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26.伍麗華處長專欄

●屏東縣政府原住民處處長

宣布參選以來….

宣布參選以來....宣布參選以來,我收到很多很多鼓勵的訊息,都是對我這個「非典型政治人」的厚望,行程中偶爾利用空檔打開臉書閱讀,總是深深受到觸動。三言兩語無法清楚傳達我的感激,但公開好好說聲謝謝是一定要的。

今天,看到宜珊傳來的照片,我落淚了—涼山部落的江新三大哥, …..全文閱讀請至:http://paiwan.com.tw/wulihua/?p=616

我們有一個夢:伍麗華 Saidai / Reseres 的參選宣言

各位好朋友,就在上個禮拜,我已經正式接受徵召,參選2020年山地原住民立法委員。我想跟您說明我的心志。
⋯⋯
十年前,我按著自己的第一志願,來到屏東原鄉的泰武國小報到,這是我第一次擔任校長,有很多理想抱負想要實現。萬萬沒想到,才第一個星期就遇上八八風災。我這個菜鳥校長,帶著全校師生家長搬遷了四次,後來總算完成軟硬體重建。那六年,包括教育部教學卓越金質獎及金曲獎在內,學校不論是在孩子們的表現、族群文化的扎根、還是課程教材的發展,都獲得了肯定。

很幸運的,上帝給我的嚴峻考驗,我竟然做到了。
….全文閱讀請至:http://paiwan.com.tw/wulihua/?p=605
2

我會加油 成為大家的禮物

3剛剛下班時刻,同仁送上生日蛋糕,一時之間,我的情緒洶湧澎湃,想起上帝在我的生命中所做的安排,不禁痛哭流涕。

今年,我邁入「五十而知天命」的年紀。

五十歲的我,到底「知道」什麼?

人生的第一個「我」

我的童年在山裡長大,看到都市回來的大姐姐一頭捲髮聽說是用「燙」的,我便拿木棒將頭髮捲起在爐灶前「烘」,結局是頭髮給「烤焦了」。不知天高地厚什麼都敢玩,甚至用母語吵架頂嘴也到了可以被哥哥姐姐趕出家門的程度……這就是童年的我。
…..全文閱讀請至:http://paiwan.com.tw/wulihua/?p=602

原住民族收穫節-共創原鄉青年力

原住民族收穫節-共創原鄉青年力今天,很累,但是很力量。

原住民族收穫節,第三年,應該輪到青年發揮。

這幾日南國的艷陽下醞釀著一股新世代的能量,先是雙東青年的阿朗壹古道集結、各部落收穫祭的青年串連,到今日的《收穫那麼多》的雙東千名青年的圍舞,看著青年不畏烈日風雨、長途跋涉,堅持循著祖先的腳步、唱著流傳千年的歌謠,一雙雙炙熱而堅定的眼神,我心中有股說不出的激動和感謝。

⋯⋯

昨天在參與佳平部落青年之夜,我帶著這樣的心情分享:
….全文閱讀請至:http://paiwan.com.tw/wulihua/?p=594

中央教會豐年祭的邀請

中央教會豐年祭的邀請二個月前,我認識的陳美鈴校長和竹嫵牧師來辦公室。除了驚訝原來她們是親姐妹之外,另一位同行的中央教會「陳誠」牧師,竟然是她們大哥的兒子。

他們連袂親自遞送7月6日在板橋體育館中央教會豐年祭的邀請,這實在令我受寵若驚。因為,這個活動早在半年前就已經打電話敲入我的行事曆。我在心裡默想:「對他們而言,這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我一定要到場。」

好事必定多磨,日子一天天到來,天知道7/6陸陸續續排入了本處同仁潔珍的大兒子結婚、我自己的佳義教會Valjakas教育牧師聘牧、四個部落收穫祭……..
…..全文閱讀請至:http://paiwan.com.tw/wulihua/?p=583

被人信任的感覺真好

被人信任的感覺真好已經是前天的事。

《莫拉克災後十週年座談會》結束後,幾位先進及長輩離開前特地來給我讚美,像是時間掌控、議事效率、氣氛歡樂等等,我心情當然就愉悅飄飄。

到了晚上,小辣椒陸月嬌議員還特地來電,說在席間默默觀察我和團隊的表現,誇讚我們辛苦了、很不錯。於是,我就繼續快樂的一路好眠。

⋯⋯

照說,我本來就應該將會議的結果藉臉書記錄、報告一番,但事情像忘了關的自來水流個不停,實在無暇書寫。

剛剛得空檢視line訊息,出現了魯凱民族議會主席包基成,以及尊敬的台邦院長給了我鼓勵,我又迅速長出美麗的心情。
….全文閱讀請至:http://paiwan.com.tw/wulihua/?p=571

我還是原來的我

我還是原來的我剛剛,週末下班時間一過,科長進來看到我桌上的教材,笑我讀的什麼書啊?!我說「審教科書二校」,她笑我「那麼始終如一」。

我想起自己在21歲不滿的年紀結婚時,伴娘問我會不會很快就結束?這一走就是29年。

我想起從前考取主任資格準備回到原住民學校服務時,校長勸我先留在平地服務。我知道校長愛護我,怕我到山上學校會「變質」,但這一路走來,我走過的原住民學校都很好,而我也一直都很好。
…..全文閱讀請至:http://paiwan.com.tw/wulihua/?p=567

農民的辛酸事

農民的辛酸事在我的生活及工作中,經常可以聽到農民的辛酸事。

就像昨天聽到部落的一位大哥跟我抱怨「以後不整理檳榔園讓它隨便長,付出的成本划不來」,理由是「那麼辛苦的施肥、除草,價格那麼差,如果以年薪來算,一個月平均才三仟塊收入…….」

我今天上午面試通路據點人員,一位阿美族的應徵者提到他一直忘不掉家鄉土地的芳香,於是回鄉陪爸爸種稻米,流汗耕耘一年,一公頃也不過十萬收入,深刻體會父親的勞碌,也讓他打消了回鄉當農夫的渴望。

⋯⋯

每次聽到老實農夫的辛酸,我除了跟著心酸,除了跟著憤恨環境,也期待能夠積極的做些什麼。
….全文閱讀請至:http://paiwan.com.tw/wulihua/?p=556

和兒子相處的每一天

和兒子相處的每一天晚餐,我們閒話家常,提到兒子今早在教會打爵士鼓的模樣,下巴抬高高,嘴角、眉毛揚起來,笑他那副自信來得莫名其妙。

見我給他漏氣,「我到底是不是你兒子?」「不是」,他沮喪神回「噢,阿姨好」,我只好誇讚「你的吉他彈得比爸爸好」,他高興的回「媽媽,我都是遺傳妳齁!」我說「你真是不簡單」,「這很簡單啊」……..

於是連續的叮咚聲,爸爸將三張照片傳到「一家人」的群組裡。那是上週兒子畢業典禮早上出門前爸爸側拍的影像記錄。我因為議會的定期會,只得缺席他高中階段的畢典。青春期的孩子,我特地為他「打扮」一番聊表心意,還拿吹風機吹了一個連他都覺得帥的髮型。
….全文閱讀請至:http://paiwan.com.tw/wulihua/?p=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