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 作者:連美英 發表的所有文章

你的身邊,是…

著名的咖啡廣告詞:「我不在咖啡館,就在往咖啡館的路上。」
「我不在家,就是在枋寮車站的路口。」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車站,重要時刻,就一定會進站。
不要告訴我
你等待團圓多時了…

你是走失的那一位?
相逢的人會再相逢的,期待你的身邊,就是我最想停靠的車站。
20180918-7

蝴蝶效應

忽然間,想不起來了
腦波
像家系圖裡疏離互不往來的虛線
一段一截
一截一斷地
許是不見的日子太多了,忘了初見時的容顏…

忽然間,似曾相識了呢
記憶
像夢露的裙被風吹般飄飄渺散
一縷一裊
一裊一繞。
興許是不開口的時候過久了,忘了怎麼問候…

是莊周夢蝶 ,虛幻了我的靈魂?
是蝴蝶效應,混沌了我的世界?

藏匿在簾幕的影兒
窺見
你披上黑色的神秘面具,
舞著紫色衣裳搖曳的她

那幡然的情生意動,
不小心的糊掉了我的眼……
20180918-6

簡單的雜念

我呆滯的看著窗外,心裡想著世間為何有那麽多的雜念?

窗外淋著雨的小樹,背對著我,告訴我:這是天父世界,樹木花草蒼天碧海,小鳥長翅飛鳴,清早明亮好花美麗。

滴滴答答的雨,作樂同聲:這是天父世界,風吹之草,我心滿有安寧!

噢…
世界即雜念,
沒有雜念,
給妳再多簡單,也不會體會簡單與安靜生活的幸福。
20180918-5

妳是我高中同學

生命中有許多事物是可遇不可求。
每一段記憶,都有一個密碼。只要時間,地點,人物組合正確,無論塵封多久,都將在遺忘中被重新拾起。

妳是我高中同學!超級尖叫聲啊!
依舊愛畫畫,
依舊獨守傳家之鞋店,在鄉村。
妳說:一定要有一種興趣,不然,人生很難捱過。

是啊!
人生路,從來就不是一條易路,我們蹣跚走著走著………
當日子是以藥物堆疊,歲月是與就醫結合且共存時,最是煎熬 ,最是三聲無奈,我了解的。
〈寫於2017/09/12〉

愛與快樂

女人,
每個人都會有低谷,有高峰。
倦了就放下,?再讓自己又累又不開心了,只要妳調整好心態,一切都會好起來。

女人,
心若改變,態度就會改變;
態度改變,習慣就會改變;
習慣改變,性格就會改變;
性格改變,人生就會改變。

所以,女人
1.每天沈思10分鐘。
2.睡滿8小時。
3.發自內心做一件好事。
4.寫下至少5件感恩的事。
5.減少使用軟體。
6.和朋友或家人接觸談天。
7.牢記童牧師說的 “快樂" 和"愛"
是需要每天學習的。
1070906-3

女人,妳的名字是守望者。

在新眼光讀經讀到
“奧伯格於 「行在水面上」一書說:「每當耶穌呼召人們踏出船身,就會賦予他們在水面上行走的能力。」

親愛的女人,
什麼是妳的「船」?
這船代表妳想投靠的事物,
或是讓妳舒適得不想放棄的東西,
甚至是攔阻你無法和耶穌在波濤上同行。
行在水面上,
是面對害怕時,選擇不讓害怕掌控;
是發現並把握住神在我的生命中獨一無二的呼召;
是靠著主耶穌完成自己無法做到的事。

女人
生命中特別的苦難,
不一定是特別的罪惡的刑罰,
有時候反而是特別的祝福。

所以,女人
若未走進生活的底層
我們就只剩海市蜃樓
就讓每天的日子都有行在水面上的力量與信心。
1070906-2

女人,我們是母親!

聖經以西結書19章2節說
你的母親是甚麼呢?是獅子中間的母獅,蹲伏在少壯獅子中,養育小獅子。

英小說家:「在小孩子的口中、心中,母親就是上帝及上帝的代名詞。」「母親的愛是堅忍永不厭倦、溫柔永不會改變的。」

母親在孩子面前表現出的每一個動作,每一個眼神,每一句語言,都會成為孩子模仿和學習的對象,直接影響孩子的成長。

女人,
最美麗的時候,
是在她立在搖籃的前面的時候,
是在她懷抱嬰兒或攙著四五歲小孩行走的時候。

所以,女人
感謝主,我們是一個母親。
1070906-1

我的父親留下了….

