做謝飯禱告,十數年如一日,無所間斷。
在團體生活餐飲中,雖曾歷戲語、捉弄,但已常憑藉著主裡的愛,以謙卑、憐憫之心待人,也因忠於基督信仰生活,常終能得團體同伴之敬重(我無此目的)。
歷代使徒在傳福音時尚且為主受逼迫而犧牲生命,若謝飯禱告的信仰行為實踐化(信心與行為並行),受到蚊叮般的「逼迫」,因而畏縮不敢去行,基督徒還談什麼為主作見證與傳福音呢?(作者為教師)

0516ne

0516ne2

※賴約翰平面媒體刊文轉製數位網頁系列文-延伸閱讀※
排灣階級文化之再思另一種原舞 山胞賴約翰不等於原住民滋膏他們原住民哪!原住民為何不知─回應教會與社會
紀念日‧活動‧母語
說故事的技巧 南區山地主日學事工成果觀摩會序掃瞄南區山地主日學教師參加山地主日學校長營來吧!我們起來建造監所配搭事奉感考前該不該減少聚會?不敢當種眾謝飯,怎麼辦?–「蚊叮」的逼迫聚會遲到的省思–遲到事小? 山地教育的『最大』的問題

考前該不該減少聚會?

【賴約翰師丈之平面媒體刊文轉製數位網頁系列文-見證篇

cg1070506考前該不該減少聚會?
◆作者:賴約翰(滋膏)

《本文刊於基督教論壇1992年(民81年)/5~11日第1370期
筆者投稿基督教論壇報〈家庭話題〉徵稿,敘述了這段奠定我信仰生命的見證

近二十年前,我以唯一「原住民」的身分,就讀都市平地國中升學前段班的「首班」。國中三年,我從未參加任何校外補習或老師「私開」的課後輔導,在班上考試連連的壓力下,常常感覺異常辛苦。

國三那年,我的頭部經常莫名疼痛,影響了記憶和學習,我的成績一落「萬」丈,連導師都為我擔心不已。但後來我順利考上了學校,且金榜題名;回想起來皆因主的恩典。

至今記憶猶新的,是當時自己存著三個堅定的信念:(一)仍然持續早已養成的「讀書前禱告」習慣,心存盼望,不斷為聯考禱告,求主為我開路。(二)不計記憶力衰退或讀書效果低落,也不被一科科常在極紅的紅字和六十分邊緣的成績擊垮鬥志,每晚仍挑燈夜戰至凌晨二時,國定假日足不出戶,難背的部分也得反覆「唸」得滾瓜爛熟,如此持續一年, 一直至聯考前夕。(三)信守教會生活,忠心不輟地參與團契聚會和主日崇拜。

聯考放榜後,我不用原住民身分獲得優待加分,亦順利考上省屏中和省東師,後來,我又參加競爭激烈的屏師原住民保障名額和基督教淡江中學原住民十名獎學金生考試,也名列前茅。

當時我面對種種不利因素,若非上帝的恩典,何能有今天?我始終榮耀歸於神;也感謝我的牧師父親和母親的禱告,他們從小教導我凡事藉著禱告同時盡己之責。父母知我讀書背記困難,常常為我迫切流淚禱告,使我堅強度過那段辛苦的日子。

一次聯考使我蒙受神超乎想像的祝福,奠定了我日後對神的信心,使我一直至今帶職事奉不停。(作者為國小教師)

81ya

※賴約翰平面媒體刊文轉製數位網頁系列文-延伸閱讀※
排灣階級文化之再思另一種原舞 山胞賴約翰不等於原住民滋膏他們原住民哪!原住民為何不知─回應教會與社會
紀念日‧活動‧母語
說故事的技巧 南區山地主日學事工成果觀摩會序掃瞄南區山地主日學教師參加山地主日學校長營來吧!我們起來建造監所配搭事奉感 考前該不該減少聚會? 不敢當種眾謝飯,怎麼辦?–「蚊叮」的逼迫聚會遲到的省思–遲到事小? 山地教育的『最大』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