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春妹Saivig

失去

◎撰文◎攝影:Vais.Patadalj愛桂【2015年12月21日 】

Samaz,想念,是這麼的痛,痛到會讓我們忘記了她留下來的美好~  每一次想起來,想唸到痛心的感覺,會讓我們寧可記不得好~  想念到痛,會讓我們忘記,她曾經努力讓我們生命不一樣, 她希望家人生命不一樣,活著充滿感恩和力量, 因為,她是這麼的認真經營家人的生命。 如果,她是去了一個我們無法對話空間, 一個沒有壓力沒有情緒沒有拼命工作的空間裡, 我們的將來也會在那個空間裡相遇,是遲早、是屬於上帝的時間, 上帝掌握我們活著的人生活空間,也掌握離開的家人所存在的空間, 如同上帝我們看不見,但是我們知道祂確實存在時,我們也相信,家人的愛還是存在沒有離開我們。 上帝賜力量讓我們走過每一個想念的過程,更有智慧面對生活,在基督的裡面活出自由的靈,她離開的意義就會產生, 祈願神撫慰受苦的心,祂是知道我們可以承受多少。

拾起柬埔寨實習的心得

◎撰文:Vais.Patadalj愛桂
※本文刊於台灣教會公報→http://www.tcnn.org.tw/news-detail.php?nid=9826

01

     我在異地實習有甚麼事讓我的生命被攪動的嗎?從台灣的處境,我們可以清楚知道,我們熟悉這個環境,飛機航向柬鋪寨約四個小時,時差一小時而已,柬埔寨金邊聖經學院是為了栽培當地住民,成為上帝的僕人,和玉山神學院有一樣宗旨有相同的目標,訓練培育當地人民,願意同人民一齊受苦的牧者,是屬於上帝的學校。

柬埔寨位於台灣之左下角,連著越南和泰國及中國的邊境,距離台灣的生活水品差距之大的柬埔寨,一片沙土飛揚四起,這裡的土地留下滄殤,從空氣中仍聞得出有份味道,悠悠之聲吟唱的民謠帶著滄海桑田,不禁寒顫,讓人憶起柬埔寨黑暗時期的恐懼,不是柬埔寨人就不會知道,那種無法抹滅的恐懼,手中閱讀「殺戮中的再生,柬埔寨教會的剪影」,這一本書,認識柬埔寨陷入在缺乏之中,所歷經殺戮事件,歷史場域中瀝瀝活出見證的基督徒,影響當時的恐懼人們,和穩定人心的基督信仰,在天地之間,上帝掌權在柬埔寨如在台灣一樣。

實習一個月第一間Kirirom教會、第二間pum punu教會,第三間,柬埔寨衛理公會(金邊)聖經學院,跨越兩國之間,我的視域被開啟,眼目所看見的,在跨國文化交流的機會,當地族群差異之下,處境中聖經學院的角色,當地牧者在有限的環境之下,我學習他們服事的態度,同時,眼中所看心靈所見,我經驗上帝在其中掌權。

柬埔寨的實習動機,是連結國外實習機會,我帶著身為原住民族和上帝呼召的雙重身分過去,願意面對第一批學生去柬埔寨實習的挑戰,我很清楚是學習也是服事,如果是 上帝的心意,我就相信當中有上帝的作為,在過程中依靠上帝,祈求上帝賜我一顆憐憫、柔和、謙卑和敏銳的心,看見我們在當中之差距。從未接觸的柬埔寨語言,完全陌生的書寫符號,必須用英文溝通或轉為柬語,小心翼翼,願意謙卑學習的態度,畫下了我暑假機構實習的開始。

六月27日-七月10日在Kirirom教會,27日清晨隨著神學生,由機車載程四小時前往山區教會,除了從認識人文和歷史開始,認識小朋友名字之外,我學了第一句柬語告訴他們:「kemu pi Taiwan我來自台灣」,一進入到山區教會面對傳道和長輩時,我啞口無言他們也不知所措,沒有可以對話的語言,當晚,我禱告求上帝幫助我,第二天主日,教會來了不速之客,宣教士恰巧路過教會參與主日聚會,不期而遇,聚會結束他獻出服事十五年的柬語,讓我在英文和柬語和華語,列表對照來學習,錄音反覆的練習,以拚奏的英文溝通來學習當地語,FB記錄了我所看見的差異,在這裡的有限和缺乏,成了台灣教會所關注訊息,提出關心代禱和幫助,連結著兩地的關係。