●文:連美英 /楓林長老教會長老

1070829-1a 我的父親留下了一幅圖像,一輛腳踏車的幸福圖像。
我的父親留下了一個座位,一個有陪伴力量的座位。
我的父親留下了一個圖騰,一個說話及保護的圖騰。
我的父親留下生命的詩篇,珍貴令我驕傲的歌詠詩。

我父親身後留下了一幅圖像,一輛腳踏車的幸福圖像。
50年代的腳踏車,車身很大,座椅很高,很適合頎長身材的父親。腳踏車後座是正方形的,是母親的位子。父親的座椅前方有一條鐵桿,那是我的位子。
出門時,父親會先將我抱上,讓我側身坐在那條圓滾滾的鐵桿上。然後,牽著車,走到馬路上,自己會先坐上車,雙腳踏地,穩住車身之後,遂讓矮小的母親,連爬帶攀地坐上她自己的位子。
我記得,身高不到150公分的母親,坐上車的過程都很艱辛。好幾回,母親雖很使勁,卻難以登寶座,因此,喋喋不休的責怪「買這麼高的車幹甚麼?
」是她坐上車的前奏。然後,她緊抓父親一邊的手,搏鬥般的用盡方法將自己拋上車;有時,母親急煞的動作會晃動了整台腳踏車,經常讓我差點滑下而尖叫;而父親,總是抓穩手把,怡情地眼觀前方,沉默的等待母親成功地坐上,屬於她的幸福位子。
楓林村道斗斜坡長,回眸處,緜延一世情歌,傳唱一生一世不歇。
春天時,煦煦和風中,父親載著我們輕輕吹起口哨,並不時的打響腳踏車鈴聲–滴鈴、滴鈴、滴鈴鈴,彷若要叫醒路旁的花草樹木,母親懸在車輪前的雙腳,也躧步搖擺。稍仰頭,我在父親的神態上,發現關乎生命中美善的事物
,都是從父親沉默的力量,潛移默化中學習而來。
冬天時,落山風襲擊,父親載我們迎向風飛沙,我閉著雙眼,聽到父親急促的呼吸聲,我感覺得出他正用力地踩著腳踏板前進。父親總是緊緊的抓穩手把,與颯颯的風聲抵抗著,從不許北風吹倒腳踏車,如同不容外在的環境,吹倒我們的幸福一樣。
我側坐看著父親抓穩手把的雙手,彷若一夫當關,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這勇氣融進父親的血脈裡,在面對生活危難,人生困頓的時,勇敢的騎著屬於自己幸福能量的腳踏車,穿越重重難關,抓穩幸福。

我的父親留下了一個座位,一個有陪伴力量的座位。
我21歲即嫁為人婦,當年,先夫軍旅生涯駐營外島,有時,因為演習無法回家;有時,因為氣候不佳,飛機無法飛來;有時,調動部隊,停止休假等等
,一年半載都很難見面。
婆家以賣早餐為業,公婆每日凌晨3點就要起床,桿饅頭、磨豆漿。而我依然像個待嫁女兒心,天天睡到自然醒;不時幻想披著長髮、鎮日周旋在琴棋書畫的瓊瑤式情境,與做人媳婦是要早早起,要協助清理桌子、收拾碗盤的現實生活格格不入,時時有夢碎的屈就。於是,狠下心來回娘家。
踏進家門,我的父親,坐在客廳的書桌,低著頭,不知又在寫甚麼。他的桌上總是放著聖經、聖詩,以及記錄著每一場禮拜的經文、講題的筆記本;書桌旁邊的牆面,貼著一張登記著會友個人奉獻的白色壁報紙;其身後,張貼著教會全部收入支出的藍色壁報紙。父親經常在昏黃燈光下,筆算著教會所有的經費,有時,一夜未闔眼。
「我要回來住—」我嘟著嘴,滿腹委屈的說著。他緩緩地抬頭,眉頭深鎖的看著我,一貫平和的語氣對我說:「我送妳回家!ki qa di lju,na ku ya mai tu cu, Ga man gu —」。我哭號著請求父親留下我,他不發一語地,抓著我的包袱,先行邁出大門。
從此,父親每天清晨6:30分會前來買早餐。他總是坐在廊下的水泥座椅上,默默的吃著早餐。我知道,父親雖名為來吃早餐,實則卻是來看我隨著公婆忙進忙出,無聲地陪伴我在婆家不孤單。每每忙碌中瞥望父親,我彷彿看到一座堅定不移的靠山,不由的心生一股安定的力量。
直至今日,因循父親為我所做的,仿效父親用實際的行動,在人生的高峰深谷,不論是以女人、母親或教會長老之姿,學習找到自己的位置,讓那個位子成為陪伴的座位,變成「我在,故你願」之助人的養分和人性關懷。當安靜地坐在自己的座位時,即是安定、並肩同行的陪伴的力量。
我的父親留下了一個圖騰,一個說話及保護的圖騰。
踩著腳踏車的時光車輪,回到1991年,初擔任教會幹事一職時,因大家對幹事的定位不明確,於草創時期,曾度過跌跌撞撞,灰頭土臉的日子。
當時,鄉公所財經課盧課長親自登門告知,欲安排我進入公所工作,其穩定的工作薪資成了最大的誘因,卻也陷我離開教會與否的掙扎深淵中。父親看出我的徬徨,如同詩篇42:7所記:「深淵就與深淵響應,祢的波浪洪濤漫過我身」。他看著前方,喃喃對我說:「鄉公所的工作,每個人都可以做。但是,教會幹事是需要上帝的呼召與揀選,是上帝重用的器皿。」他轉過頭,又對我說:「幹事之路,步步艱辛,卻要步步堅定。行走在神的道路上,妳的價值觀會改變,生命會轉化為善。」他語重心長看著我說:「女兒,我希望妳能明白。ki qa di lju ,Ga man gu sa ka ma yane,su si qa ma u qa nu tja vi ljviljie 。」
父親晚年罹患胰臟癌。記憶猶新,那一年受難日的聖餐禮拜,他業已病入膏肓,我請他在家休息,可以不用參加,父親卻對我說:「kitjarupacai ya ken na I pu sengseqange–」,堅持要完成最後的晚餐-司餅的服事。當時,父親面容蒼白,穿著長老服,端著司盤,緩慢的走向一排一排的座位司餅服事。我因擔憂父親體力不濟,而起身尾隨於後;父親清癯略帶翩翩的身影,完全遮蓋了身後無法站穩、早已淚眼揪心的低泣聲。
有人說:「當摯愛的家人離去時,我們繼承的不只是物品,是這個人一生的生活軌跡。」父親一生的生活軌跡,是象徵保護的圖騰。遇到苦痛與挫敗時,父親依舊說著:「ki qa di lju–」。

