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5.長照的路上

長照的路上

雞蛋花

2-1門前的雞蛋花綻開,一如她的花語散播著每一個新的早晨,就是昨夜星辰昨夜風滋長而來,讓人孕育著今天的新希望。

帶著雞蛋花隱藏著愛與和平的內在美去訪視。
這次,來到了40歲以下的腦性麻痺的失能個案家裡。
他歪斜著身,手腕歪曲,手臂細瘦,斜眼看著電視。 輕輕叫著他的名字時,他露出非常靦腆的笑容回頭。主要照顧者-媽媽,待我坐定,便開始悲嘆地訴著這近40年照顧的勞累與負荷;旋即又非常激動的提及政府堂而皇之說照顧弱勢,卻又設定那麼多門檻,讓她們總是苟延殘喘的在福利邊緣上生活等等……宛如灌滿心事之水桶,一股腦兒全傾倒在我身。
隨著媽媽高漲的情緒,看到他的頭越來越低下。
「我可以看他的房間嗎?」居家環境的評估是很重要的。
2-2

媽媽領我來到一個明亮的空間,粉紅色乾淨的床單,豔麗的客家布蓋上壁櫃,有電視,有冷氣。哇!看過無數個失能者的房間,幾幾乎是光線昏暗,雜亂的,還有些些尿騷味的。這乾淨應有盡有的房間太讓我訝異的一時說不上話來。
「他很怕熱的!」媽媽說。
「床鋪與壁櫃中間的鐵櫃是他起身時,要把一隻腳先塞在底部 再用腳趾扣住櫃,他才能站立用的。」
媽媽看出我的疑惑,一面做分解動作,一面告訴我中間鐵櫃的用途。
我發現,每位身障者的居家環境都有發明自製一項物件,協助身障者輕易的發展自己的特異功能。真的很佩服這家人的用心。

「您們把他照顧的真好 !他是有福氣的孩子。」
媽媽回過頭來對他說:「我若先走了,你怎麼辦?你在台北的哥哥根本顧不到你…」
我也曾聽過朋友這樣對著她無法自理的孩子說:「我若先走了,你怎麼辦?」
怎麼辦?我看著媽媽,頓時悵然萬分。我擠出笑容輕輕叫著他的名字 ,他擠眉弄眼地靦腆微笑看著我。嗯…媽媽若先走了,你怎麼辦?怎麼辦呢?心裡問號千千結啊!
望著案家的窗外,有藍天,也有雞蛋花盛開著,突然感覺孕育著希望的雞蛋花,離我好遠哦~~

世外桃源

頂著艷陽
遍尋不著案家,明明就103號了,谷哥都說了已到達目的地,卻仍不見105號。
「這是什麼鬼地方」就在心裡嘀嘀咕咕時,年輕人出現引路,進入小巷,左轉時,5586小白兔還駛過水溝蓋發出巨大聲響,驚動圍坐走廊上的阿伯們;難怪長女說我駕車的技術都是在靠上帝的同在 。
“拍謝拍勢啊!"打開窗戶裝很熟的笑笑。

轉個彎進到了那麼難找的鬼地方 ,頓時傻眼,哇!有道是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竟然是處世外桃源餒~
鮮嫩的花卉,綻開歡迎的姿勢,一掃戶外的紫外線。
現磨的咖啡香收納了找尋不著案家時的鬱卒。
案家兄妹的熱情彷彿是鄰家的弟弟妹妹,還與我這省潮中的大學姊彼此相認。

在雙老失能專業評估時,喝著咖啡,話題圍繞在生活上的關懷與趣談,亦時還互相感染著喜樂的笑聲…這樣美好的互動,照專夫復何求啊~

70有餘的女主人坐在輪椅說:「原住民工作都是很努力的。」
確信有一分鐘我變非常遲鈍,因為這句話太真太善太美了。台語很不輪轉,但是,我非常確定阿姆是用華語陳述她所認識的原住民。
「原住民工作都是很努力的!」這樣!
0515

翻滾吧!照專!

1107年01月01日,
長照2.0 新支付制度無預警的上場,來不及將領悟力就定位,
一聲令下,
旋即抓狂的與服務額度,照顧問題清單,以及照顧組合翻滾,不僅要放手一搏,還要三贏~個案,服務單位,長照服務。

多少晨昏,辦公室燈火通明,你不離開我未回家。
多少時刻,熱線中,你討價我還價。
多少假日,照顧管理資訊系統上,你回覆我確認。

忘記了所有的盟約,卻唯獨没有忘記計畫異動最後一日的賭盤。

繼續翻滾吧!照專!
長照2.0滾動式修正再修正 ,我們參與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