第一間教會十天結束,離開之前,以英文書寫信心的勉勵,與翻譯者彼此使用了自己語言,直接跳過英文,當下,我們意識到,族群有共同的處境,是被殖民之下的族群文化心結,跳過主流語言,彼此心中有個小雀喜和認同感。

第二間教會Pnum phnov教會,七月11日-20 日住宿於教會的大學生,以英文、華語、柬語對話,晚上的課程分成二段式教學,數字和一般的會話,白天進入家庭小組和拜訪其它教會,十天實習結束,離開教會之前,主日崇拜獻詩之外,實習結束的感謝詞再一次重現,同時,贈送台灣帶來的玉神紀念旗子給教會,我說:「記得在台灣的玉山神學院,是為台灣原住民族而設立的神學院,是多元族群學習成為上帝僕人的學校」。

信仰基督的團體,隨著世代根植在金邊和各地所興起溫暖,孕育情感與歸屬的地方,這個受傷的地方,在當中建立基督愛的團契,隱約看見過去玉神砌石牆的先輩努力的影子,徒手建造的年代,下午的課堂為勞務建造學校的環境,在有限的時空裡,上帝的愛就是當時的盼望,金邊聖經學院,也在孕育上帝的僕人,除了生活環境和福利社會我們差距可大,沒有差別的事是甚麼?上帝親自呼召,和人願意委身和台灣是一樣的,有一顆願意為上帝進入到部落服事的使命,一齊和族人受苦的服事心志。

豔陽下望見飛塵四起的金邊市區,聖經學院古老建築豎立其中,最後一周,金邊聖經學院的宣講,用生命回應神的愛,我特別選擇兩國朗朗起唱的詩歌「你真偉大」來回應,這一趟實習對我生命撼動著,二種語言版本合著唱的美妙旋律,飄起的歌聲,就在文化交流之清晨,抓住了機會介紹台灣原住民族群,使用排灣族的曲調改編台灣原住民族族群之歌,穩穩地謠唱,從柬埔寨的土地上,連結台灣的關心。

雙手合掌,看著對方的雙眼,口中說著:「sunpedriya pedrtipun」神祝福您,意味著,誠心祈求上帝祝福您。

拾起深深的懷念,在那個有限的環境,每一位認真的眼神、舉手投足的熱誠、勇於進入社區的福音種子,不同的樣貌卻是敞開心面對面,讓人有踏實感覺,開展兩地的視域。

拾起喜樂回憶,在不同的文化族群裡,因基督的愛,跨越了藩籬,彼此認識族群、珍視多元語言,同時,可以尊重彼此的差異,我深刻的經驗到,「當我們願意為上帝擺上時,牠必為我們負責到底。」

有個美麗的地方

◎撰文:蔡愛桂/日期:2016.07.19

八月起,我的團隊服事的園地-部落情感綿密,人情濃厚的達瓦達旺教會,言談之間郭明輝牧師服事的視野–「部落同是我的一家人,教會就是部落,部落也是教會」,走出達來部落的神學人過江之鯽,裡外算來培育許多上帝的僕人。 流浪許久,我是Vikiyan家族的孩子,耳熟於父親在年幼時傳唱的謠歌,思念著這塊園地,母親轉述說著,部落是ㄧ家人的共同概念,有許多期待和培育,是父親的神職生涯中的幫助。 充滿記憶的教堂,佇立於部落,依舊記得長輩Vuvu I Guragur 迴盪山谷的禱告聲。 時過境遷,部落隔著河流望向對面,古調持續搖唱,從新舊的空間遙遙相望與對唱。 達來部落的「ㄧ家人」,如果思念,回來達來部落,踏上古道走回舊部落去尋找記憶吧! 感謝上帝,我回到根源謙卑從零開始學習,把零碎的記憶編織起來,和部落的信仰串在一起,在這裡學習成為上帝的忠僕。

 

◎本網誌不定期增資料〈提供本網免費空間〉-小米園網站工作室 http://paiwan.com.tw/