我的父親留下生命的詩篇,珍貴令我驕傲的歌詠詩。
父親啊父親,您平和若微風,拂面舒心,平和是內在信仰的呈現,您說做不成太陽,就做最亮的星星。
父親啊父親,您勤奮如螞蟻,刻苦耐勞,淡泊名利在信仰的實踐,您說做不成女王,就做最真的使女。
父親啊父親,「Kiqadilju–」,是多麼內斂與動心的一句話,它蘊涵著歲月的感動,心靈的呵護,以及生命的風景。
父親啊父親,因主的緣故,您如移工似的,從春日鄉士文村,胼手胝足來到宛如詩篇所記「耶和華使泉源湧在山谷,流在山間,天上的飛鳥,在水旁住宿,在樹枝上啼叫」的楓林村。透過您和喪偶的、撫育著智障女兒的母親相逢、白手起家;您視寶珠大姊為己出,又在母親失能無法行走之後,無微不至的照顧著。上帝在我們命脈血液裡,注下獨特的情感註解。因此,從小我就看見「耶和華保護寄居的,扶持孤兒寡婦」的應許與奇異恩典。
父親啊父親,母親與你,因耶和華歡喜,願將一生交託在主的手中,接受洗禮,成為楓林教會首對受洗者。下垂的手,發酸的腿,腳踏車行腳,將永遠被記錄在楓林教會發展史記,成了佳美的福音腳蹤。
父親啊父親,時光隧道有多長,刻骨銘心的美麗會留下。您未掙得世上的財富,但是,留下了追隨主基督的信仰之路,與生命實踐的傳承,讓女兒蒙主恩待,並努力回應主愛,活出神的馨香之氣。
父親啊父親,60年來,教會開拓的福音先鋒稱號,是女兒在這塊土地上,像孩兒般踏著輕盈的步履,如少女般擁著愉悅的心緒,恍若婦人樣般背著守護包,行之雖久遠、仍為之動容,珍貴且驕傲的歌詠詩。

後記:文中父親為連白世立長老,楓林教會開拓者之一。
(本文 刊於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楓林教會設教60週年紀念刊-思念先人腳跡。
寫於107/07/01
1070829-2a

難兄難弟

正在路邊停車時,難兄難弟同時出現在眼前,
「你們自動集合喔?」我喜出望外的說。
操著台灣國語的難兄對我說:「半年小姐,妳半年來看我們一次,太久了啦……」
啊不然嘞?我問。
難弟拿著手機說:「阮有手機呀,恁來時,卡電話給我啊~」
赫啦!來照相厚啦,相片放在手機裡,想念的時候,拿出來看啦!

*呦~很排隊灣灣族的感情。
20170827-5

屏風的愛

這是一個讓我佇足的庭園屏風。

瞎眼阿嬤的兒子,是科技新貴。
一家子原在他鄉因就業就學而定居。新貴退休之後,則隻身返鄉照顧瞎眼阿嬤。

當日,他站在屏風前,向我解說這組屏風的來龍去脈。
他說:
整體結構的木板是火車鐵軌之枕木,撿回來的。
竹葉是從山上竹子叢林中挖一棵,培植了半年。
嬰兒的眼淚,是從別人家整理庭園時要丟棄的,復植約有3個月。
龍柏是早年父親種植,卻因父親離世,無人澆水修剪,早已任其自生自滅。於是,他從新換盆,細心澆水與修剪,用了一年的時間,回復它壯麗的氣勢。

他還說:應不只是這樣,下次妳來時,就知道了!

我不用等下次來,我已知道。
若眼裡有綠,目光之處都是綠草如茵;
若心裡無花,水光瀲灩也將變成荒漠。

我佇立在屏風前,讚嘆新貴有科技頭腦,還有一雙鐵杵磨成針的巧手,以及一顆愛媽媽的心。
201708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