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34.蔣記剛傳道師專欄

◆牧會於牡林.長樂教會

寫在三年後——大海和群山的擁抱

【延伸閱覽蔣記剛傳道師專欄
蔣記剛臉書

我們從不同的地方來,那是南轅北轍的背景和出生。
蜜月的意外讓我們看著被雨沖蝕的古牆,脫口說出:
「來這也是挺好的」。
三年前今天,我們開始踏上相同的步伐;但卻是未知而猜想。
開著車,沿著185縣道、再向左轉馳騁在台1線和26線道上,
看著海洋在右手邊向我們招手,
群山在左手邊俯瞰著那台舊不可耐的Hyudai,
經過Tjuku的故鄉、林牧所守護的城,
我們正式來到了南國。
穿過了恆春和出火,虎山的路是未來和想像的總和,
是南來北往的瞌睡和言談。
三年後的大海和群山依舊,傍偎在路程上的我們。
1

帶太太到屏東看醫生

【延伸閱覽蔣記剛傳道師專欄
蔣記剛臉書

今天、換我們去看醫生。
為什麼用「換」這個字?其實在疫情期間,我們也常常帶信徒進出醫院。
前幾天、80多歲的信徒切菜切到手,剛好是動脈血管,一直流血,打救護車也來不及,所以就來敲門,請我們送她去醫院急診。
這三個禮拜以來,為了協助一個很需要幫助的家庭,所以常常進出醫院。
如今,今天換我們。進出醫院的感受是地方醫療資源很缺乏,我們昨天在恆春問醫生說,該怎麼辦,他說我們這邊不太能處理,可能要去其他人地方。
出生以來都在高雄跟台北生活,從未感覺醫療資源的匱乏;不過,到了牧會地才感覺醫療也反映一地的醫療困境和邊緣化的窘境。(現在去唸醫學院也來不及了)我這裡如此,那花東地區呢?

4

我的排灣語 / 文的程度和心得

【延伸閱覽蔣記剛傳道師專欄

打這一篇文章是為了整理、直到目前為止,我學了多少的排灣語。

從單字量來看,目前學了不少,譬如說,宗教性的詞彙有:Kama Cemas, Naqemati, tjemaucikel, ari senai, nasi, seljanseljangi a inuli等等,這些都是可以在教會裡使用且常被聽到的用詞。而除了這些在教會的用詞外,最剛開始學的就是數字:ita, drusa, tjelu, sepatj, lima…等數字,基本上就是一到十,不過,十以上的數字念法就不太熟悉,還有很多要請教的。這當中記得最清楚的莫過於「lima」(五),因為大多數南島語系的民族都是以「lima」為「五」、又有手掌之意,所以又習慣稱為「Republic of Lima」(Lima共和國)。

⋯⋯

….全覽本文請至:http://paiwan.com.tw/UniandUbak/?p=74

 

接待ILT青年 促成普世交流

■採訪報導/台灣教會公報 林婉婷 ■相片提供/牡林、長樂教會
■採訪報導/台灣教會公報 林婉婷 ■相片提供/牡林、長樂教會

【林婉婷採訪報導】由台灣基督長老教為總會青年事工委員會主辦的「我愛台灣宣教營」(I Love Taiwan Mission Camp,簡稱ILT),已於7月13日正式結束。今年為排灣中會牡林、長樂教會首次接待ILT青年,分別是來自美國的林孟瑜(Megan Lin)和日本的髙坂若菜(Wakana Kosaka)。

2位青年除了參與「愛在屏200線」聯合夏令營與「美麗新世界」排中教育部主日學夏令營服事,還參加安坡部落豐年祭、佳義教會封牧典禮、四林村文化健康站活動等; …..全文閱讀請至:台灣教會公報

普世即在地化

普世即在地化上週參加排灣中會的一場活動,突然有位很久不見的kina用很憐憫的眼神看著我們:「你們現在的服事還好嗎?」,「可以啦!」我想也沒想的就回了。結果這位kina 說他們上次來到我們牧養的部落,為我們在病痛的長老禱告。結果我們的長老就告訴他們:「有空來這們這裡啊!為我們的傳道師禱告,他們好可憐喔~」。
但想想如果沒有現在在偏鄉的磨練,真的無法經驗同在台灣這一塊土地,卻有如此不同的國度。不僅跨出同溫層的彼此相顧,更是看到不同的視野,訓練自己的韌性。
最近看宇宙光雜誌的報導⟪偏鄉的真實需要⟫提到一個社區就算再怎麼貧弱,只要那個社區有一個好的老師和一對相處融洽的夫妻,就能讓下一代成為社會的助益,成為偏鄉的需要。 …全文閱讀請至:http://paiwan.com.tw/UniandUbak/?p=28

Ecumenism in Local Place
Last week, we had attended an event hosted by Paiwan Presbytery of Presbyterian Church of Taiwan. We met a “kina” (mother in Paiwanese), who gently asked us “is it going well in your ministry?” “Nothing to worry!”, I replied. The kina continued to say that, few weeks ago, she had come to our church, and prayed for our elder who was in pain. The elder told her, “Please come to our place and pray for our pastors. They need much mercy.”
However, if we have no experience of local pastoring, we cannot truly understand the differences happened in Taiwan. We cross over our familiar places, broaden our vision, and train ourselves to much possibility.
Recently, I’ve read a report from Cosmiccare, named “The Real Needs from Rural Places”. In this article, it said that even if there is a weak community with poverty, a good teacher and a couple might become a help and serve the needs of community…..→http://paiwan.com.tw/UniandUbak/?p=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