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5.長照的路上

長照的路上

阿嬤的菜

席慕容的" 讓步 “說:
「只要
在我眸中,曾有妳芬芳的夏日
在我心中,永藏一首真摯的詩
那麼,就這樣憂傷以終老也沒有什麼不好。」

阿嬤提著塑膠袋,在我身後叫住我,說:
「這是自己種的,沒灑農藥,我們吃不完。」
應該是要拒絕的,但是,卻很難推開,也很不忍心說免啦。

我竊竊私語說:「一定是我的父母-清珠姊與世立兄,把我生的有夠親和親善,連眼前這對第一次見面的長輩,都對我起愛心。」

我雙手接下,流露著受寵若驚的眼神,感恩的深深鞠躬「阿公阿嬤,真多謝喔!」
我絕對會煮來自己吃的!
1

山裡尋夢趣

1「當你的工作在你心目中有意義,你就有成就感。當你的工作給你時間,不剝奪你的生活,你就有尊嚴。成就感和尊嚴,給你快樂。」——龍應台《親愛的安德烈》

這條路,離市區有點兒遠。
第三次要走在這條路,但是,路癡大嬸在村內轉了一圈竟找不著入口。哈!我是否也該測驗一下AD8失智量表了!

這條路,
第一次,邊導航邊打電話邊攔車問路,才到達目的地。
第二次,一卡車一卡車的戰士,塞滿整條路,需邊開邊停邊讓路。

2而這次,出乎意料的,這條路完全無人進出,一輛機車也沒,沒蝴蝶,沒小鳥,沒狗兒,沒猴王。
嗯~~
當作是一個人的「山裡尋夢趣」,經過孤寂的森林,走盡曲折的路線,屬於我的幸運白玫瑰就在不遠之處,我相信。

長工的生活品質

長期照顧 CMS評估量表,有項主要照顧者的生活品質。

您說:「生活品質,那是自己定義的。
我一生都在為自己,為家庭,為工作忙碌,現在退休返鄉了,把照顧雙親視為第一順位,生活就不會有怨懟。

現在,可以照顧失智的家人,有時間蒔花弄草,還可以種種蔬果。
以為退休之後,可以當個員外,卻沒料到是來做長工,做看護……呵呵~想想,還真是不錯!」
0227a

愛書人

愛書人。
書籍佔據整間房屋,客廳,臥房,走道,甚至廚房都是她們的活動空間。
她們秘密的互相交流著,從古至今,從旅行到對飲吟詩,從本土至洋文化……好不熱鬧啊,嚇呆了來訪的陌路客。

照服員說:「每一本書,都要回歸原處,因為書的主人,什麼書在那個地方都很清楚,他沒有別的嗜好,只有一天到晚搬書進來,有時,坐睡在書堆中……」哇!愛書成癡的地步,超級無敵!

有人說:
「讀書,是成本最低的旅行。你可以透過看書,走到天下的各個角落,結交到不同的人物。」
我看見這位愛書人,在書中優游自在的旅行著。

我的藥盒

她告訴我:這是我的藥。
早上空腹吃,中午飯後吃,晚上睡前吃。

她的藥盒裡,有生活。
有不能遺漏的生活細節。
有不容跳過的生活節目。
有不斷向前的生活拍子。

在我的藥盒裡,有人生。
有怕黑的夜,有憂心的天。
有失調的琴,有散亂的心。

接下阿婆的藥盒,我發覺
一格一格的藥盒,裝著上帝的喜歡。
祂喜歡給我們一些試煉,因為祂希望我們經過劇烈的疼痛之後,能依靠祂剛強壯膽,過得勝的一天。
1105-1

陪你深呼吸

1071102-6
這棵樹,
想著了元朝馬致遠的「枯藤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瘦馬。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

人家,是蜷縮在屋舍看了心很痛的瘦馬。
我是,在天之涯,無能為力的斷腸人。

夕陽西下
在最濕冷的古道
在長照的服務裡

1071102-6a瘦馬啊
我與悲秋的枯枝 水泥地上的花兒
願意陪你深呼吸…………

妳是我高中同學

生命中有許多事物是可遇不可求。
每一段記憶,都有一個密碼。只要時間,地點,人物組合正確,無論塵封多久,都將在遺忘中被重新拾起。

妳是我高中同學!超級尖叫聲啊!
依舊愛畫畫,
依舊獨守傳家之鞋店,在鄉村。
妳說:一定要有一種興趣,不然,人生很難捱過。

是啊!
人生路,從來就不是一條易路,我們蹣跚走著走著………
當日子是以藥物堆疊,歲月是與就醫結合且共存時,最是煎熬 ,最是三聲無奈,我了解的。
〈寫於2017/09/12〉

難兄難弟

正在路邊停車時,難兄難弟同時出現在眼前,
「你們自動集合喔?」我喜出望外的說。
操著台灣國語的難兄對我說:「半年小姐,妳半年來看我們一次,太久了啦……」
啊不然嘞?我問。
難弟拿著手機說:「阮有手機呀,恁來時,卡電話給我啊~」
赫啦!來照相厚啦,相片放在手機裡,想念的時候,拿出來看啦!

*呦~很排隊灣灣族的感情。
20170827-5

屏風的愛

這是一個讓我佇足的庭園屏風。

瞎眼阿嬤的兒子,是科技新貴。
一家子原在他鄉因就業就學而定居。新貴退休之後,則隻身返鄉照顧瞎眼阿嬤。

當日,他站在屏風前,向我解說這組屏風的來龍去脈。
他說:
整體結構的木板是火車鐵軌之枕木,撿回來的。
竹葉是從山上竹子叢林中挖一棵,培植了半年。
嬰兒的眼淚,是從別人家整理庭園時要丟棄的,復植約有3個月。
龍柏是早年父親種植,卻因父親離世,無人澆水修剪,早已任其自生自滅。於是,他從新換盆,細心澆水與修剪,用了一年的時間,回復它壯麗的氣勢。

他還說:應不只是這樣,下次妳來時,就知道了!

我不用等下次來,我已知道。
若眼裡有綠,目光之處都是綠草如茵;
若心裡無花,水光瀲灩也將變成荒漠。

我佇立在屏風前,讚嘆新貴有科技頭腦,還有一雙鐵杵磨成針的巧手,以及一顆愛媽媽的心。
20170827-4

鳳凰花的哀歌

第二次來到這裡。
第二次有幻覺被勒住脖子似的,處在呼吸困難的狀態。
許是晚景淒涼的況味,讓嘆口氣、喘口氣都會哽住呼吸。

在破舊矮房子的他又跌倒了。
複評永遠趕不上他腳肌力的退化與跌倒的次數。

「小姐,我一個人,跌倒了也沒人扶我起來,萬一,我死了…也是沒人知道……把我送去安養院,好不好?」
他指著額頭,後腦勺,臉部左側,右手,腳踝等等,告訴我這全是跌倒撞到的大大小小的傷口。

「阿北…我…」我要告訴他,他已不適合獨居。然而,我被哽住呼吸幾乎無法言語……沈默,是一個人最大的哭聲啊。

門邊,
穿戴著離別的花語,充滿離愁感傷的鳳凰花,在我拖著沈重的腳步離開破舊矮房時,默默的燃放著離別的愁緒,莫非,她知道朝夕相處的他將會離開此地,離開她。
201708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