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息吧!

.
3/1日代表婦女部至比悠瑪教會請安,適逢教會聖餐,由Giljgiljaw牧師主禮。

安息吧!聖餐時牧師翻閱聖禮典手冊、剝餅、舉杯及禱告,皆花了很長的時間。加上講話氣若游絲、眼神渙散無光,我 忍不住向左後方的光照長老嘀咕,應該要為牧師的身體著想…孫長老說:「牧師對服事非常堅持,平常還好,但昨晚開始發高燒。早上小會時還是堅持先做完禮拜,結束後再去醫院…。」坦白說,我真的好心疼,也佩服Giljgiljaw牧師的勇氣。最後由二位長老一左一右的護著牧師完成聖餐。

⋯⋯

近些日子,Giljgiljaw牧師因無力抵擋化療的副作用,改成食療來應付纏疾,只是,終究敵不過上帝的時間啊!

沉默寡言、盡心竭力的高牧師,息了地上的勞苦,願神保守其遺族⋯

小確幸&大回憶

小確幸&大回憶有幾樣東西,直到如今我仍難以下嚥-芋頭乾、紅藜、地瓜片(Kaljap),而楊桃則是列入不愛的水果名單。巧的是,她們都是我兒時的主食。

今天談談楊桃,其實楊桃陪我渡過長長的放牛的歲月。小時候總是ㄧ票人ㄧ起放牛,部落下方有幾處是可以放牛吃草,小主人們則放心去玩水、鬥獨角仙(Bereng),以及偷拔鳳梨、蓮霧及楊桃。

⋯⋯

靠近現今的穎達農場,有一塊小丘陵地,長了好多的楊桃,有事沒事,我們都會在裡邊採楊桃,楊桃來不及長大,就被我們這些餓鬼吃光光,來不及長大的楊桃長的綠綠的、吃起來酸酸澀澀的,其實是越吃就越餓。在沒錢買零嘴的年代,這些看似沒主人看管的果子,都成了兒時最佳的零食。

一直到受派至古華教會服事,我又有了吃楊桃的機會。Sumiku ina的家種了一株楊桃,據說已有相當長的日子,每每到了楊桃時節,總看見楊桃ㄧ株株的玄掛著,待我如女兒的Sumiku ina總會分享給我。在古華不到二年,但楊桃也成了古華的回憶之一。

今天在古華開牧傳會,從麻吉愛蓮牧師手上接到Sumiku ina的蘋果、楊桃及樹豆,陳金妹(Sumiku ina)還是那麼貼心!

而漂亮的二顆楊桃再次勾起如煙往事!

究竟是吃厭了而不愛,還是害怕勾起那些貧窮又辛苦的歲月?

但我還是把楊桃吃光光了!

#漂亮的Sumiku陳金妹就是愛蓮牧師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