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科學史認識瘟疫時,政府要「疫情公告」的原因與由來

【延伸閱覽佳崇長老教會
【延伸閱覽小米園網站工作室
【延伸閱覽小米園蔬果園
【延伸閱覽小米園商購網
【佳崇教會/師丈賴約翰專欄
【總會傳播基金會/董事賴約翰
【排中大傳部/部員(兼網管)賴約翰

《得知本資料自傅梅珠牧師張貼於佳崇教會佳崇大家庭Line》

【本文轉貼自張文亮臉書2020年3月27日】
【本文轉貼自張文亮臉書2020年3月27日】

【本文圖搜尋自張文亮臉書2020年3月27日轉貼分享於本網頁】
「報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路加福音4:18)
學生問道:「幫助人類認識瘟疫,減少傳染的知識,大都來自哪一所大學?」
過去三百年,將公共衛生與醫學共組的科學家,大都是來自蘇格蘭的「愛丁堡大學」。
2015年,我去過這所學校,在愛丁堡住了幾天。這座城市也是世界最早推動「都市防疫」的典範之一。我慢走細看,與居民交談,學習很多。我也參加他們的主日聚會,我喜歡愛丁堡。
近代瘟疫發生時,世界各國都有「疫情公告」。誠實、公開地報告各地的感染人數,與死亡人數。這個制度是怎麼來的? 由一個愛丁堡大學的醫生—布蘭(Gilbert Blane, 1749-1834)建立的。
布蘭在愛丁堡大學時,他寫道:「唸醫學系的目的是什麼?我相信是為實踐『愛你的鄰舍』(馬太福音5:43),讓他們健康,少生病。」
有一天,海軍將領羅德尼(George Rodney, 1718-1792)來校演講,講道:「英國的海軍官兵,在遠洋時,經常生病,乏力。作戰時,十艘船隻,至少有一艘已無法作戰。我不願意看到海軍官兵,成為國家最便宜的防線。英國的海軍,不是要追求船堅炮利,而是先照顧官兵,讓他們得健康,那方法是什麼?有誰來幫助我們?」
1778年,布蘭畢業,加入海軍,成為醫官。1779年,他隨羅德尼將軍的艦隊,到印度群島巡航。出海前,布蘭寫道:「讓我的海軍兄弟少生病,與早康復,是我愛人如己的實踐。」
他前二年,在船上只是「觀察」。有船員向羅德尼報告:「船上的軍醫,只是到處看來看去,不太做事。」將軍卻大大稱讚:「太好了,他要看任何地方,都開放給他看。他要看多久,就看多久。」一流的防疫醫生,是觀察一流的人。
1781年,布蘭開始提出改善船員健康的建議:
第一, 每天上午,所有的官兵,都要喝檸檬水、柳橙汁或番茄汁。
第二, 每天喝的水,是經過太陽光加熱蒸餾出來的。
第三, 每天用肥皂洗手。
第四, 床單與床,都要比甲板乾淨。
第五, 每天吃乾淨的水果與新鮮的蔬菜。
第六, 船員的衣物要常洗滌、更換,他寫道:「疾病來自生活習慣髒」。
第七, 他在船上開美術班、閱讀班、運動班等,不讓他們沒事就喝酒。他寫道:「軍人體力差,來自每天不運動。」
第八, 不把精神問題的船員,關在船的最底層,而是有一衛生船,送他們到那裡。
第九, 每艘船每週要報告染病人數,給他公開。他寫道:「誠實的數據,顯實情。」
第十, 船員上岸與回船前,都要身體檢查。他寫道:「船員沒有權力把疾病傳給岸上的人,也沒有權力把岸上的疾病帶回船上。」
第十一,他在船上帶領船員讀聖經與禱告會,他寫道:「海軍兄弟的生命,在上帝面前,有更好的用處,不是只為國家打仗」
第十二,他改善船上太冷、太熱、太悶、太潮溼與太暗的角落,給與通風與足夠的採光。他寫道:「軍人不是打戰的機器,應該住在健康的環境裡。」。
第十三,在軍港邊成立「海軍醫院」。
羅德尼全部接受,下令遵守。後來,羅德尼升為海軍上將,布蘭的建議成為全國海軍的遵守。
1773年,布蘭回到英國當愛丁堡大學教師,後來在聖•多馬醫院(St. Thomas Hospital)培育海軍軍醫。他收到海軍各船隻的資料,每個月公開染疫、死亡人數。他寫道;「健康,是上帝的祝福;復原,是上帝的保守。瘟疫時,不要抱怨,政府公佈數據,就是與百性最好的溝通。」
1799年,普世的第一個「隔離法」(Quarantine Act),他在議會推動通過,使瘟疫時期,要人進行隔離,有法律的依據與強制性。
從此,瘟疫時期,每天上午,全國官兵都要喝檸檬水、柳橙汁或番茄汁,變成國家的命令。法令,改變後來英國人的生活習慣,即使不在瘟疫時期,許多人每天上午,先喝檸檬水、柳橙汁或番茄汁。
布蘭寫道: 「真正的防疫,是讓眾人養成美好的生活習慣。」如今,普世都要在瘟疫時,政府要進行「疫情公告」。
同學,願你們知道這是來自一個基督徒學生,對愛人如己的實踐。
.
★原文與圖源自:
https://www.facebook.com/wenlian.chang/posts/2725740360867428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